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八章 不正常的举动
    当庄彩画讲述的时候,顾依依印证了之前的猜测,这次事件确实是有预谋,计划周密的行动。

    原来在两天前,董老师就定下了今天一早要带着她的三名学生去沧浪亭写生。

    等到了今天,吃过早饭,董老师和三名学生就坐着院里的一辆轿车出发了。这辆轿车是政府配给画院院长的公车,让董老师暂时借用了。

    一路顺畅,轿车开到了沧浪亭大门口前。

    大家正准备下车,其中一名学生就说,街角有公共厕所,谁要是需要大小便就先去,这样等一会儿画上画了,就不会因为上厕所被中途打断了。

    另一名学生听了,就放下手里的画具,说要去上厕所,问谁跟她一起。

    庄彩画就跟着她一起下了车,去了街角的那个公共厕所。

    厕所里三个蹲坑,中间那个已经有人了,庄彩画就和她的同学就分别用了左右两侧的。

    庄彩画的同学小便完,对她说,自己在厕所外面等她。

    庄彩画就应道,让她先回去,反正离着也不远,自己一会就回去了。

    她的同学一听,也是这么回事,就离开了。

    等到庄彩画要离开厕所时,在中间蹲坑的那个中年女人原本走在她身后,却突然跨到她面前,掏出一个手绢,特别香,碰了一下她的脸,然后耳边听到一句“跟着我走”,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当庄彩画能够重新感知外界的时候,她是在一辆车上,手脚都被绳子捆着,嘴巴也被勒着。

    庄彩画非常害怕,就闭上眼睛,努力冷静下来,想办法怎么能获救。

    就听车上的三个男子聊着天:“鸟哥,等我们把人交上去,就能拿到钱了吧?”

    “那是一定的,事先不是都说好了吗!”

    “有了这六百块钱,我得买两块好手表。一块自己带,一块预备着以后做聘礼。你呢,你买什么?”

    “我想买电视,就是不知道这钱够不够。”

    突然一道女声响了起来:“哎,别想干缺德事儿啊!”

    庄彩画猛地睁开眼睛,就看到其中一个男人正淫笑着,打量着她:“大姐,啥叫缺德事儿,看她细皮嫩肉的,就是想要享受享受。”

    那个鸟哥开口了:“一个手指头你都别想碰,付给我们钱的人可是说了,要把人干干净净地交给他。”

    “你是不是不想要钱了!你要是真弄这么一水子,恐怕连我们的钱都得飞了!”

    那人的念头打消了,但嘴里却说道:“我都懂,花钱的人不就想要他自己过第一手吗!”

    鸟哥瞪了他一眼:“胡说什么,听说这妞是个什么大家族的小姐,身份不一般。那人出钱不是为了睡她,而是为了换取更大的利益!”

    然后,他们就把庄彩画拎下车,又上了船。

    在发现设了出城关卡之后,他们很紧张,小心地转了船头,就往回划。打算要是出不去苏市,就先把庄彩画藏个隐秘的地方。

    然后,庄彩画就被庄墨象和顾依依给救了。

    做记录的女公安本来是做内勤的,今天被临时分派了这个任务,就是因为庄彩画受了惊吓,表现得很胆小,一直黏着顾依依。周毅就特意找来一名看着比较和蔼的女公安来与庄彩画进行沟通。

    女公安见庄彩画把事情经过都说了一遍,就让她自己看下记录,如果没有错误,即刻签字、按手印。

    庄彩画非常配合地看了一遍这份书面材料,确实是对自己刚才的讲述做了如实记录,就在末尾签上了自己的姓名,并按上了指印。

    顾依依看女公安拿着这份材料,走出了办公室去上交主管领导。

    这才开口问道:“你今天跟着董老师一起写生这个消息,都谁事先知道了?”

    庄彩画想了下:“都知道了吧。昨天还有别的同学问董老师,我们写生能不能再带上几个人。让董老师拒绝了,让她们去找给她们授课的老师。”

    顾依依压低声音:“你仔细想想,与你同车去的一位老师、两名同学,还有一名司机,哪个人有不正常的举动。”

    庄彩画浑身发冷:“你是怀疑她们中有内奸?”

    顾依依嗯了一声:“要不然那些人怎么会知道你什么时间去哪里写生!怎么会有人特意提醒你去厕所!那些要绑走你的人怎么会提前等在厕所里!”

    庄彩画脸色难看起来,低着头仔细地回想,然后猛地抬起头:“提醒我们去上厕所的那名同学,前天下午跟董老师请假,说她家里有事,她要回家一趟。”

    “然后是昨天中午回来的。她家在常县,离苏市很近的。”

    顾依依点点头:“那车上的其他人呢?”

    庄彩画回道:“另一名同学没出去过。哦,对了,昨天我不是单独跟着董老师去参加宴请了吗,她知道后非常不平衡,背地里跟别人讲究我来着。”

    “有人把她的原话告诉我了,就是嫉妒。”

    “那名司机我与他不熟悉,也不知道你有什么异常没。”

    “董老师她嘛,下了课就会回家,所以除了来画院上课和昨晚一起吃饭外,其他的时间我不知道她都做了什么。”

    “不过,当初是我妈把我委托给她教导,所以我觉得不应该是董老师,我相信妈妈的眼光。”

    顾依依笑了笑:“那你去把你刚才跟我说的内容再说给那名女公安,让她把记录补充完整。我们总要让做坏事的人受到惩罚啊。”

    庄彩画当然也想知道究竟是谁“出卖”了她,立刻去补充笔录。

    顾依依站起身走出这间办公室,正好遇到前来找她的庄墨象:“那四个人这么快就审完了?”

    庄墨象应道:“我只问了那个绰号‘老鸟’的人。另两名小混混因为怕事,根本没费事直接都说了。另一人在船上就问过了。”

    顾依依微微皱了下眉:“是不是又是没有有用的线索?”

    庄墨象用手抚了下她的印堂:“不要总皱眉,时间长了会出皱纹的。”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