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八章 有问题
    “现在我已经能够确定我大堂姐医院里的那个文玲就是火凤组织派出去的文玲了!”

    顾依依歪着头一字一句地说道:“我爷爷的专车司机脑中出现的那根催命天蚕丝,就是文家的宝贝之一!”

    “就是不知道是文玲自己偷着拿出去的,还是文家家主同意的?”

    第二个接受审问的是妄图从后面偷偷进入火宅的那个人,听到了庄墨象的问话后,开始回答:“我的名字叫孙进发。”

    “我是在四年前加入的火凤组织,职务是侦查科科长。”

    “我以前是山上的猎户,在我家乡的百里大山中,我找寻猎物和躲避危险的本领最高!”

    “四年前的一月份,也就是农历腊月,我实在馋肉馋得受不了,就想着冒蒙上山试试,看看能不能碰到只野鸡或者兔子啥的。”

    “哦,我就一个人,爸妈十年前就过世了。”

    “爸妈去世前,我已经娶媳妇了。只是结婚三年还没有个孩子,爸妈到死也没看到他们的孙子或者孙女。”

    “等他们走后的一年,我媳妇怀孕了。怀孕七个月的时候,也是寒冬腊月,她突然想吃肉。”

    “我一想不能亏了她和孩子啊,早饭后就去山上打猎。可是,一直没遇到什么动物,就一直往山里走,一直到天黑了,才抓到一只野鸡。”

    “可是,等我回来时,家里没人。当时,我就觉得不好,就在家附近找。”

    “我家紧挨着山根,房前屋后我都找了,也没找到人。”

    “可是,我想着我媳妇她一个挺着大肚子的人能去哪里呀?应该是走不远的。”

    “我就又扩大点范围找,后来往山上走了不到七八分钟,就看到那里有脚印。”

    “我终于在另一侧的小陡坡下面找到了我媳妇,可是她已经死了。”

    “我后来想,她可能因为我天黑了还没回来,有些担心我遇到猛兽,就想着走一小段路迎迎我。”

    “可是,她挺着大肚子,天还黑,一脚踩在松动的石头上,或者是山路不平崴了脚,总之导致她从侧面摔了下去。”

    “虽然并不高,但是摔到了肚子,孩子没保住,她也因为昏迷中流血而死。”

    “从那以后,我就没打算再娶,就自己一个人也挺好。”

    “呵呵,别嫌我啰嗦,我这件事谁都没和谁详细说过。可是,这事压在我心里太久了,我还是不能原谅自己,总觉得是因为自己才让媳妇、孩子都没了。”

    “压得我心里难受,今天就说出来了。”

    “我再接着说,四年前我去山上打猎,遇到了一个受伤的男人,躺在雪地上,肚子底下的雪都被染红了。”

    “我过去一摸,人还有气呢,就把他背到了我家。帮他止了血,又把伤口用酒消了毒。”

    “我一开始以为他是被山上的野兽伤着了呢,结果把人弄回家才发现他的伤口是刀伤,是被人伤的!”

    “当时我有些后悔,不知道这人是好人,还是坏人?”

    “但既然人已经背回来了,总不能再把他扔出去呀。”

    “那人命倒是挺大,挺过高烧,人算是死不了了。”

    “第三天来了一个矮胖的人,是过来寻受伤之人的。可是,他居然想从背后扎死我,被我发现了。”

    “我也不是吃素的,当时就端起猎枪。受伤那人,扑到我们两人中间,连说误会,一边是他的救命恩人,一边是他的兄弟。”

    “死胖子看我端着猎枪,也吓了他一跳,马上服了软说认错人了。”

    “然后,矮胖子就把受伤之人接走了。”

    “我以为事情到此结束了呢,谁想到一个月之后,被我救的那个人又来了。”

    “他说,邀请我加入一个组织,他在里面是二领导,可以给我仅次于他的职位,以报我的救命之恩。”

    “我一听,就问什么组织?他说不是官方组织,是他们自己组建的组织。”

    “我听着不像个事儿,再联想到他的负伤和那个矮胖子二话不说就要杀人的做派,就拒绝了。”

    “但他说,你必须参加,因为见过他和矮胖子的真面目,否则就只能被灭口。他正是因为担心我不答应,才亲自来的。”

    “我觉得吧,被我救的这个人还不错。就想着先答应下来,然后慢慢找机会摆脱他们。”

    “于是就进了火凤组织。我不想杀人,又不会制药,而且平时话少、嘴笨,所以就入了侦查科。”

    “又看到他们对于想要退出或者背叛组织的人的残忍,我就一直混着。我从不杀人,拿着他们给的高工资,还会资助一两户困难的人家。”

    “海市远洋货轮失踪案嘛,我没参与。我一听他们简直是疯了,我就偷吃巴豆装病。但后来听说,他们还真干成了,这得造多大的孽啊!”

    “反正一直以来,我就是大事坚决不参与,小事也是能避就避。”

    庄墨象问道:“既然如此,那你今天干什么来了?”

    孙进发卡巴卡巴眼睛:“我得知他们的计划,想要来救人啊!”

    火承启闻言,立刻睁大了眼睛,吃惊地看着地上的人,这人真有这么好心吗?

    顾依依因为非常信任庄墨象的能耐,所以并未外放精神力,也没有去听这个人的心里话。

    此时,突然觉得不对劲,就盯着他。

    还没有去听他的心里话,顾依依就发现了他的眼睛有问题,仔细内视了一番:“四象哥,你当时抓他的时候……”

    几乎同时发现问题的庄墨象,已经站起身几步走到孙进发的身前。

    孙进发的身体一下子紧绷起来,随后五官扭曲,嘴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十分钟之后,这个人再没有了任何表情。

    庄墨象这才缓和了脸色:“依依,他的眼睛怎么突然失明了?”

    “他跳墙的时候,眼睛还好好的呢。”

    顾依依挑了下眉:“所以我刚才才问你抓他的时候,他是不是被狠摔在地或者拳头击中了他的头部!”

    “他双眼的视网膜脱落,现在是失明的状态。”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