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七十九章 打黑枪
    顾依依足足讲了四十分钟,才算把这段时间内发生过的事情以及所探知的一些相关的信息说完。

    顾泽珉和石凤竹的脸色都不大好,他们突然有个感觉,这两股恶势力好像都在针对世家。

    罗晋桓背着手,直直地站在那里:“我一会儿就去找庄老和贺老,再听听他们的意见,如果和我一致,我们就上报给1号首长,建议把他们剿灭了!”

    顾依依笑笑:“师父,不用生气的。四象哥他们已经在做这件事了。”

    “不过,您要去跟他们通通气也好,让他们的家人平时都要警醒一些,免得一不小心着了对方的道。”

    “正好师父您帮我带两只板鸭过去,一家一只,我就不用特意登门了。”

    “呀,还有雷家一只……”

    罗晋桓并不想让小徒弟到处去送礼物,他知道顾依依只是打算以晚辈的身份去给帮助过她的长辈送去外出旅游带回来的当地特产表示心意,那些长辈接到她的小礼物也一定会欣慰和高兴的,但是外人就不会这样看了。

    原因太简单不过了,这几家都不是简单人家,全都是处于权力金字塔顶端的。

    难免会有人多想,而且不是少数人,是大多数人,他们会用自己成年人的、功利的角度去思考顾依依此举的目的。

    如果再有别有居心的人恶意揣摩,硬是理解成顾家特意推出这么一个女孩子挡人耳目,实则是去与这几家结盟,问题就大了。

    如果这种论调被传扬开来,众口铄金呀,到时候上面的大领导会怎么样想!

    “雷家的那只一起给我,我把雷三炮叫过去,到时候直接交给他好了。”

    顾依依当即笑道:“师父真好,这样我还能睡个回笼觉,嘻嘻。”

    石凤竹有些不满地开口了:“回笼觉你就不用睡了,早饭之后,跟我一起去看看你自己的屋子布置得行不行?”

    “要是有不满意的地方,就赶紧改过来。”

    顾依依眨眨眼睛,她都已经“看”过了呀,她妈应该知道的。这又是搞什么事情?

    不过自己妈的话不需要多想,反正到时候她自然会告诉自己答案。

    顾依依半转过身压腿抻筋:“师父,说说您身上的伤怎么来的?”

    顾子安一听,立刻扭过头看向罗晋桓:“师父,您受伤了呀?”

    罗晋桓连忙解释:“子安,没什么事儿,你没看到师父正常晨练嘛。”

    “我就是在满市的时候,想着去华熊边境看看,骑马去的……”

    顾泽珉也看向他:“罗大哥,就凭你身上的功夫,还能骑马摔了吗?”

    罗晋桓看着满脸不可置信的顾泽珉,两手一摊:“就算是马惊了,我也有办法对付的。”

    看到二个徒弟也认可了他的话,这才压低声音:“是那边有人打黑枪。”

    顾泽珉严肃起来:“是老毛子干的?”

    罗晋桓的脸上终于出现了表情,有些不甘:“不知道,没看到人。”

    余光看到大徒弟的关切眼神,以及小徒弟微皱眉头的表情,心里一暖:“我从头给你们讲吧。”

    然后,罗晋桓也不晨练了:“我出发时想这一趟有三个月时间,蒙省地广人稀,不需要这么长时间,我就又加了一个省份,先去了青省。”

    “第二个月去的蒙省。”

    “依依和子安还记得我们曾经见过的包初心不?”

    顾依依和顾子安当然记得那个差点被他侄子连累离开部队的汉子,都点了点头。

    “我去的蒙省,他们部队就驻扎在那里。”

    “我先在各地慢慢走访,用了一个半月过一点的时间,三天前,去部队看了他们。”

    “那个部队里有好几名我以前的部下,都是实打实从普通士兵一路升上去的。”

    “中央首长对于守在边境的驻军一定是千挑万选的,既要绝对忠诚,又要战斗力强!”

    “他们无疑是符合这个标准的,这几年虽然不打仗了,但是平时的部队训练还都一直跟着,没有什么自己是官的想法。”

    罗晋桓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了笑意:“我在他们部队呆了两天,就想着启程回家。”

    “他们还想留我多住些日子,觉得不现实,就找了让我去看看我国和熊国的边境这个理由,再多留一天,再给我烤只羊带回来。”

    “去看看边境倒是让我动了心。”

    “自珍宝岛自卫反击战之后,虽然两国之间再没发生过类似的冲突,但我听包初心他们说,有的时候也偶有对方挑衅事件,只不过没用枪、没出人命,用的都是拳头或者言语。”

    “我本来是要自己去的,但他们都不放心,非要陪着我,我没同意,他们有他们的工作要做嘛。”

    “包初心就让他的侄子陪着我,理由就是总要有个人给跑个腿什么的。”

    顾依依用手托着下巴,猜测着:“是那个小胖子改好了吗,不然他大伯不会放他出来现眼的。”

    罗晋桓笑了:“是啊,我一开始差点没认出来他。”

    “一点都不胖了,个子居然也长了一些。乍一看就是一名个头略矮的士兵。”

    “过去的松懈和懒散一点都不见了,坐、立、行、走姿势都很标准。”

    “而且听说他还是他们部队里的小神枪手。”

    顾子安觉得挺有趣:“部队里的兵之间年纪差不了几岁,何以成为小神枪手啊?又不是十一、二岁的孩子。”

    罗晋桓一向乐于给两个徒弟讲各地的风土人情以及各地驻军的特点和优劣势,所以这类独自成趣的小事情当然也不会放过:“不是指年纪大小,而是说他比真正的神枪手要差一点,所以在前面加了个小字。”

    “不过,差得还真不多,就是差一丁点。”

    “就是说这个包小宝吧,他是在部队的射击比赛中得了第二名,比第一名就少了零点二环。”

    顾依依当即提出了疑问:“部队里的射击靶不是十环、九环、八环这样子的吗,怎么出来的零点几环?”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