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四十六章 有问题
    “他才会正义感爆棚,十分配合着诸葛!”

    诸葛明昊笑得露出了八颗白牙:“你们说得都对!”

    “他说,他不问我是哪个部队的,但是一定会全力支持我的行动。”

    “还跟我说,他平时都锻炼身体,水性也好,问我能不能帮他说说,给他一个机会,他想做一名海军战士!”

    “然后,他不等我问,就说他家是贫农成分,他本人也没有任何政治问题,更没有违法乱纪行为。”

    “只是他的年龄过了参军的那条线,但是他晚上做梦都想当兵,所以才开口求我的。”

    “后来我一问才清楚,原来他是个孝子,之前一直在家照顾常年卧床的母亲,侍候了整整五年,他妈才过世。”

    “哦,他家三个儿子两个女儿,两个女儿是老大、老二,早些年就都出嫁了,总不能让人家回娘家来照顾病人吧。”

    “剩下的他两个哥哥粗心,不适合照顾他妈。他爸倒是不粗心,可是笨手笨脚的做不来细致活,就只能由他照顾了。”

    “他照顾到第三年,他大哥结婚了。本以为让他大嫂照顾,但是照顾没一个月,他妈就得褥疮了。”

    “他本来那一年想参军来着,但心疼他妈,就又回手接着照顾他妈。”

    “第四年的时候,他二哥也结婚了,他这次连让他二嫂照顾他妈的念头都没动。”

    “因为他二嫂在新婚第二天就直言,自己照顾不好病人,但是她可以多干活挣钱给婆婆买药。”

    “他从十八岁照顾他妈,一直照顾到二十三岁。”

    “今年兴冲冲地去报名参军,被告知他超过入伍年龄了。”

    杨丹眨眨眼睛问道:“那你要帮他吗?”

    诸葛明昊的回答非常冷静:“我得先去调查,如果他确实是因为照顾了自己的母亲五年而耽误了入伍参军的话,我会帮这个忙的!”

    武淑好是个急性子:“那些旁的东西一会儿再说,先说你跟着阿五,然后呢?”

    诸葛明昊这一次没有再反驳,接着说道:“我跟到了小金山岛。”

    “那个海岛面积还不到零点一平方公里,上面根本没有住家,我和船家就假装成捕鱼的样子,没有上岛。”

    “岛上已经有一个人在等着,看来两个人是约好的。”

    “我以为那人是与阿五接头的人呢,可是船家三儿子告诉我,那个人是他们那一带非常有名的仗义人,叫徐水生。”

    “水性极好,行船技术在当地也是数一数二的。好几次有渔民在海上遇到危险,都是他听说之后赶过去救回来的。”

    邵烈潭对于水性好的人自然就要多关注一些:“这样能够舍己救人的人,应该不会参加那种明显有问题的组织的。”

    “哦,说舍己救人有些不恰当,应该是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乡亲的。”

    诸葛明昊点点头,显然是认可邵烈潭这种说法的:“他们二人就坐在海岛边上吃烧烤,烤的都是现从海里捕到的鱼虾。”

    “说着话音量也没放小,我们的船离得不远,以我的耳力还是能够听清他们说的内容的。”

    “阿五把他刚才去崇明岛上看到的大宅情况都跟徐水生说了,说看到里面有军人把守,许多房屋都炸得不成样子了,还有宅子正中居然有一个大坑,周围烧得不成样子。”

    “他觉得肯定是出了大事,就马上撤了,正好过来赴约。”

    “徐水生就劝他,让阿五马上退出那个组织,种种迹象表明那个组织不是善类,小心以后把自己搭进去。”

    “阿五倒是挺重视徐水生的意见的,没怎么想就同意了。然后又和徐水生过了几招,看来他们是武友。”

    武淑好疑惑道:“既然他们之间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为什么要在没有人烟的海岛上见面啊?”

    邵烈潭笑了:“那个徐水生是渔民呀,他要捕鱼的。两个人约在海上见面,话说了,还不耽误正事,不是挺好的。”

    诸葛明昊接着讲道:“徐水生临走前,问阿五那个组织里有没有倭国人。”

    “阿五说他接触到的都是华国人,就问徐水生为何这么问。”

    “徐水生就说半个多月前,他出海去夜捕一种特殊的鱼,结果看到一艘船往海市那边行驶。觉得挺奇怪的,就在后面悄悄跟着。”

    武淑好咧了下嘴:“他的胆子还挺大的,就不怕对方发现他,给他咔擦了呀!”

    诸葛明昊挑了下眉:“阿五也这么问的,那人说当天是阴天,没有星星、没有月亮,海市一片漆黑,他小心些,对方就发现不了他。”

    邵烈潭开口道:“徐水生的夜视力不错,还是个胆大心细的人。”

    顾依依微微皱着眉:“有可疑船只进入我们的内海,没被发现吗?”

    庄墨象抚了抚她的后背:“可能伪装成了渔船吧。”

    杨丹说道:“队长,你这是认定那船有问题了?”

    武淑好瞪了他一眼:“你是不是给动物接生接迟钝了!那船能没有问题吗,你就听诸葛说话的语气,你就应该听出来呀!”

    杨丹挠了下脑门,自己有两个月没见人了,一直呆在自己的院子里和动物们在一起。

    就是同青龙小队的同伴联系,用的也都是通讯器,可能真的又忘了转换心态,融入社会了吧。

    诸葛明昊接着说道:“徐水生说那船停到了崇明岛的东南角,岛上还有人接应。”

    “他还隐隐听到了好像有人在说倭语,出于谨慎就迅速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徐水生做了一些准备,就到崇明岛上守了三天三夜,可是没再遇到那艘船,也没有旁人再上岛。”

    “当然也没有看到,那座大宅里出来过与他在那天夜里看到的同一身形的人。”

    邵烈潭问道:“他为什么对这事儿这么上心?”

    诸葛明昊想想当时那人的表情,脸上闪过一丝同情:“徐水生跟阿五说他与倭国人有世仇!”

    “他祖上在明朝时,就被来犯的倭寇屠了村,只逃出一人。”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