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九章 成为了记忆
    顾依依反正已经被打扰了,索性又多说了一些:“与魏国信陵君魏无忌、赵国平原君赵胜、齐国孟尝君田文并称为‘战国四公子’,是当时着名的政治家、军事家。”

    “楚考烈王,拜黄歇为相,封为春申君,赐淮北地十二县。”

    她笑呵呵地看着小男孩:“现在我再给你讲讲黄浦江的由来。”

    “海市曾是一片荒凉的沼泽地,其中央蜿蜒流淌着一条浅河。雨水多了,就泛滥成灾;雨水少了,河水就会干涸。百姓深受其害。”

    “黄歇任楚令尹时,来到这里,不辞辛劳地弄清这道浅河的来龙去脉,带领百姓疏浚治理,使之向北直接入长江口,一泻而入东海。”

    “从此大江两岸,不再怕旱涝,百姓可以安居乐业。人们感激黄歇的恩德,便将这条大江称作黄歇江,简称黄浦。”

    “后来黄歇被封为春申君,这条江又被称为春申江。”

    顾依依看到小男孩惊讶得张着小嘴,给庄墨象使了个眼色,眼中带着还没有消失的逗趣翩然离去。

    小男孩半天才反应过来:“大姐姐走了呀,她怎么知道得比我还多?”

    这才转身对身边的妇人说道:“阿姨,我们现在就回家,我要去问问小舅,他说的话也不对呀!”

    顾依依马上就把这个小插曲抛到脑后,她和庄墨象已经“转战”到了涌泉坊。

    涌泉坊是海市近代典型的民居,占地半公顷,楼房十六幢。

    海市的弄堂是具有“防卫性”的,所有外来陌生人一旦从总弄进入支弄便处于各家的视线焦点之中。

    因此,顾依依并没有走进弄堂之内,只是站在弄堂口处,探出精神力看过了海市弄堂的模样,就开始观察海市百姓的生活。

    弄堂里横七竖八晾衣竹竿上的衣物;

    不同人家的花盆里有栽凤仙花、宝石花的,更有种青葱、青蒜的;

    还有一位老大爷正躺在躺椅,微闭着眼睛不知在想什么;

    再往里一群孩子有滚铁环的,有跳皮筋的,有弹玻璃球的;

    往深处去,则分布着几处卖小吃点心的摊子……

    兴致颇高的顾依依和庄墨象又去了大名鼎鼎的同乐坊、有水池有梅树的梅泉别墅弄堂、最狭塞却最有生活味道的万宜坊以及巴金曾经住过的武康路上的独立花园洋房。

    已经饿瘪了肚子的顾依依只得结束了海市弄堂之旅,心中却感慨着与千千万万海市人密不可分的石库门、亭子间、过街楼、弄堂以及他们、它们留下的故事,到了几十年后就真的成为了故事,成为了记忆……

    庄墨象带着顾依依直接去了海市的老字号饭店绿波廊,坐下来开始点菜时已经下午一点四十分了。

    等到服务员离开去给厨房下单子,顾依依抚了下前胸:“好险,只差二十分钟就过了中午的饭点,我们差点吃不上午饭了。”

    庄墨象看着她暖暖地说:“不会,我看着时间呢。”

    顾依依没有说话,但一个似赞赏似娇嗔的眼神,立时让她身边的男人从心底温热了起来,毫无预警地握住她的手。

    顾依依吓了一跳,他们进店时着急,直接就坐在了散座点餐,好在现在饭店里的食客只剩下那么一两位,也都快要吃完了,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

    顾依依抖落掉那只包裹着自己左手的大手,瞪了庄墨象一眼。

    庄墨象甚知好歹,规规矩矩地收回自己的手,只是嘴角还挂着温柔的笑。

    菜肴上得不慢,并没有让肚子已经咕咕叫了两声的顾依依多候。

    鲜香甘甜的毛蟹年糕、赛如明珠的水晶虾仁、肥而不腻的百叶结烧肉、红绿相配的草头圈子、鲜嫩滑润的蟹粉豆腐、香甜糯滑的桂花拉糕、香气四溢的油豆腐线粉汤,再加上三碗米饭。

    怎么会是三碗呢?因为两个人着实饿了,过了下午二点,饭店就不再提供饭菜了,当然要备足了才行。

    一顿饭足足吃了四十分钟,顾依依看着饭桌上全部见了底的盘子、碗,这才满意地放下了筷子。不过吃了少一半饭菜的她,并没感觉撑到。

    走出饭店,顾依依颇有感慨地说道:“这家饭店在几年前接待了柬国领导人之后就扬名了,看来现在正是他们的鼎盛时期,饭菜的味道真心不错。”

    两个人放慢了步行的速度,溜达着去了附近的城隍庙。这座在海市一直非常有名的道观,在过去十年中被损坏严重。

    顾依依和庄墨象站在道观的外面,只看了几眼后,就去了与其毗邻的豫园。她心中并不可惜,因为这里不会落寞,它将在九十年代被全面修复,就又恢复了旺盛的香火。

    豫园是一座明代的私家园林,被后人赞叹:奇秀甲于东南!

    豫园占地三十多亩,其中楼台亭阁雅致,有“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得月楼、“水波如绮,藻彩纷披”的绮藻堂、雕梁画栋的晴雪堂。

    顾依依游览这些建筑,当然不会忽略园内参天的古树,甚至轻轻抚摸着已有四百三十余年树龄,树高二十六米的银杏树、树高六点二米,树龄有二百余年的白皮松、树高四点二米,有三百余年树龄的老紫藤。

    嘴里还默念着:万物皆有灵!看得庄墨象越发地觉得依依真是可爱的女孩子。

    驻足在镇园之宝的“玉玲珑”前,顾依依看着这块重达三吨的太湖石,大小孔洞遍布其间,不由笑道:“怪不得说它可以呈现出‘百孔淌泉、百孔冒烟’的奇观!”

    庄墨象两世叠加的见识与学识足称得上广博了,他每到一处,都会为顾依依讲上一段典故。

    两人慢慢地走,细细地看,一直到下午五点半闭园的时间,才从豫园中走出来。

    顾依依想想接下来还有半个月的美好旅程,简直神清气爽,憋了三年终于畅快了。不免暗暗自嘲,真的是本性难移啊!

    海市老饭店离着豫园不远,步行一会儿也就到了。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