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六章 单纯守着
    这只蛊王啪嗒一声掉落在地,顾依依下意识地说道:“把它弄进暖水瓶里,盖紧塞子!”

    庄墨象觉得这个做法相当可行,探出几缕精神力,裹起这只虫子就扔进了暖水瓶里,随即就塞紧了软木塞。

    暖水瓶里还有少半瓶滚烫的热水,顾依依本来以为这水只能给它洗个热水澡,却没想到这东西居然拼命挣扎、飞起,想要冲出来,没想到吸了热水的软木塞竟然成了它的克星,让它不敢啃噬,慌乱间掉进热水里,虫体瞬间萎缩了……

    顾依依立刻想起,曾经在顾家藏书中看到的有一些蛊虫不怕刀枪、不怕火,却唯独惧怕沸腾的热水或者达到一百摄氏度的水蒸汽!

    要不然在西南地区,就不会有人用蒸煮的手法对付蛊虫了。

    停下闪躲动作的顾依依,这才发现自己不光腿,还有胳膊都是酸软的。

    她不知道来回地跑动、跳跃跟胳膊有什么关系,但现在就是四肢的气力一下子被抽空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疲惫感袭遍全身,顿时感到身体有些摇摇欲坠。

    庄墨象已经顾不得别人怎么想了,上前一把揽住依依的腰身,让她靠在自己的胸前。

    顾依依却仍打起精神说着:“让他们马上准备一蒸锅,把这东西大火蒸上半个小时,不,还是一个小时吧,那样更稳妥一些!”

    庄墨象“看”了眼暖水瓶里面已经蔫了的蛊王,虫体也缩小了两三圈:“就它这状态,也快死了吧?”

    顾依依用手指点了点他的胸大肌:“离死远着呢,即使它变成了虫卵大小,也还留着命呢。千万不能大意!”

    庄墨象被女孩的一根手指弄得身体都紧绷了起来,他刚要把胸前的手握住,就见房门开了。

    门口的六个人听着里面没有动静,就很紧张,他们想看个究竟,是已经把蛊虫制住了,还是里面的人受伤了。

    当看到相拥的两人,田师长着实愣了一下。

    本以为是同志的两人,居然是情侣!可是即使是情侣,也不应该在他们面前这样大胆,抱在一起呀!

    雷震、汪晨曦在罗晋桓四合院里执行任务的那段时间,是见过庄墨象和顾依依十分亲近的,而且他亲口暗示过自己是顾依依的未婚夫。可是,这个男人怎么转瞬之间就搂抱着另一名女子呢!

    二人的脸色有些难看,他们是很佩服这位,但是却不会接受他左拥右抱或者始乱终弃!

    蒋新勇和白峰看到房间内两个人的姿态有些惊讶了,干妹妹绝对是个清楚什么场合做什么事情的人,怎么会在众人的眼皮底下,被个男人抱在怀里,即使这个男人是她的未婚夫也不应该呀!

    但他们很快发现了顾依依眼里的疲惫和有些发白的嘴唇,哪里还顾得上想其它的,非常担心:“这是怎么了,受伤了吗?”

    “快些去医院,别耽误时间!”

    顾依依现在只想赶紧躺在床上,好好睡上一觉,尽快恢复自己的真气和体力!

    遂很简洁地回道:“三哥、白峰哥,我没受伤,只是完全脱力而已……”

    庄墨象则心疼地说道:“田师长,你这里有没有带床的房间?”

    田师长刚说了两个字:“有的。”就被庄墨象截住了,他不想让依依睡在别的男人的床上:“算了!我这里快些告诉你们怎么处理这只蛊虫,就送她回家。”

    刚才的对话,让雷震和汪晨曦听出来了这女孩是顾依依,他们震惊地看着那张陌生而又平凡的脸,心中不免猜测,这究竟是怎么伪装出来的,水平可比他们高多了!

    贺小龙和大山同样反应过来庄墨象怀中的女孩是顾依依,同样看着那张普通得再不能普通的脸,说不出话来。

    庄墨象把如何蒸煮这只祸害的方法清楚地说了一遍,然后又说了一个院子的地址,就是顾依依之前跟踪与王司机媳妇有特殊关系的那个男人,发现了汤万年、苗红、张红丑事的地方。

    让田师长赶紧安排人手把那个频频出手害人的组织里的几个成员抓起来。

    说完,把另一只手中的暖水瓶递给了田师长,庄墨象直接把顾依依横抱在怀里,还不忘了轻声说道:“不要再硬挺着了,现在就睡吧,我这就送你回家。”

    庄墨象清楚依依这次不单单是体力的消耗,更是耗尽了体内真气,甚至是精神力,好在没有透支,不然可不是多睡些觉,多休息几天就能够恢复过来的。

    所以,他现在根本顾不上什么礼仪,即使旁边还有人看着,他也不会让心爱的女孩为了所谓的面子强撑。

    刚才顾依依硬挺着听庄墨象把该交待的都交待了,心下一松,就越发上下眼皮打架了。听到庄墨象的话,她直接闭上眼睛,就陷入了昏睡之中。

    蒋新勇和白峰皱紧了眉头,干妹妹这种状态是生病了,还是受内伤了?

    庄墨象甩下一句:“休息三五天,就会没事的,你们俩不用担心。”就抱着顾依依火速下了楼,把人安置在他的吉普车最后一排的座椅上。

    他把车子开得非常平稳,就为了平躺着的顾依依能少些颠簸,睡得更舒服些。

    等到了四合院所在的胡同口,庄墨象锁好车,抱着顾依依回了家。好在胡同里没有人,不然让一些老大爷、老大妈看到,还不一定怎么感慨呢。

    庄墨象轻轻地把女孩放在炕上,并盖上一条薄毯子。即使知道穿着外衣睡觉不舒服,他也没有去帮依依脱了衣裤。

    现在本就是个保守的年代,他们还没有订婚,庄墨象要是把顾依依的衣裤脱了,即使什么都没做,但这种事情也是会让人非议的,让依依的家人不能接受的。

    更何况他知道自己对于心爱女孩的身体绝对不会无动于衷,即使能够守住最后的防线,但这对于睡得人事不知的依依是极为不尊重的。

    所以庄墨象才只是帮着顾依依脱去鞋袜,就坐在她身边单纯守着,等顾泽珉回来。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