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二十二章 默契十足
    武淑好很不满:“这帮人也太谨慎了吧,来个人问了好几遍,还上船来看了一遍,这还不行,又派了两个人监视我们!”

    邵烈潭看向外面:“我们近处肯定是没人,那两条眼线就是为了看我们离不离开渔船,是听不到我们说话的。”

    “不过,也多亏小师弟告诉我们,不然我还还真没发现,想着等到天蒙蒙黑的时候,就动手呢。”

    武淑好想了一下:“我去吧,我的速度比你快,他们不好发现我。”

    邵烈潭赞同道:“行,你去。等一下,我问清楚他们具体的方位,你再去。”

    说完,就给庄墨象发了询问讯息,很快收到了回复。

    武淑好仔细看了监视他们的两个人具体模样和他们所在的位置,不由骂了句娘:“你说,火凤组织在这岛上发展了多少人为他们做事!”

    邵烈潭说道:“你先去右边的那家,就说你讨口水喝。”

    武淑好笑道:“这个理由好。那大宅子里的呢?”

    邵烈潭想了下:“我去。这样我们二人几乎同时行动,可以减少一些麻烦。”

    武淑好觉得邵烈潭说得在理:“你可要注意安全,那个宅子里很可能除了眼线还有别的人在。”

    “对了,你用迷药吧,用枪有声音会引起他们的警惕!”

    邵烈潭呵呵笑着:“我也是这样想的。”

    夕阳西落,一抹艳丽的晚霞映红了已经上了岸正在往右边走的武淑好的眼睛。

    离着邵烈潭停船五十多米的地方零星建着三间没有院子的房子,而在最边上的一间房子里,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正坐在窗户边,一边补着袜子,一边不时地瞄上两眼窗外的渔船。

    缝好最后几针,咬断线,再抬眼就看到正朝她这边走过来的武淑好。

    中年女人赶紧把针线放在一边,心里担心着她不会是发现我一直在看着他们,过来找我算账的吧。

    这么一想,就有些紧张,抬眼又看向武淑好。

    武淑好越走越近,中年女人清楚地看到了武淑好的眼睛,那两颗闪着红光的眼珠吓得她一哆嗦。

    这是人吧?大白天的,应该是人!

    随即响起了敲门声,中年女人缩了缩脖子,不想开门。

    可是她却听到武淑好的说话声:“婶子开门了,我口渴,讨些水喝。”

    敲门声又响了几声,然后停下了,中年女人以为门口的人走了呢,武淑好的声音又传了进来:“我刚才明明看到窗户旁边坐着人呢,怎么还不开门?”

    “是不是我敲门的声音有些小,她没听到?”

    说完,啪啪作响的砸门声响起,中年女人按着砰砰直跳的心脏:“来了,来了,别敲了,我有心脏病。”

    果然敲门声停下来,中年女人呼了口气,把门打开。

    武淑好站在门口,重复了一遍:“婶子,我口渴了,想讨些水喝。”

    中年女人忍不住还是去看刚才把她吓着了的那双眼睛,黑色的,没有红光啊!

    武淑好见她直愣愣地看着自己,心里暗道这人什么毛病?眼睛发直,这不像是心脏病,倒是像精神病啊!

    “婶子,没有热水,凉水也行啊。”

    中年女人哦了一声,没让武淑好进屋:“你等着,我家有凉水。”

    武淑好在她转身之际,扫了眼屋子,没其他人。

    一道残影直入这间屋子旁边的厨房,无声无息,武淑好到了中年女人的身后,一手刀下去,中年女人同样无声无息地晕了过去。

    武淑好把她扶到屋子里的床上,把被子往她身上一盖,看了眼正在“熟睡”中的人,满意地点点头,转身出了屋子,关上门。

    此时,邵烈潭也走到了大宅子的后侧门,敲响了门。

    里面监视的人已经由原来时不时就过去问个话的人换成了另外一个寡言的人。

    这个人看到渔船上的女人去了另一边,然后渔船上的男人又来了他这里,心里就有些嘀咕:他们要干啥?怎么还分开了呢?

    不过,这个人底气十足,在他们的地盘上,到处都是他们的人,有什么可担心的。

    所以,开门的速度那叫一个快,打开门问道:“干啥?”

    邵烈潭一见换人了,这宅子里的人手挺足啊,天还没黑就换班了!

    “我口渴了,自己带的水喝完了,想讨些水喝。”

    这个人一听,可不是嘛,接班的时候,前一班就告诉他了,那只渔船发动机出问题了,三个小时前正好漂到他们这里,估计今天那两人就在船上过夜了。

    淡水带的不多,以为很快就能回家,没想到摊到事儿了。

    这个人眼皮一耷拉:“我这儿没水,你找别人家要去!”

    邵烈潭看着他的厚嘴唇,原以为这个人能憨厚些,没想到竟然比先前那人还不如:“老弟,我先前见到过有个住你们这儿的大兄弟,人可好了,还帮我修船来着。”

    “要不你帮我叫一下他,我找他。”

    厚嘴唇不高兴了,他听出来这个渔民是说他人不好:“你说的人,我没见过,赶紧走!这里我说了算!”

    邵烈潭睁大了眼睛:“可是我明明看着他进了这里,你怎么能说没见过这个人!”

    “哦,我明白了,一定是他长得比你俊,你嫉妒人家,呵呵,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这样子呢!”

    厚嘴唇光顾着瞪邵烈潭了,没有注意到那个渔家女怎么到了他面前。

    武淑好和邵烈潭那是默契十足,当然和其他队员同样默契十足,她一听到邵烈潭无理取闹的声音,就明白了他的用意。

    趁着厚嘴唇全部注意力都放到了邵烈潭身上时,迈开她的“飞毛腿”,人就站在了邵烈潭的身边,很着急地问道:“哥,这是怎么了?”

    邵烈潭很气愤:“我就讨碗水喝,他不给,还撵我。我要找先前那个好人,他竟然说没见过!”

    武淑好有些“怯懦”地劝着:“哥,这么大的宅子哪能没有水,这是人家不给你水喝。”

    “要不你忍忍,别喝了。出门在外的,别惹事……”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