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四章 防御珠
    “而我们顾家的敌人现在还隐在暗处,伺机而动。如果他们要是联络上了崔朝阳,让他使出手段对付姑姑和大哥,然后保他之后能够坐上院长宝座。”

    “各位,觉得崔朝阳会同意吗?”

    顾依依此时的目光已经非常清冷:“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他本就不是好人,我们又没有陷害他。既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又能为我们顾家除掉一个潜在的危险,不是一举两得的事情吗!”

    顾承国的脸有些发红,他听到小侄女说的崔朝阳和那些一直在对付顾家的人联合时,就冒了冷汗,是他妇人之仁了。

    顾泽珉却朝他笑着说道:“大哥真的堪称仁心仁术,将来你的医术一定能再进一步的!而我多亏没有学医,做不到大哥这样的纯粹,想来也学不到中医的精髓了。”

    顾承国看着小弟真诚的眼睛,再侧过脸看小侄女同样亲切的目光,心中的自责顿时轻了许多:“哪有那么多纯粹啊,还是应该多考虑一些,不然真的容易出事的。”

    顾爷爷哈哈大笑起来:“亲兄弟就应该这样,为父真是羡慕你们啊!”

    眼中的寂寞一闪而过:“这件事不用你们管了,我去安排。好了,赶紧开饭吧。”

    饭桌上,三个兄弟、一个姐(妹)夫四个人捏着酒盅,也不干杯,吃上几口菜,再彼此举杯喝上一口。

    顾爷爷、顾奶奶看着一家子人,满脸笑容。

    顾承家媳妇对顾依依说道:“你妈只能周末回家,子安就更是了,半个月才能回来一次,要是今天他们也在的话,我们的人就更全了。”

    顾依依知道她是担心自己看到别人家人多,而她妈妈和哥哥偏偏人在京城,却不能回来与大家共进晚餐,再有别的想法。

    顾依依还真不会如此想:“在外求学不都这样,二哥、三哥不是也没能坐在这里。”

    一句话引得顾承国媳妇和顾承家媳妇说起了自己的儿子,就连顾佑东和顾佑南都有些惦念他们,不时地插上一两句话。

    庄墨象则坐在顾依依身边,不时地帮着她夹菜,却没有参与进到之前和现在的话题中。那是顾家的家事,在他还没有与依依订婚之前,当然不会随便发表意见。

    好在顾家人今天看到他跟着顾依依一起前来,没一个人表示惊讶或者不欢迎,庄墨象想着可能是顾泽珉提前打了招呼。

    吃完了晚饭,计婶则把女眷们都推出厨房:“刷个碗还用上三四个人呢,我自己足够了,你们都出去吧。”

    刷完了碗,她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皱着眉想是谁那么可恨,要这么对付顾家人……

    众人一回到客厅,顾承家立刻问起了王司机的事情。他想着自己明天就要离京了,怎么也要把能了解的都了解了,心里好有个底。

    顾依依为了让他们多长些见识,就详细讲起了王司机身上发生的事情。

    果然顾佑南瞪圆了眼睛:“居然是诅咒之术!我原本以为它是很古老的东西,没想到竟然出现在我们身边。”

    顾佑东也是深受刺激:“王叔媳妇居然听外人的,去害王叔,她的心太狠了。”

    顾承家则问了出自己心里最关心的:“依依,你说顺着与王司机媳妇有染的那个男人,又摸到了一个人。”

    “然后呢,我就是想知道,最后找到真正的指使者没?”

    顾爷爷到底关心跟着自己不短时间的人,即使是工作关系,但还是有感情的:“小王的身体能恢复健康吧?”

    顾依依听了这些问题,就回道:“爷爷,王司机的身体能完全恢复的。”

    她看了眼庄墨象,庄墨象马上意会:“最多十天就可以正常工作、生活了。”

    顾爷爷的心放下了不少,说来小王遭此一难,也是因为自己,哎……

    顾依依接着回道:“二伯,即使顺藤摸瓜摸到了另一个人,那也只是个最小的小头目,他根本接触不到组织的核心成员。”

    “即使他把知道全都供出来,但事实显示线索还是断了。遗憾的是我们连他的上级是谁都不知道,更不用谈那个组织的大头儿了。”

    “他的上级和前些天持枪歹徒的上级虽然全都是戴着面具,但不能因此就确定他们同一个人,当然更不能确定他们是一个组织。”

    “但我基本可以确定持枪歹徒那伙人是火凤组织的人。”

    “他们的手段层出不穷,偷袭、下蛊、诅咒、车祸都是他们已经用到的,不知道以后还会出现什么新花样!”

    “在我看来,持枪偷袭固然可恶,但下蛊、诅咒这类术法就更可恨和可怕了。”

    “如果都是火凤组织干的,还好办些。但如果是两个组织,那我们可真是要万分小心了。”

    大家面色凝重,顾爷爷也很担忧:“以后每个人都要小心,别让对方这种见不得人的伎俩得逞!”

    “都跟我进书房去!”

    所有人明白一家之主这是有要紧话要说,就纷纷起身,跟在顾爷爷身后。

    走到客厅门口的顾爷爷突然回身,看着还坐在椅子上的庄墨象:“小象,你也一起来。”

    庄墨象询问地看了顾依依,得到她的回应,这才跟着一起上了楼。

    书房的面积不小,里面摆放着了一张书桌、四把椅子,一面墙的书橱。

    此刻除了顾爷爷和顾奶奶坐下外,其余的人全都站着。

    “这里没有外人,我就开诚布公地讲了。但今天我说的话,出了书房任何人不得再提起!”

    顾爷爷目光犀利地看每个人的面孔上划过,看着他们每个人都郑重点了头,这才开口:“我在年少出来闯荡时,家人送给我三颗防御珠。”

    顾爷爷停下话茬,也不管面前站着的儿孙大多一副懵懂的样子,俯下身,打开书桌最下面抽屉的锁,拿出一只古香古色的木盒子,放在桌面上。

    他用一把三曲两弯的铜钥匙打开了木盒上的铜锁,慢慢打开盒盖,里面是品字格,每个小格子里摆放着一颗拇指甲大小的圆珠子。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