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四章 有用的信息(二)
    结果没出三天,这名女混混的尸体就出现在市郊的垃圾场里。应该是先奸后杀,而且是虐杀,案子当然没破了,找不到证据,就一直搁在那儿。

    这事儿之后的第三天,组织内的骨干一起聚餐,有些喝醉了酒的矮胖副统领还说到那名女混混。说她是个处儿,滋味好极了,要不是她想要用刀砍他,他还真舍不得。

    不过,矮胖副统领却没碰黑蜘蛛,不知道是对她这款不喜欢,还是因为看重她的能力。

    黑蜘蛛说到这里,脸上没有遗憾,只有庆幸。

    看来那位矮胖副统领根本没什么个人魅力啊!

    其它的她就不知道了,黑蜘蛛的身份只能是接了任务,就带着人去执行的,还没有进入到权力核心中,所以并不知道组织在近期内还有没有重大举动或者要针对的对象。

    确切地说,在她之上还有两个等级,科长和分区负责人。

    所谓科长,就是组织内部是要按照他们这些下属的本事分到对应的科,这个科的管理者就是科长。科长的权力很大的,他们是对全国范围内的科员进行管理。他们的上级是副统领。

    组织内有杀手科、医药科、外联科、监察科、侦查科。

    分区负责人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一个地区的组织负责人。他不被划分到五大科中,自然不受科长的领导,他的上级同样是副统领。

    如此看来,分区负责人和科长应该是同一级别的。

    而海市分区负责人据说在三年前执行任务时壮烈牺牲,之后这个位子一直空着。矮胖副统领曾经说过,要找到合适的人选难度很大。

    黑蜘蛛交代完了,那名负责警戒的小伙子就问,要不要把这人关到别处,免得这三个人之间相互递眼色。

    他的话音刚落,就见黑蜘蛛两眼一闭,坐在椅子上的身子一软,就出溜到水泥地上了。

    小伙子惊讶地看着又陷入昏迷之中的黑蜘蛛,太神奇了!想要她交代,她就能清醒过来,等她交代完了,人就自动昏迷,这可真是省事!

    顾依依起身又行针“扎”醒了阿松,这是一名懂医会医的人。

    她想知道火凤组织每个小组里都配上一名会医术的人是想干什么?居然还有什么医药科!

    阿松醒了之后,想动却动不了,他很清楚自己是被人封了穴位!

    等他看见面前两名穿军装的人,他并没有害怕。这两个人只是普通人,他只要稍使手段就可以对付。

    阿松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他身上的药都已经被顾依依清空了,手段根本使不出来的。

    但当他的目光移到庄墨象和顾依依身上时,面上立时现出了一丝恐惧。

    他清楚地记得,自己在晕倒之前面对的就是这两个人。他的“风中醉”居然不管用了吗?不是,是这两个人的手段比他要高!

    严格说起来,是比他爷爷还要高。阿松给顾依依和庄墨象使用的“风中醉”是他爷爷制出来的,他自己制不出来这种品相的药。除了现在找不到那么好的药材,再有就是他的手法要差上一些。

    但就是这种他用来保命的药,居然对这两个人没有作用,他突然觉得自己以前自大了。过去是没有遇到高手,所以那些人才都没能逃出他制的第一等的“风中醉”。

    当时面对这两个人,他直觉是自己的生死时刻,所以才动用了爷爷留下的两瓶“风中醉”中的一瓶,但还是没有放倒对方。也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逃出去?

    庄墨象说道:“阿松,你说说你所知道的火凤组织全部的信息。还有火凤组织要那么多的会医术的人干什么?”

    心惊对方怎么会知道自己名字的阿松偷瞄了庄墨象一眼,他的思维和嘴巴就再也不受自己控制了:“我加入火凤组织的时间挺早的,在一九七二年的年初。”

    “这事儿得从一九六九年说起。我那时还在家乡呢,从我太爷爷那辈就一直给十里八乡的人治病。”

    “我从小跟着爷爷学医,他嫌弃我爸的天赋差。后来我爷爷去世了,他的本事我也学了个七七八八。但我不是正规的医生,只是个土郎中而已。”

    “大运动开始后,有得病的乡亲过来求医,我虽然没有行医资格,但也不能见死不救,就偷摸给他们治病,反正寨子就挨着山,山上可以采到常用的草药。”

    “本来这样一年一年地过,不好但也不坏。谁知道我一时好心,在寨子外面的路旁救了一个被蛇咬了的外地人,那人表面上感谢我的救命之恩,转过身就去革委会举报我!”

    “我帮他吸了毒血,又在伤口上了解毒药。但因为发现得有些晚了,还需要喝些汤药再把一些残留在体内的少量蛇毒给清了。”

    “给他熬汤药时,我就把他抬到我家去了。我那时善心得很,看不得一个大活人半死不活地躺在路上。”

    “就不知道怎么让他看到我收在柜子里的虎骨和虎皮,那个人从寨子里离开就把我给告了,呵呵。”

    “革委会的人得了信就来抓我,还是同寨子的一个小时候的伙伴提前告诉我这个消息,我才跑进了山躲起来。”

    “等过了三天,我在夜里偷偷潜回家,才发现家里什么都没了,门窗都是坏的。稍微值钱点的东西都没了,更不用提虎骨和虎皮了。”

    “家里的人也都不在,我有些慌张。刚要去找家人,我们寨子的族长就进来了。”

    “他说他觉得我这两天就能回家,接过今天第一次在晚上过来看看,没想到就遇到我了。”

    “族长给我拿了一块银子和十块钱,让我能逃多远就逃多远。”

    “我不想离开家乡,就说自己在大山里再藏一阵子,等风头过去了,再回寨子。”

    “可是,族长告诉我,我救的那个人举报我时,正好碰到省里的革委会头头来我们这里视察工作。我们这儿的革委会头头,因为没有抓到你,被他给撸了。”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