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三章 哭闹
    仝二哥干脆收起手中的报纸:“还说实在不行,医院就要找公安解决了……”

    顾佑南自打家里出了持枪歹徒袭击未遂的事情,遇到事情想得也越来越多了!

    这是谁在算计他:“你们科的那位张护士呢,我得去问问她,怎么这么关心我,第一时间就去我办公室通知。”

    另一名医生真心觉得算计顾佑南的那人着实不聪明,这还没怎么地呢,就露馅了,真是得不偿失。

    他觉得张护士是让人当枪使了,就实事求是地说了一句:“张护士昨晚的夜班啊,现在早就下班了。”

    顾佑南皱了下眉:“就刚才,还不到五分钟前,她本人穿着护士服,去的我办公室。”

    对于有人利用自己算计顾佑南的做法,仝二哥也很生气:“走,我们去护士站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还有啊,以后要是有事,我会亲自给你打电话或者自己去找你,其他人打着我名头说的话,你可千万别相信啊!”

    顾佑南嗯了一声,就和已经起身的仝二哥去了护士站。

    顾依依一心二用,一边看着眼前这位王司机媳妇在这里哭闹,扩大影响,一边注意着顾佑南和仝二哥的对话。

    她先一步探出精神力,去护士站查看了一番,一名护士长带着两名年轻护士,正在做滴流的胶皮管、针头、肌肉注射用的玻璃针管的消毒。

    里面根本没有那个刚才从自己身前跑过去的张护士。那么,她在哪儿呢?

    顾依依记得她当时确实穿着护士服,她既然下夜班了,更不会穿着护士服回家。这样不符合医院的相关规定,而且她如此怪异的打扮,走在回家的路上,会让路过的人都多看一眼的。

    她刚刚做了件坏心的事儿,稍稍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在事后因为衣服而引来别人的注意!

    顾依依开始在医院里搜索起这名张护士来……

    顾佑南和仝二哥一前一后进了护士站,护士长还以为来了病人:“仝医生,还是常规准备吗?”

    仝二哥笑笑:“今天倒是清闲些,还没有急救的病人呢。”

    “我来就是想问一下,我们科的那个张护士什么时候离开护士站的?”

    护士长愣了一下,张护士曾经追求过仝医生,但仝医生根本没看上她,除了工作上,其余时间都尽量避开她。努力了半年也没见一点效果,张护士就偃旗息鼓了。

    怎么现在仝医生一反常态,问起她来了:“小张昨天的夜班,已经下班了。我们交接班之后,她就走了。”

    顾佑南插了一句:“她穿着护士服走的?”

    护士长见这两位医生的脸色严肃,自然不会往歪里想:“没注意啊,接完班,我去库房领消毒液了。再回来时,她人已经走了。”

    护士长问身边另两名护士:“你们俩注意没有?”

    其中一名护士答道:“我去投拖布,回来擦地的时候,她人已经不在了。”

    另一名护士有些不好意思:“那啥,我去上厕所了。”

    仝二哥一听,这是没人看到具体情况了:“那你们能不能看看她的护士服还在吗?”

    护士长不明白为何这两位医生一直在说护士服,朝其中一名护士摆了下手:“你去看看。”

    等那名护士从更衣室回来,皱着眉头:“衣柜锁着,我没看到。”

    护士长转身走到自己办公桌前,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钥匙板。

    那名护士倒是挺机灵,连忙上前接过钥匙板,小跑着出去了。

    不一会儿,她就回来了:“没有护士服。我特意看了张护士的衣柜里面,有一瓶雪花膏、两条发带、一把木梳、一卷卫生纸、几张食堂饭票,别的就没有了。”

    大堂里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有来看病的,还有在医院门口经过听到动静特意进来的。

    这时,医院的书记带着保卫干事过来了:“这位病人家属同志,上一次你来时,我们已经跟你都解释清楚了。”

    “今天你在这里说些是似而非的话儿,很容易让别人误会是我们医院生生隔离了你和病人。其实呢,我们及时施救,然后又积极转院为他治疗,希望病人能够早日痊愈。”

    “你这样做,是对我们医院不满,还是你丈夫的单位不满?”

    王司机媳妇以为医院的领导还会像上一次那样耐心解释,她就趁着这个机会多哭哭,争取让他们心软能够看到那个死鬼。

    可是,没想到医院领导竟然在质问她,她有些慌,脸色发白,流的眼泪更多了。

    那人告诉自己,她做为病人家属有权力哭闹的,谁也奈何不了她。

    那么现在医院的领导是在吓唬自己了?她定下心,干脆坐在了地上,哭声突然大了起来:“我就是想看看孩子他爸呀……呀……呀……”

    别的话儿她也不说了,该说的刚才已经说了,就呀了好几分钟。

    在她哭得都有些没有力气时,旁观的人群里,有一人突然捏着嗓子出声:“你们医院可不能欺负病人家属啊,人家看自己丈夫有什么不对!”

    刚说到这里,还没等围观之人中有人认可呢,就走进来三位公安人员。

    医院书记赶紧迎上去:“您几位可来了!”用手一指地上坐着的女人:“就是她!”

    三位公安人员二话不说,走上前就把人给架起来了,“咔擦、咔擦”两声,赫然给她戴上了一副手铐子。

    王司机媳妇当时就懵了,还没等她有所反应,人就被架出了医院。

    原来,医院书记在王司机媳妇刚来时,就给顾爷爷打了电话请示这事怎么处理。

    顾爷爷在昨天晚上先后接到了庄老、贺老和蒋老爷子的电话,他们都是跟他说案子审问情况的。

    这三位接到田师长对于审问情况的每日一报,就不约而同地想到了顾爷爷。他是这件事的最大受害者,应该要告诉他后续发展情况的。

    于是,顾爷爷就接了三通好心电话,从而知道了审问小组对于王司机媳妇的怀疑。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