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零三章 实践
    当然,如果顾依依不能自保,他们不会自私地让她跟着前往,但问题是人家能自保呀。

    如此相同的想法,三人又对了对眼神之后,就全部看向了庄墨象。

    庄墨象被气乐了,这个依依,为了达到想要跟去的目的,竟然当着这三个人的面说出正中他们下怀的诸多好处。

    “依依,你是不是以为我们青龙小队每当遇到问题时,都是采用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来决定解决办法的啊?”

    “我现在非常遗憾地告诉你,我们从来不用这个原则。在青龙小队里,所有的队员都必须无条件服从队长的命令!”

    庄墨象的语气虽然温和,但是其中的意味却非常明显。

    顾依依后知后觉地扭过脸看向另外三人,才明白自己没有说动要说动的人,而说动了旁听者。

    “我是说给你听的呀!”

    眼中的委屈一闪而过:“你只要告诉我,你是同意带我去,还是不同意就可以了!”

    庄墨象单看依依的表情就知道刚才是误会她了。

    他可不想重蹈以前因误会让她伤心,差点导致感情疏离的那次覆辙,当务之急就是做好解释!

    庄墨象顾不上还有旁人在:“依依,刚才我误会你了,我收回刚才说过的话。”

    本来都做好了准备,打算听到了不同意三个字后,就起身回自己房间的顾依依,闻言看向他。

    满眼的真诚让顾依依心里的不舒服少了一些。

    顾依依确实想要跟着去,一是见识一下那个据说是用一进院子专门做手工制药的场所和那五屋子满满登登的中药材。

    二嘛,也是最重要的,她真的担心这几个人着了人家的道!

    火凤组织的各行动小组都会配一名懂医药的人,他们的医术如何,无从考证,但他们的制药水平,尤其是制这些害人药物的水平并不算低。

    而那个地方至少有一名科长坐守,还有武器弹药库在,所以那里的制药之人的水平一定会高于下属的行动小组。

    如此想来,他们还真有可能一不小心,就中了对方的药。

    顾依依虽然以一种嬉笑、调侃的口吻说出了自己可以解决的问题,但实际上是点明了他们可能会遇到的危险。

    她又是承诺帮着制迷药、解毒药,又是说明自己跟着去现场,如果临时出现状况,能够及时帮着解决,还不是为了庄墨象以及他的队员!

    不过,顾依依仍旧板着脸,一句收回他说过的错话,就想把事情轻轻松松掀过去,未免与自己刚才全心全意为他着想的心太不成比例了。

    庄墨象心里有些后悔,刚才因为着急把话说得太重,依依心里还不舒服呢。

    “依依,其实你也误会我了。”

    顾依依垂下眼帘,这人现在居然学会用话语反攻了,哼!

    “你想啊,那里枪支弹药俱全,而且数量还不少。要是真打起来,俗话说‘刀剑无眼’,那你想想枪械是不是更无眼。”

    “你说你能躲开,别人打不着你。但是我们与他们真打起来时,子弹不是从一个方向来,而是从四面八方来。”

    “更可能会有打冷枪的,那些人什么事情干不出来呀!”

    “我真的只是担心你的安危,并不是嫌弃你,更不是对你不耐烦,我完全是在着急上火那样的状况下,随口说出来的无心之言。”

    “哎,不是无心之言,应该是有心之言,就是操心太多说出来的话。”

    邵烈潭最先反应过来,这个时候留在这里旁观小师弟向顾依依道歉,非常不厚道:“活忙了多半天有点累了,我们回房休息一会儿啊。”

    说着,站起身一手一个,把正听得津津有味的诸葛明昊和武淑好拽起来,硬是拖上了楼。

    庄墨象一见碍眼的人走了,一下子就挪到顾依依的旁边,紧挨着她坐下来。

    顾依依满脸“嫌弃”地移开,坐到了双人沙发的一端。

    庄墨象动作极快,紧随其后就跟着挪过去,一伸手就把依依的小蛮腰搂住了。

    顾依依想要起身回房的动作被彻底终止了,她侧过脸瞪着正小心翼翼盯着她看的庄墨象:“松手!”

    庄墨象的另一只手扶住了她的肩膀:“依依,我们俩之前不是说好了,有了问题就摊开来说,要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全部说出来。”

    “遇到矛盾,要冷静、客观分析,要给对方解释的机会吗?”

    “我们对于教训的总结,不是只口头说说而已,要真正地去实践,才能实现我们之间的约定,是不是?”

    听着这话,顾依依也想到了那一次感情危机后,两个人相互的剖析和承诺。

    暗暗庆幸刚才多亏被庄墨象搂住,她没一走了之,不然真的又犯了从前的错误。既然他在尽力用解释,那么,自己呢?

    庄墨象看到依依的脸上有些松动,接着说道:“我刚才确实是一心不想让你跟着去,不想让你有一丝未知的危险,所以才没有客观分析你说话的意图,是我不好。”

    “我现在仔细回想了一下,你是不是担心我和他们有危险?如果那里有技术高超的制药人,也许他们会用药来对付我们,所以你才想跟着去的,是这样吧?”

    顾依依正视了自己刚才蠢蠢欲动的“负气逃避”心理,声音稍有产生矛盾后挣扎的疲惫。好在他们并没有吵起来,也没有冷战,而是被某人努力化解了。

    “好吧,我现在把我最真实的想法按重视程度排序说一下。”

    “一般来说,一个人去尽力争取做一件他本来不该参与的事情,他一定是有自己的目的的,而我也不例外。”

    庄墨象的心里一紧,他十分不喜欢听依依这样的说辞。

    他的女孩不是应该愉快生活,在他的呵护和宠爱之中享受幸福吗?怎么自己不但没有做到位,反而与心中所想背道而驰了呢!

    顾依依的声音在继续:“第一个目的,我确实是担心你和他们三人的安全,而且根据目前的状况来看,可以说是极为担心……最后一个目的,才是去看看那里的……”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