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四章 卖孙子(为正版叫叫+7)
    小男孩撅起嘴巴,一转身:“大姐姐,你家里有电话吧,能不能让我给奶奶打个电话?”

    顾承家对这个聪明伶俐的五六岁小孩子很喜欢,就抢先问道:“阿申,你爷爷、奶奶是谁?告诉叔叔,叔叔就借家里的电话给你。”

    小男孩眨眨大眼睛,小胸脯挺得高高的:“我奶奶姓董,画儿画得很好。我爷爷姓梁,是教授,学校里所有的大学生都要听他讲课,还要考试及格才能毕业!”

    客厅里的人都被他的小模样逗得笑呵呵的,当然除了张朋:“阿申,你不是周末才来奶奶家吗,今天也不是周末啊?”

    小男孩晃晃小脑袋:“今天奶奶给爸爸打的电话,说林奶奶来了,要见我们一家人,所以才来的。”

    张朋又问道:“你哥也来了?”

    小男孩点点头:“来了呀,我们全家都来了。”

    张朋皱着眉头:“那你哥怎么没有看着你?”

    小男孩笑眯了眼睛:“我哥哥在陪林家的小姐姐,我就趁着所有人都没注意我,才溜出来的。”

    顾承家牵住他的小手:“跟着顾叔叔去给你爷爷、奶奶打电话。”

    小男孩很听话地跟着进了主卧室,还没到一分钟,就跑出来了:“大姐姐,我告诉奶奶我在这里,奶奶很高兴,说过一会来接我。”

    顾依依无奈地耸了下肩,顾佑北说道:“依依,一会儿我送他回梁教授家。”

    顾依依立时夸道:“三堂哥真好,这么善解人意,好男人也!”

    然后,朝小男孩找找手:“阿申,过姐姐这儿来。”

    等到小男孩跑到她面前,顾依依把小男孩抱到沙发上坐着,还从茶几上的果盘里捏起一颗糖放在他的小手里:“阿申,你妈妈姓什么呀?”

    小男孩一边包着糖纸,一边说道:“谢谢,大姐姐!我妈妈姓刁。”

    庄彩画这次反应得极快,睁大了眼睛看向张朋:“他刚才说他爸姓薛!”

    张朋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他就知道要“出事”。从小外甥一出现,他就有种不祥的预感。

    此时,房门再次被敲响。

    小男孩有些不高兴:“奶奶不是说过一会儿才来接我吗,怎么这么快就来了。我和大姐姐还没有说够话呢!”

    顾依依也以为是董奶奶,却没想到探出精神力“看”到的是一名中年军官和一名中年女子并肩站在房门外。

    这两个人她都认识,就是那次夜探薛家时,看到的薛副师长和他媳妇。

    顾佑北站起身去开了门,看到门口站着的两个陌生人,并没有立刻让他们进来,而是问道:“请问两位找谁?”

    穿着军装的中年男子应道:“我姓薛,刚才和顾承家同志通过电话,他知道我要来。”

    薛副师长的声音虽然有些低沉,但洪亮,清清楚楚地传到了客厅之中。

    顾承家听到之后,自然要迎出来。他就是在京城也从不端着架子,即使不能与人交好,也不会轻易与人交恶。

    “薛副师长,你不愧是军人,这速度!来,你们二位快请进。”

    顾佑北听到他爸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连忙让出位子,顾承家和薛副师长还握了握手,表示欢迎。

    薛副师长很高兴,还斜了旁边的媳妇一眼。然后与顾承家一左一右进了客厅,他媳妇紧随其后。

    顾依依和庄墨象已经从卧室里搬出两把椅子,放在客厅里,不然还真没有这两个人的座位了。

    顾承家把薛副师长和他媳妇让到沙发上坐下。

    庄彩画把吃完的碗筷洗干净,和顾佑北仍旧坐在吃小笼时的椅子上。庄墨象和顾依依则坐到了新添的两把椅子上。

    张朋站起身,很高兴地说道:“爹,您和娘来了呀。”心里很是为他们的到来感到庆幸,要不然刚刚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自己身上的滋味实在不好受。

    薛副师长笑看着他:“你小子,这活也不错啊,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的。”

    张朋有些不好意思:“爹,我才进了屋。一开始,小北以为我是坏人,没给我开门,呵呵。”

    薛副师长倒是一个挺有担当的人:“不怪你,是我想的不周到。”

    “我应该先跟顾承家同志打声招呼的。哦,我来时才听说,陆军那面派出人手去……”

    他媳妇用胳膊肘拐了他一下,薛副师长闭上嘴,后知后觉地想到了自己刚才要说的话不太能让人接受。

    他媳妇笑道:“老薛说是要来你这里,我就厚着脸皮跟来了。”

    “我这人特喜欢这样学习氛围浓的环境,也喜欢听有文化的人讲话……”

    客套话说完了,他媳妇看了他一眼。可能是来之前两人约好的暗号,也有可能是夫妻二人多年来形成的默契,薛副师长正了正脸色,开始讲述起自己办的这件错事。

    他一点都没有把自己做过的事情进行美化或者淡化,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遍。

    薛副师长的这一举动,让已经事先知道了大体情况的顾依依、庄墨象和顾承家顿生好感。

    最后,他一指张朋:“这是我干儿子,我就想着让他过来保护顾佑北。”

    “我虽然让小朋过来,但心里却觉得刁沪生应该不会做出这么大胆的事情。可是,万没想到居然他就敢做了!”

    “所以,我现在非常内疚,要不是我跟他透露了你家孩子的事情,说不定就不会出这事了,哎!”

    顾承家看着薛副师长脸上并非作伪的忏悔,同样以实话回复:“其实薛副师长真的不用把这件事情的责任全部揽在身上!”

    “即使没有你和刁沪生之间的问题,那些人也会找尽机会的……”

    薛副师长虎目一瞪:“还有别人!怪不得嘛,我就说刁沪生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不过,此事还是因为我所起,我有大部分责任的。”

    “要不我再派几个人过来保护你们,对方人多吗?这样很危险的……还是我带人去把他们一窝端了,这才能根本解决!”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