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九章 迁怒
    他压下为他爸极度担忧的心,再度出声:“是我,顾佑北,开门。”

    庄彩画听出来这是顾佑北的声音,大大松了口气,把门打开。

    顾佑北绷着脸,径直走近客厅,跌坐在沙发上,闭上眼睛……

    庄彩画锁好房门,脚步轻盈地把菜刀放回厨房,回到客厅,就见顾佑北的脸色极为难看,脑袋仰靠在沙发背上。

    庄彩画坐到他身边,看了他一会儿,也不见对方搭理自己,就直接问道:“小北哥,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顾佑北现在根本没有心情说话,对他爸爸安全的担心以及二十一年来第一次对自己的信心产生的质疑交缠在一起,把他的心勒得生疼,让他眼中的世界失去了活泼的色彩,只剩下染着昏黄的黑白色。

    庄彩画看着平时青春洋溢的脸,此刻不光失了神采,更像是失了某种力量的基奠,有些心疼地劝道:“小北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你说出来,心情就能好上许多。”

    “要是自己解决不了,你可以求助家里的长辈呀,他们一定会帮你的。”

    顾佑北一听到长辈这个词,想到被人劫走的爸爸,也不知道小堂妹和庄墨象找到他没有,就烦躁起来:“你回自己的房间呆着去,不要来烦我!”

    庄彩画抿着嘴,虽然因为他的话有些不高兴,但还是不放心让他一个人在客厅里,就故意岔开话题:“我看家里还有些水果,我洗了去,等顾叔叔回来,正好我们一起吃。”

    这句话彻底引爆了顾佑北:“我说,你能不能别再磨叽了!”

    “我爸现在还怎么回来吃水果!都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危险呢……”

    庄彩画已经听出了问题,难道是顾叔叔出了什么事儿?

    有许多人往往在面临强大压力或者心生不安时,他们会迁怒别人!

    顾佑北也不例外,他现在看着庄彩画是万分不顺眼:“要不是因为你,我不也跟着去救爸爸了!”

    “担心那些人再针对你,他们让我回来,守着你。”瞪着庄彩画的顾佑北,突然觉得自己的这种心态要不得,自己是在摘清自己吗!

    握起拳头重重地砸在沙发上,看在庄彩画的眼里,是顾佑北在怨她,眼泪瞬间流了下来,慌忙地用手去擦,却怎么也擦不净。

    庄彩画此刻非常后悔,当时自己不应该厚着脸皮跟来,住进顾叔叔的房子。要是顾叔叔真的出了什么事儿,顾佑北又因为自己没有跟着过去,那自己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再见他和顾家人。

    顾佑北看着紧咬嘴唇,想要不哭的女孩满脸的倔强和懊悔,心有不忍:“你别误会,我是怨我自己没用,跟你没有关系。”

    “让我回来,也是因为他们认为我的实力不济……”

    庄彩画红着鼻头,哽咽着:“真的不怨我吗?”见顾佑北点了头,拧巴到一块的心脏倏地正常了,又忍不住问道:“顾叔叔怎么了?是谁去救他了?”

    虽然顾佑北坦诚了,再不向旁人推卸责任,但并不意味着他有心情去回答其它的问题。

    庄彩画等了半天,也没得到回答,就出着主意:“小北哥,我去给我爷爷和爸爸打电话,让他联系这边的人脉,去救顾叔叔……”

    话音未落,顾佑北突然眼睛一亮:“不用,但还是谢谢你的提醒,我去给我爷爷打电话!”

    说完,他飞奔进主卧室。

    庄彩画跟到了卧室门口,没进去,就在外面等着。她想着等顾佑北打完电话,她再给家里打电话,多方人马一起行动,是不是就能尽快救回顾叔叔。

    庄彩画回想着小时候,顾爷爷、顾奶奶,还有顾叔叔对她都挺好的。她去顾家找顾佑北玩,都会给她做好吃的。每次回到自己家,一到吃饭的时候,她就会跟爷爷抱怨,她喜欢吃顾家的饭菜……

    顾佑北终于结束了与顾爷爷的电话,放下话筒。

    他细细琢磨着爷爷说的话,让他不要着急,只要有庄墨象在,他爸爸一定能平安回来的!让他千万不要冲动,要冷静自持,就留在家里等着。

    顾佑北低着头,这会不会是爷爷在安慰自己。但略一想就觉得还真不是安慰,爷爷的话语中虽然有震惊和焦急,但独独没有害怕。

    顾佑北的心稍稍安静了一些,干脆斜靠在床头前,就这样等着……

    庄彩画等了半天,也没见顾佑北出来,索性轻轻推开门,看到他正枯坐着。就走进去,手还没有碰到话筒,顾佑北就阻止了她:“不用给庄爷爷打电话,我爷爷那边已经有所安排了。”

    庄彩画点点头,守着电话机坐在旁边。

    白师长赶到二军医大的校长办公室时,校长正肃着脸训话呢:“你说你们试过五种药都不好使,那就是没对症下药!”

    “你就告诉我,你们需要多长时间能把那个歹徒弄醒?”

    对面的人面带难色:“我们倒是想着尽快,可是我在这里承诺半个小时或者一个小时,要是到时候没成,那不是言而无信嘛!”

    “我们比你还着急呢!哎,这要是不限时间解决,我们还真挺有兴趣的……”

    校长连话都不说了,轻轻摆了下手。那人也没再说什么,就离开了。

    白师长这才开了口:“老翟,你刚才说的那人是不是就是你们抓到的歹徒中的一人?”

    翟校长斜了他一眼:“我们就抓住他了,只有一个人!”

    然后,重重叹了一口气:“当时在场的人谁都没想到,他竟然有同伙,还把顾教授给劫走了!”

    “我这怎么跟顾部长交待!”

    白师长皱着眉:“那人带着枪?”

    翟校长点点头:“和顾教授一起的学生说的。”

    白师长连忙说道:“能不能把那名学生叫来,我需要详细了解一些情况。比如那人的长相、特点什么的。”

    翟校长马上让人去叫那名学生。

    白师长还是想知道事发当时,那个年轻人在不在:“与顾教授一起的不是还有人吗?他们呢?”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