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二章 解药
    庄墨象则把刁沪生的裤子提上来,随即退后了几步,与顾依依站到了一起。

    即使见效快的药,也是需要时间的。

    五位教授深谙其理,如同在等他们注射的解药一样,耐心地候着。

    他们虽然没有相互通气,但都不约而同地认为口服药的药效要比注射药见效得慢,所以都是以着一种略为放松的姿态或站或坐。

    其中一位比较爱说话的教授,转过头看向庄墨象:“小伙子,你刚才给他喂的是什么药,能起作用吗?”

    他没有按翟校长介绍的那样叫首长,这小子虽然气势十足,但他实在太年轻了。他一搞科研的老头子,随心惯了,所以脱口而出叫了小伙子。

    庄墨象对于称呼向来无所谓:“我还真不知道是什么药,只知道它是解药。”

    解药两个字立时吸引了在场的五位教授,外加翟校长和白师长的注意。

    另一名教授大声问道:“解药?是给他的解药?你确定是解他体内药的那个解药?”

    庄墨象语调十分平静:“他身上中的迷药是我下的,解药确实是它的解药!”

    翟校长的嘴巴一下子张开了,怪不得这两人一路上那么淡定,原来如此啊!

    五位教授不再守着刁沪生,而是把庄墨象围起来,七嘴八舌地说起来。

    “那迷药叫什么名字?是什么成分?”这位好奇得很,想知道如果晓得了迷药的成分,自己能不能配出解药。

    “这两种药是谁制的?”这位觉得制药之人一定是药学界里的权威,不然怎么会让他们有些束手无策。

    “那解药的成分你知道吗?”这位敏锐地察觉到他们几乎用了所有解除毒素的特效药,但都没有作用,那这个解药应该是比他们手里现有的几种解药要好!

    庄墨象直截了当地回道:“关于迷药和解药我一概不知,是发到我手里的,我只负责使用。”

    “其余的涉及到机密,恕我无可奉!”

    等着答案的几个人立刻瘪了茄子。其它的原因还可以软磨硬泡,但只要跟机密有关,他们这些还穿着军装的人就知道绝对不能再去打听。

    生生被掐了希望的他们抓心挠肝,着实难受。

    但庄墨象说完之后,就不再理睬他们。

    刁沪生在几分钟之后,终于睁开了双眼。因为体内残留的迷药作用,他软软地躺在床上,还没办法做坐、走、跑的动作。

    刚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好几个人都直直地看着他,吓了他一跳。刁沪生很快想起了在他晕迷前的事情,他抬眼看到了翟校长,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非常想逃跑,但却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的那份无望和愤恨交织在一起,使得刁沪生的五官有些移位。

    庄墨象不想再耽误时间,走上前盯着刁沪生的眼睛说道:“刁沪生,你和谁合作,或者是听从谁的安排来袭击顾教授和他儿子?你们做了怎样的计划?”

    听到有人喊他名字,刁沪生下意识地看向庄墨象,目光定格了三秒钟,就老老实实地答道:“薛副师长找过我,他告诉我那个死教授的儿子是二军医大的学生,叫顾佑北。”

    “那天从他家出来,我特别兴奋,回去的路上就开始想怎么搞掉他儿子,为自己报仇,哈哈哈。”

    “结果在半路上,就遇到了一个人,戴了顶大帽子,还戴了个口罩,就露出一双眼睛。”

    “他拦住我,把我吓了一跳。我以为他是拦路抢劫的,没想到他说自己和顾家也有仇,可以帮着我一起报仇。”

    “我就被他带到了路边,他直接就告诉了我这个计划,就是混进学校去用刀把人捅死的计划。”

    “我有些害怕,如果当着那么多人把人杀了,我不得偿命啊。”

    “他就说能给我化个妆,让别人都认不出我来。还说了具体的计划,说他们在校门外面接应我,趁着那些人慌乱之时,尽快跑到校门外,我就安全了。”

    “哦,对了,需要的所有的东西,他都会帮我准备好。”

    “回家之后,我还在犹豫,结果没两天,我刚出家门,那人就出现在我面前。说机会来了,明天顾教授的讲座地点改在礼堂里。”

    “这个地点离着校门近,进出方便,而且里面边边角角的地方也多,比如藏个东西什么的。而且光线暗,利于隐藏。”

    “礼堂要比阶梯教室强得多,阶梯教室里一目了然,要是被同学们发现了生面孔,产生了怀疑,可能就会坏了事。”

    “他还跟我保证,事情结束后,还会给我一大笔钱。”

    “给钱好啊,我手头正缺钱呢。就试探着让他先预付给我一些。”

    “他倒是爽快,先付给我二百块钱,说好办完了事,就再把大头儿给我。”

    “第二天,他把我领到学校旁边的一间空屋,给我化了妆。”

    顾依依拉了拉庄墨象的袖子,庄墨象会意:“那人是怎么给你化的妆?那个人长什么样子或者叫什么名字?”

    刁沪生拧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化妆前我好像睡着了,等醒了之后,就觉得脸上有点疼,再之后也就不疼了。”

    “我去照镜子,发现我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我用手摸了摸脸,有些害怕,脸上是有粉,但明显的鼻子、眼睛、嘴巴都不太一样了。”

    “那人告诉我,等到把人干掉之后,他再给我恢复原来模样。”

    “那个人见我时一直戴着口罩,我没看到过他的脸。那天给我化完了装,他出去送一个人。”

    “我隐隐听到他管那个人叫阿财,至于他叫什么我不知道。”

    “我曾经打听过他的名字,他说为了彼此安全,我还是不知道的好。”

    庄墨象说道:“接着往下说。”

    等到刁沪生认认真真地把事情的经过说完,庄墨象和顾依依心里了然,看来是之前阿宇那组人拿着这个傻瓜当枪使了。

    白师长也从中听出了一些问题。

    但另外五名教授的关注点则在刁沪生的化妆这个问题上。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