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零七章 命真大
    邵烈潭把两个人都抬进了车里,一边开车,一边看了好几眼从那个男子身上掉入水中之后,被他及时收到手里的二寸柳树枝。

    轿车停在大门口时,顾依依刚刚完成了一种相对简单迷药的制作。想着先休息一会儿,再开始做另一种复杂迷药的前期准备工作。

    就听到院门口响起了比较沉重的脚步声,同时还有一种物体蹭地的声音。

    顾依依探出精神力,“看”到邵烈潭背着薛朋,用手拽着一名陌生男子的肩部衣服,拖着这人已经走进了院子。

    青龙小队的队员都是十分警醒的,不管是已经躺下睡觉的,还是在卧室仍未休息的,都已经下了楼。

    武淑好动作最快,在院子里接过邵烈潭手中拖着的那个人,直接拎进了客厅。

    顾依依也走进了客厅,因为她刚才“看”到薛朋在昏迷中。

    邵烈潭皱着眉对顾依依说:“依依,我已经把他呛进去的水都弄出来了,怎么人还没醒?”

    “难道是脑袋被人袭击了?”说着,邵烈潭把视线转回薛朋的头部。

    顾依依拿出银针,迅速下针,捻针、留针,待薛朋的脸上出现的血色,才回答道:“他是先呛了水,然后让人又打到了太阳穴。”

    “好在水中使不出全力,所以力度不太大,角度也偏离了一些……”

    邵烈潭松了口气,不用其他人询问,直接就把他到公园外围之后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并把那个二寸柳树枝交给了庄墨象。

    诸葛明昊看了柳树枝好几眼,才说道:“是我把如何取信想复杂了,人家这明显是把这段藏有纸条的柳树枝直接折断了,真是省事!”

    说完,还不满地呲了一下牙。

    那边,薛朋幽幽醒来,顾依依迅速收了针。

    待薛朋看清了面前的这几个人之后,明显松了口气,但随后急切地说道:“有人来取信了,我没抓住他,让他按水里晕了。对不起!”

    “取信人跑了,我跟你们说他的外形特殊,你们看看能不能找到他……”

    邵烈潭一指另一侧地上的人:“你看看,是不是他?”

    薛朋直接站起身,身子晃了两晃才稳住,慢慢走到那人身边,只看了一眼就惊喜道:“是他!”

    顾依依提醒道:“阿朋,你坐回去说话。另外,这几天可能会头疼,静养几天,三到五天就可以痊愈。”

    薛朋愣了一下:“是依依给我医治的?哦,我之前昏迷了,在水里与他对打时,被打到了头……”

    他这才想起,在家里曾经听养父母说过顾家是京城的医药世家,顾家人的医术都很高明,连忙对顾依依道:“谢谢,依依。”

    顾依依笑笑:“不用谢。”

    庄墨象见薛朋整个人已经大体恢复了正常,问道:“给你配了枪,你为什么不用?”

    薛朋满脸的懊悔:“我当时看他走过去折那根柳树枝,曾经犹豫着是不是用枪。”

    “但我看他的身形跟我差不多,我就想着徒手抓住他,还能省颗子弹,而且也不会有人听出是枪响,引起附近居民的恐慌。”

    “没想到这个人居然会武功,我指的是传统武术,被他打进水里,我呛了水。然后,他又跟着下了水,可能是想着灭口吧。”

    “没想到,我还能活着,谢谢你们救了我!”

    说着,薛朋站起身就要鞠躬,被武淑好制止了:“我们没救你,我们也是刚知道这件事情。”

    用手一指邵烈潭:“是他一个人去救的。”

    薛朋又想着向邵烈潭道谢,被邵烈潭直接按在椅子上:“你不用谢我,你在帮我们做事情,不让你出危险是应该的。”

    武淑好却很直率:“你小子的命真大!”

    “本来我们都要休息了,他不放心,非要过去看一眼。没想到,竟然救了你一命。”

    她又看向邵烈潭,笑道:“你是担心他们用药,没想到这人用的是纯武功,呵呵。”

    顾依依轻声提醒着:“武姐姐,用药的和他们有可能不是一路人。”

    有薛朋在,某些话不能说得太明白,但武淑好听明白了。是啊,用药的是火凤组织。那这个人是哪里的?

    武淑好的眼睛看过去,就发现那人的眼珠在晃动:“呦,这个人醒了!”

    庄墨象对邵烈潭说道:“送薛朋和薛建平回家吧,任务已经完成了。”

    武淑好想要说,没有完,还要等着送信人呢,但她因为有薛朋这个当事人在,就把话咽下去了。

    邵烈潭点头应下,薛朋如今的身体状态确实需要中止任务,回家静养,就带着薛朋离开了。

    院子里,薛朋摸了摸身上,突然脸色有些发白:“哎呀,手枪没了!我们得先回公园去找。”

    邵烈潭连忙告诉他:“没丢,手枪是我收回来的。”

    薛朋用手擦了下鼻尖上的冷汗,有些腿脚发软地跟着邵烈潭出了大门。

    客厅里,诸葛明昊挑着眉,看着地上仍旧闭着眼的人:“不用装了,醒了就是醒了。”

    地上的人这才慢慢睁开眼睛,心里暗恨丹田被毁,不然收拾眼前的这几个人轻而易举。

    不过,荷花池里怎么会有巨浪呢?这是异象啊,难道是天要亡我!怪不得我出发前,老十一有些怜悯地看我。

    顾依依没想到这个人这么有趣,颇有兴致地看着。

    庄墨象直接看着他问道:“你是谁?来自哪里?平时都做什么?这次是谁派你来的?”

    地上的人桀骜地回视着庄墨象,三秒钟之后目光平静,开始回答:“我叫十三,从粤省来。”

    “我平时就是练武啊,除了吃饭和睡觉以外,所有的时间都在练武。”

    “谁派我来的,当然是我家主子派我来的!不然还能是谁,谁都命令不了我,我只听从主子的命令!”

    庄墨象眯了下眼睛:“我问的是你的姓名。”

    地上的人皱了下眉:“我没有姓啊,名字就叫十三。”

    庄墨象又问道:“你的主人是谁?你在你主人手下是干什么的?”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