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章 不开门
    翟校长有些不明所以:“什么人?谁?”

    白师长就简单地说了一下:“顾教授是带着他的两个晚辈来的海市,一男一女,都是年轻人。”

    “顾教授发生变故的时候,他们没在身边?那他们现在知道顾教授出事了吗?他们没什么行动吗?”

    翟校长因为不知道现场的情况,无法回答,而且他也并不认为如果那两个晚辈在顾教授身边就可以起到什么作用,遂自动忽略了后面的一系列问题:“我还真不知道顾教授这次来是带着晚辈来的,不然我这个长辈应该给见面礼的。”

    说到这里,挑眉看向白师长:“不对呀,老白。顾教授的晚辈不是上班就是上学呢,怎么跟着来的?”

    白师长压低声音:“是新认回来的那个小儿子的孩子。”

    翟校长斜着他:“别以为我不知道,新认回来的孩子据说也非常出息,那对儿女都在上大学呢!”

    白师长非常肯定:“确实都是大学生。不过前几天,顾教授带着晚辈去饭店吃饭,我遇到的,怎么会假!”

    翟校长哦了一声:“即使真是他的晚辈,发生了这种事情,他们能做什么?”

    “你赶快拿出真本事吧,不然真是出了什么意外,我可真没法交代呀!”

    “报告!”办公室的门外传来报告声。

    随着翟校长的一声“进来”,一名男学生推开门走进来。

    翟校长皱了下眉头:“怎么是你?”

    白师长呵呵笑道:“小四,快过来坐。”

    男学生应着:“白叔叔!”但脸上却没有一丝笑容。

    他坐下来,就听到白师长让他回想一下当时那名持枪歹徒把顾教授劫走的前前后后,尤其是那人的长相和特征。

    这名男学生是翟校长的小儿子,他非常敬佩顾承家的学识和医术,当然还包括他的人品。所以,每次顾承家来到学校之后,他都会围前围后。

    这一次,同样是他跟着顾承家,去院办用电话向公安局报警。

    翟小四讲完了他所看到的事情经过之后,有些后悔地说道:“当时顾教授用眼神示意我赶快离开,搬救兵。我已经慌了,下意识地听从了顾教授的安排。”

    “不过我现在特别后悔,我就应该留下来,和顾教授一起联手对付那个人!”

    翟校长闻言气乐了:“小四,你的脑子丢到家里了,是不是!”

    “对方手里有枪,就你和顾教授两个人能对付了那人吗?”

    “还有,你是不是没有顾忌到,他还有同伙的可能!”

    翟小四有些烦躁地把头上的军帽摘下来:“理智上当然是我回来求救的对,但是为啥顾教授现在还没有被救下?”

    “情感上我还是觉得应该留在顾教授身边,与他并肩战斗才对!”

    翟校长脑门上的青筋都鼓起来,他实在接受不了小儿子所谓的义气与热血的想法,那是无谓的牺牲!

    白师长其实挺理解翟小四的,谁年轻时不是热血青年,不过他更关心线索:“小四,说说那人的外貌和特征,这个很有用处。”

    翟小四皱着眉头,仔细地回想,却没想到任何有用的东西。又闭上眼,在脑海中再次把事情从头到尾过了一遍:“我想不起来那人的长相了!”

    “应该说当时事发突然,我没注意那人的长相,只盯着他拿枪的手,以及顾教授传递给我的眼神。”

    “那人的特征……那人的手,指节修长、细腻。那简直比女孩子的手还白、还秀气!”

    “哦,他戴了帽子,帽檐压得很低,所以我一晃眼,就没看清他的长相。”

    白师长眨眨眼睛,这手又不是六指或者缺了哪根手指,光说手好看,还真是没有任何用处:“你看清那人用的是什么枪吗?”

    翟小四立刻坐直了身子:“看清了!现在想起来,就会知道那些歹徒绝对是有预谋的。”

    “那人用的居然是67式微声手枪,他不就是怕开枪时声音太大,引起旁人的注意吗!”

    说到这里,脸色就有些发白:“那人是不是想搞暗杀啊?”

    白师长和翟校长同时沉默,这话没办法接,但是却很可能说的是事实。

    顾承家在专家楼的住处门外站着一个人,一下一下敲着门。但是却没有人来开门,也没有隔门问一声。

    不过他显然不相信屋里没人,干脆说起了话:“屋里的人,能不能开开门呐,我又不是什么坏人!”

    “要不你隔着门跟我说说话。你这么不理不睬的,很没有礼貌的。”

    “我是来保护你的。我来时特意打听了一下,才知道自己来晚了一步,差点没出事……”

    屋子里的庄彩画死死地拉着顾佑北的衣袖:“小北哥,你千万别给那人开门!”

    “他一定是坏人!小时候我奶奶就给我讲过,有人冒充家里的亲戚或者邻居,骗留在家里的小孩开门,然后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偷走的。”

    “更缺德的是把孩子抱走,卖到别的地方换钱。”

    顾佑北扫了眼小脸煞白的庄彩画:“不用担心,我不出去,也不开门。”

    庄彩画重重地点头,心里有些高兴,这个有些固执的人终于听劝了。

    门外的人还在继续:“顾佑北,你是不是在屋子里面呢?一个大小伙子,你躲在屋子里,不露头,你可真行呐!”

    “哎呀,你是不是担心我是坏人呢?切,我能是坏人吗!”

    “你把门打开,我这里带着身份证明呢。我拿出来给你看……”

    庄彩画低低的声音:“外面的人是话唠吧,他在外面一个人不停地说,有意思吗?哦,他一定是想骗我们开门。以为只要不停地说,就能让我们心动,让他进来,哼!”

    外面的人挠挠脑袋,这么说都不管用。这个顾佑北是个胆小鬼!

    他皱着眉头,不能走的,自己过来就是为了保护他。现在还是多事之秋,先前不就出事了。

    哎,自己要是早点接到这个任务,早点过来,赶在事情发生前,就不会这样被人拒之门外了。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