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五章 脱离险境
    那么,她的这一天生短板就大大不妙了。

    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学会游泳,逐渐消除对江河湖海的恐惧感。

    这样,即使得知了这个消息的那些人,也再不能用这一点来对付依依了。

    如果没了这一致命弱点的依依,即使自己不在她身边,也会放心的吧。因为她将是一个实力不亚于自己队员的强者,足以保护自己了!

    小船在庄墨象的驾驭下,行得飞快。

    顾依依即使怕水,但此刻因为不是孤身一人,而且目测河岸与小船的距离在自己可以安全“着陆”的范畴之内,脸色渐渐缓了回来。

    她索性闭上眼睛,用精神力去探查前方的情况,用鼻子去追踪迷幻药的味道。

    苏市主管治安的副市长接到上级的命令,马上布控下去,全市的主要出市的路口和水道口立刻设卡盘查。

    一只比顾依依乘坐的小船要大上一些的乌篷船,在距离关卡还有几十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在关卡处横着两只大船,每只船上都有六名执法人员。现在,他们正拦住一只想要去城东郊的小船:“婶子,没什么急事,就先回家,改天再出城。”

    婶子连忙打着商量:“我闺女坐月子,我给她送些吃的东西。不信你们看……”

    她指着自家小船上放着一个篮子和一只竹篓子:“这鲫鱼是下奶用的,当妈的奶水少,孩子就吃不饱啊!我这当外婆的,心疼小孩子。”

    “篮子里的是鸡蛋,补身子用的。”

    “让我给闺女把东西送去呗,送完之后,我马上回来。”

    大船上的人很无奈:“婶子,不差这一天,明天再送吧。鱼回家养着,对于你来说应该不是问题的。”

    乌篷船头的男子看着这一幕,走进舱内,再出来时撑着竹篙把船掉了头,沿着河道返了回去。

    大船的人看到,指给一直不甘心还在和他们磨嘴子的妇人:“婶子,你看看,后面的船一看到不允许通行,人家什么都没说,调转船头就回去了。”

    “你应该跟人家好好学习学习,要支持我们的工作……”

    这只回转的乌篷船与庄墨象和顾依依的小船越来越近,庄墨象先把顾依依送到了岸上,这才心无旁骛地回到小船上慢悠悠地划着。

    几十米的距离,转瞬既到,就在两船相遇之时,庄墨象握着船桨,跃上乌篷船,一船桨就把撑竹篙的男子拍翻在地。再补上一脚,这人昏死过去。

    舱中的人听到外面的动静,操起家伙就冲了出来,还没看清来人是谁,就相继倒下,同样昏迷不醒。

    舱中满脸紧张的中年女子,一见大事不好,立时握着一把匕首,抵在庄彩画的脖子上。

    而庄彩画被麻绳捆着手脚,嘴也被用布条勒住,听到外面的动静,明白这是有人来救自己,就急切地盯着门帘。恨不能穿透它,看到外面的情况。

    只可惜这本来就绑走她的人是为了隔绝外人目光新挂上去的帘布,现在却挡住了庄彩画渴望的目光。

    庄墨象挑开帘布,盯着那名中年女子:“谁让你们抓她的?”

    那名女子呆愣了几秒钟,就老实地答道:“是刚才出去的老鸟找的我。他知道我爷爷以前就是干‘拍花子’的,我家还有‘拍花子’的药,就请我去帮忙‘拍’了这个女孩。”

    “我一开始没同意。我爷爷临终前,就嘱咐我爸,旧社会时做这行丢不了命,但现在时代不同了,再做这行当就会被抓起来,轻的被关进监狱,重的就会被枪毙!”

    “明确要求不允许我们再做这行。但老鸟说他是因为和这个女孩的家里有过节,才要绑了她。不会把她卖了,只是想让她家里人拿出些诚意来,把她换回去。”

    “我孩子身体不大好,吃中药已经几年了,家里的那点钱都给他治病用了。”

    “老鸟不知道从哪儿打听到我家缺钱,他就说只要把这个女孩给他‘拍’过去,他马上就付给我五百块钱。”

    “他看我犹豫,就又加了一百块。”

    “我最后就同意了,因为我真的需要这钱给孩子治病。”

    庄墨象问道:“老鸟是谁?”

    中年女子回道:“就是最后出去的那个国字脸,头发乱乱的像鸟窝的那个人。”

    说完了这话,中年女子也倒下了。

    庄墨象捡起掉在地上的匕首,把捆着庄彩画的绳子挑开。

    庄彩画的手脚得到了自由,赶紧自己动手把勒着她嘴的那块布解开,用手揉了揉嘴。

    庄墨象不想耽误时间:“你能走吗?我们赶快离开这里。”

    庄彩画动了动有些发麻的腿脚,船上那几个已经昏迷的人之前用绳子把她捆得太紧,不过血导致成现在这个样子。

    她点点头,认出来这个人就是站在顾依依身旁的那名男子,他来救的自己,难道顾依依不在?为何没看到她呢?

    不过,自从庄彩画看到庄墨象开始,心里就有了强烈的安全感,闻言重重地点头,当然要尽快离开,谁知道这些人还有没有同伙!

    庄墨象先一步走出船舱,等到庄彩画挪着麻得有些不听使唤的脚到了船头,看到庄墨象和顾依依已经站在另一只小船上。

    顾依依朝她摆了下手:“两只船已经连在一起了,你不用害怕,赶紧跨过来,我在这里接着你。”

    好在乌篷船并不高,庄彩画有些颤悠地跨过船舷板,抓住顾依依伸过来的手,蹦了下去。

    小船晃了几晃,庄墨象立时揽住顾依依的肩膀,无声地说道:“别怕!”

    “你坐这里,依依坐到对侧。”庄彩画听到这声安排,就听话地松开顾依依有些凉的手,坐在指定的地方。

    庄墨象指给顾依依的位子是紧挨着自己:“好嘞,我们出发,也好快些上岸……”

    小船因为要拖着乌篷船一起行进,速度要比来时慢了一些。

    意识到自己脱离了险境的庄彩画小声地说道:“谢谢你们!”声音虽小,但里面的感激之情是货真价实的。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