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四十一章 问得仔细
    人家早就看出来了,仓库管理员让自己去接的电话是做什么用的。

    仓库管理员见庄墨象和顾依依要走,就想着阻止。等局长接完了她爸的电话,就可以把他们挑选出来的药扣下或者让他们把钱都交上了。

    她这么做是严格按照规章制度的,领导还应该表扬她身上坚定的原则性呢!

    但是,庄墨象和顾依依拿着那两大袋的药材,齐齐上了一辆军用吉普绝尘而去,根本没搭理她。

    这个人、这件事在顾依依眼中只是个小插曲,很快就抛到脑后了。

    但海市医药局里却正在上演着让人意想不到的一幕:

    药材仓库里正在查验药材的同志们,吃惊地看着平时都是抬着下巴看他们的仓库管理员,坐在角落里,眼泪一对一对地掉。

    有位老大姐看不下去了,这个女孩子出身高平时傲气些,说话不好听些,但还真没利用她爸的职权做过什么真正的坏事,就过去劝了一句。

    仓库管理员非常委屈,直直地追问:“我哪里做错了,我是照章办事啊!而且他们没有做登记,就把药材拿走了……”

    她的话音未落,办公室主任来了,手里拿着一张明细单子:“这是刚才两位同志拿走药材的明细,你依照着它做出库账吧。”

    仓库管理员不情愿地接过单子,张口又要提出意见,办公室主任非常无奈地劝道:“小王同志,你认真负责的态度是对的,但你不要把个人情绪带进工作中。”

    “刚才的二位同志来这里挑选药材是经市长批准的,走的国家调拨的账,你怎么还死咬着他们把好药材挑走了,没登记没给钱呢?”

    “局长跟你解释了不下两遍,你是听不懂吗!”

    “这些药材,”他用手一指正在等待入库的大量药材:“都不错的,大多在一级以上吧。”

    “他们从中挑了点药材,连百分之一都不到……你是仓库管理员,你的本职工作是做好药材的出入库管理,不是让你做如何出入库的决定!”

    仓库管理员十分吃惊地看着有些不耐烦离开的办公室主任的背影,他不是一直对自己都挺和蔼的吗,怎么刚刚竟然指责她了?

    竖着耳朵听的众人,同样没想到办公室主任这个老好人居然说出这么重的话。

    但是想想,人家没说错啊,小王确实越权了。上面的大领导批了,还说明了操作方式,她执行就是了,反倒是一直在里面打横。

    她的那名追求者没再靠前,虽然他看重她的出身,但不代表能够接纳她任性得都发蠢的行为。

    市政府里主管医疗、卫生、文教的王副市长,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皱着眉头,对于自己刚才让女儿给带进沟里的事情,觉得很丢面子。

    他刚刚让市长特意请到办公室里,委婉地说起了庄墨象去取药材的事情,告诉他那是人家缴获的战利品,只是因为路程太远运输不便,才让他们海市捡了个大便宜。

    甭说挑一点药材出来,就是拿走大半也是应该的。

    副市长暗暗下了决心,回家以后要好好批评自己的女儿,参加工作都有两三年了,怎么做事还这么不稳重!

    自己以后也要注意了,不能因为心疼女儿,只听她一说不做周密调查,就认定下属做错了事情。

    这样的事情要是再来上一次,就会伤了下属的心,也会有损自己的威望。

    下班的时间到了,王副市长有临时会议又不能按时下班了。仓库管理员小王却是第一时间就回到了家。

    今天她在单位头一次丢了那么大的人,让她一下午在同志们面前都抬不起头来。

    回到家,保姆王姨已经把晚饭做好了,饭菜摆在饭桌上,正等着她呢。

    还细声慢语地告诉她,她爸来电话了,晚饭不在家吃,单位加班,让她不要等了,自己先吃。

    于是,她就坐下来,一边吃着饭,一边向王姨诉苦,把今天在单位里受到的难堪说了一遍。

    小王的妈妈七年前得病去世了,不放心她当时还不算大的三个孩子,就把照顾这几个孩子日常生活的事情委托给了之前一直照顾她的保姆,也就是现在的这个王姨。

    说是保姆,其实她算是小王妈妈的救命恩人,在八年前,王姨发现了走在马路上昏倒的她妈,并及时送去了医院。

    医院的医生说,如果再晚送到医院几分钟,她妈就抢救不过来了。

    从那之后,没有工作的王姨,就一直照顾着她妈。。

    后来听她妈说过,王姨是以前某一大户人家挺有地位的管家女儿,因为那时候订了婚就没有随家人去国外。

    没想到她男人在结婚后没一年就死了,他们夫妻俩没有孩子。她一直没有再婚,就一个人生活着。

    因为王姨识文断字,人也随和,所以和她妈的关系很好。

    现在,两个哥哥也都有了自己的小家,家里只有她爸和她两个人生活。

    王姨只是早晚来做顿饭,每个礼拜收拾一次屋子、洗洗衣服,其余的时间都回自己的家。

    七年的相伴,小王对王姨还是挺依赖的,把她看成自己的长辈,有什么话也都愿意跟她说。

    王姨听得十分认真,问得也仔细,尤其是对庄墨象和顾依依,从长相、身高到说的话、做的事,就连最后开着什么车离开都一问再问。

    王姨开解了小王好一阵子,洗完碗筷,这才背着自己的包离开了小王的家。

    夕阳的余晖下,王姨的包里隐隐闪过鲜亮的黄色,那是一条绣着龙凤呈祥图案的嫩黄色彩缎床单……

    庄墨象和顾依依开车回到花园洋房的大门口,就见雷震、汪晨曦和大山正拎着好几只袋子站在那里。

    三人连忙跟下了车的庄墨象规规矩矩地打招呼。

    然后大山笑呵呵地跟顾依依说道:“依依,我们买到羊肉了,特意过来请你吃火锅。”

    汪晨曦提了提手里的东西:“有肉、有菜,我们都备齐了。”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