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六章 一字之差
    顾承家躺下后,头部只要不动,就感觉好了很多:“我不饿,你们俩去吃吧。”

    庄墨象把车停在餐厅门口:“依依,你在车上先陪二伯,我去点餐,做好了,你再进店里吃。”

    顾依依应了一声:“多买些,打包回去给三堂哥和庄彩画吃。”

    顾承家有些不好意思:“依依,你去吧,不用陪我,车就停在店铺门口,你们随时都能听到外面的动静,安全着呢。”

    顾依依再次内视了顾承家的情况,没有理会他刚才的话:“二伯,这么躺上十天半个月的也是挺恼人的。我列一个药材单子,你有买优质药材的地方没?”

    中医的方剂本身重要,但其用到的药材本身优劣与否也是极为重要的。

    要是在家里,有顾泽珉的空间药田里提供的特级药材,顾依依根本不用考虑这方面的问题。

    顾承家的眼睛一亮,他着实不喜欢这样卧床养病,要是没办法也就忍了。但现在知道有办法缩短这个什么都做不了的憋屈时间,他怎么会不高兴!

    “我有地方买好药材。依依把药材单子给小北就行,他知道去哪里买。”

    庄墨象进到店里,直接对正在陪客人吃饭的穿着白色厨师服的中年人询问道:“我是外地过来的,马上就要离开,想尝尝南翔小笼,可否麻烦你再蒸上几笼?”

    中年厨师愣了一下,习惯性的想要拒绝,毕竟早就下班了。他只是与经理事先说好,今晚才在店里请外地过来的客人。

    不过,他随后就扫到店门外面的军用吉普车,猜测面前这人虽然没有穿军装,但应该是一名军官才对。

    这样的人他不想得罪,略一迟疑就说道:“行啊,不过需要多等些时间,我得现和面现拌馅、现包现蒸。”

    庄墨象微笑着回道:“谢谢你了。”

    “我需要五笼,吃一笼,打包四笼,可以吗?”

    厨师咧开嘴:“对于我来说,只要和了面拌了馅,包一笼和包五笼没多大区别。”

    然后对着同桌的人说道:“哥几个先吃着,我去去就回。”

    离开饭桌,走去厨房,走了几步回过头,开着小小的玩笑:“这位客官,您五笼够吧?”

    庄墨象答得更自然:“差不多吧,如果能再多一笼,就更好了。”

    厨师嘴角一抽抽,让自己嘴欠,没想到对方不按常理出牌,居然毫不客气。

    庄墨象接着又说道:“我去车上等,等做好了再进来吃。”

    饭桌上除去刚刚离席的厨师,还有四个人。其中一人由惊讶、喜悦迅速转为惆怅、苦闷,再抬起头时,其他人已经看不出他的异样。

    庄墨象其实早就看到了那人的神情变化,不过仍是没有停留,回到了车上。

    顾依依刚才跟顾承家说着话,并没有注意店铺里面的情形。

    见庄墨象这么快就回来,以为是没有买到,略有失望:“想来这个时间人家早就闭店了,没有买到也无所谓,以后有机会再来。”

    庄墨象直接示意顾依依往里坐,自己则坐在了她的身边:“厨师要现做,需要一些时间,我就回车里等。”

    在顾依依发现他没有去驾驶位子时,就明白刚才自己的猜测不对,笑眯眯地看着他,听他做了解释,就很高兴地说道:“哦,没想到那位厨师竟然这么好,肯在下班后,还帮我们做小笼包!”

    庄墨象挑了下眉:“那名厨师圆滑得很,他一开始想要拒绝的,是看到我停在外面的军车才改变的主意。”

    顾依依并不在意这些,本来就是陌生人,总不能要求对方无私奉献:“这也很好了,我们又不是人家的家人或者朋友。”

    “二伯,你真的一会儿不去店里,这里做的可是最正宗的南翔小笼!”

    心里又加上一句:“嘉定南翔小笼制作技艺可是在后世入选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中,很棒的!”

    顾承家也有些动心,以前来海市数次,还没有腾出时间到这里吃上一顿正宗的南翔小笼包呢。

    不过现在他只要脑袋稍有动作,就发晕,还真是让人有些无奈。

    但顾承家本身就是名不错的医生,他知道自己在头部受到重击之后,如此现状还算不错的,只要头部不动,四肢还是可以活动的。

    庄墨象想起顾依依曾经给过自己一小瓶药,嘱咐自己是在受伤时,及时服用它,可以迅速恢复体力和加速修复肌体组织的。

    就从内怀之中,拿出这只小瓶,递给顾依依:“依依,这药二伯能用吗?”

    顾依依有些肉疼,这是自己用十余种稀有而珍贵的药材制成的仅次于生机丸的药,重伤之人也用得,用在顾承家这种连轻伤都算不上的人身上,着实有些浪费!

    倒不是顾依依心疼给顾承家用好药,而是她一贯讲究对症下药,用最合适的药去治病疗伤。但这药于现在的顾承家而言,就是“大材小用”了,浪费了它的大部分疗效。

    遂毫不遮掩地说道:“二伯,这是看你难受,不然真不会给你用这药。这药用来治疗你的中度都不到的脑震荡,浪费极了!”

    顾承家闻言笑了:“哎呦,依依,你这药都需要什么药材,你告诉我,二伯给你多备一些做为补偿。”

    “二伯真的是躺不住,这药浪费在我身上,二伯领情。”

    想笑却害怕震荡了脑部,只得忍住:“你说,会不会我身体哪个脏腑有些问题,它也能给调理好呀?要是那样的话,这药就不浪费了。”

    顾依依当然也希望顾承家尽快恢复健康,嘴角翘着:“二伯,我是说这药用在你身上浪费,不是说把药用在你身上浪费。”

    “一字之差,含义可是大不相同啊!”

    “它只能恢复体力和加速修复肌体的内外伤,调理不了身体的其他问题。”

    说着,顾依依从小瓶里倒出一颗药丸,递给顾承家。

    顾承家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把药丸放入嘴里。药丸入口即化,他充满期待地咽下去。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