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八章 能不能钓到大鱼
    那名学生满脸的担忧:“如果人已经离开了,那他们还能追上顾教授吗?”

    其他人也非常不安,赵教授对身边的一位老师说道:“李老师,麻烦你赶紧去找院长,告诉他顾教授被歹徒劫走了!”

    “让校长想办法救人!”

    李老师一听,应了一声,就小跑着离开了。

    去找学校保卫人员的学生回来了,后面跟着六个人,他们都是负责学校安保工作的人员。除去在学校大门把守的,其余人全部过来了。

    他们听完了赵教授的简述,果断上前把那个仍在昏迷之中的人拷了起来。

    庄墨象和顾依依把顾佑北送到专家楼的楼门口:“在我们回来前,你不要从家里擅自出来!”

    说完,两个人上了之前停在这里的吉普车,向北门驶去。

    而在北门门口停着的一辆轿车刚刚开走不到三分钟,里面开车的赫然就是那名持枪之人,以及被枪把砸晕,半躺在座椅上的顾承家。

    原来顾承家被人用枪顶着后腰往校外去的过程中,他故意走得很慢。即使那个人着急,一次一次地推他想要速度快些,但顾承家就是一步一步蹭,能多慢就多慢。

    所以,他们走出北校门时,庄墨象和顾依依刚好在专家楼前。

    那人把顾承家推进车里,用枪把砸在顾承家的脑袋上,令其当场就晕了过去。

    他把顾承家摆好了姿势,斜靠在座椅上。免得一会开车时,顾承家再掉在车里的地面上,他用后视镜也监视不到人。

    虽然用枪把把人打晕,用的力气很大,但谁也不敢保证他会昏迷多长时间。如果躺在地上悄悄醒来,再从后面袭击了他,可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这样一来,就又耽误了一点时间。

    庄墨象的精神力超级强悍,他轻而易举地发现了那辆车以及车上的两个人。踩下油门,加快了车行的速度。

    随着车距的减小,顾依依也很快发现了那辆车。“看”着被打晕的顾承家,她叹了口气:“是我大意了,当时就不应该让二伯离开我们身边。”

    事情已经发生,庄墨象不想再纠结既成的事实。转而提出心里已经有些猜测的问题:“依依,这不是刁沪生一个人能完成的,你说是他找的帮手,还是有人在利用他?”

    顾依依略一沉吟:“我倾向于后者。”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说道:“跟着他们,看看能不能钓到大鱼!”

    公安来得挺快,但刚得知情况的院长客气地把他们送走了,没让他们把已经扣住的那个人带走。

    不过,本着军民是一家的观念,院长当即提出请他们协助,帮忙找寻顾承家的去向。人多力量大嘛!

    学校的校长在得知这个消息时,就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立刻联系部队,因为他们对抗持枪歹徒的能力要更强一些。

    二军医大本就是军校,他本人就是一名军人,与驻军的白师长还是朋友。他给白师长打完电话,特意吩咐把抓到的人带到他的办公室。

    有些事情越快解决越好!他当然不能等待,在求助的人还没赶来时,就进行提审,以期从这人的口中得到一些持枪歹徒的信息,进而找到顾承家。

    但被架进来的人却是昏迷着的,校长只能焦急地坐在一旁。

    可是,五分钟过去,那人丝毫没有转醒的征兆。校长耐着性子又等了三分钟,就忽地站起身:“给他用药,赶紧弄醒他!”

    医学院里,不要说下属的药学系,就是其它一些专业,也会有一些教学用或者研究用的药剂。再加上学校下属的综合性医院,可以说最不缺的就是各种各样的药品。

    于是,这位昏迷中的歹徒就被带去了一间研究室里,开始了对他唤醒的“治疗”。

    白师长在接到老友的电话时,就是一惊,难道是刁家下手了?可是这样的阵势,还真不像刁家的手笔。

    刁家再胆大,也不敢明目张胆地用枪啊!

    而且顾承家和顾佑北是什么身份,刁家人是活得不耐烦了,敢这么对付他们?

    就是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刁沪生,他也弄不到枪啊!

    白师长从心底里否认了这件事是刁家所为的想法。

    那么会是薛家吗?薛家又不傻,虽然对他和他哥哥敌意甚大,那也是因为薛老爷子的原因。薛家对于其他人还真不会赶尽杀绝,那么对于京城顾家他们更没有必要动了杀心!

    白师长满心的疑惑,会是谁呢?谁和顾家人有这么大的仇恨!

    当然,这些猜测都不影响他即刻布置下任务,让下属带队在市区内搜索顾承家。

    然后,他就赶往二军医大。听说已经抓到了一人,兴许能够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在路上,白师长不由想到了他和哥哥与顾承家几个人见面的画面,那个让他极为重视的男子,为何没有出手,眼睁睁地看着顾承家被歹徒劫走?

    随后拍了下脑门,自己有些钻牛角尖了,那人不可能时时刻刻跟在顾承家身边的……

    再说顾佑北被庄墨象松开胳膊,放在楼门口,他回头看着那辆吉普车开走了,才双腿沉重地上了楼。

    站在房门口,从裤兜里拿出钥匙,右手打着颤,拿着钥匙硬是半天没有伸到钥匙孔里。

    一直静坐在客厅里的庄彩画,终于停止了自己关于人性的思考,就觉得房门口有不对劲的声音。

    是有人在撬门吗?庄彩画的头发根都立了起来,她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然后,小跑着去厨房里,拿着一把菜刀,慢慢地走到房门前,侧耳听着,确实有东西在碰着门锁。

    庄彩画粗着嗓子喝道:“是谁?赶快滚开!”

    顾佑北索性收起钥匙:“是我,开门!”

    庄彩画愣了一下:“是小北哥?”

    顾佑北用手支着门框,自己在心里唾弃着:“怎么这么不经事,竟然什么都干不了!这哪能行,冷静下来吧,这样才能想想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