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章 手法熟悉
    村长和他的二老婆正在卧室里做运动。庄墨象才没有时间去等,他探出精神力直接把村长的二老婆弄晕了。

    而后悄无声息地进了房间,直视着村长:“说说你们在撤离云省之前留在国内的暗线!”

    “还有一直到一九六五年,三民党留在华夏国西南地区,用来准备反攻大陆的全部人员名单!”

    村长呆愣地看着庄墨象,略一整理这些问题,就非常认真地答道:“这些都握在李将军和他的亲信手里,我那时级别不高,只是个团长,根本接触不到啊!”

    “他走的时候,带走了一半人,说是老弱病残,可是他的亲信、嫡系一个没落啊!”

    “从五一年开始几次攻打云省,都战败退了回来。”

    “弟兄们早就不想打了,想要回台岛去,可是他不同意,呵呵。”

    “到最后,把我们留在这里,说是时刻等待机会反攻大陆。”

    “结果呢,从此以后再没人管我们,我们成了一支没有国籍的军队,有多艰难,谁能知道!”

    “到了六五年,还让我们再次反攻大陆,他们都弃了我们,却还想着让我们去当炮灰,去卖命,谁傻啊!”

    “我们几个主事儿的人一核计,谁都没出兵。就是抗命又能怎样,没人管我们,我们得自己护着自己!”

    “这些年不得不和缅国政府军开战、和印缅联军开战、还要听从李将军的命令反攻大陆、并且和黑帮开战、和缅共开战,我们容易吗?”

    说着说着,村长呜呜哭了起来。

    庄墨象很想说一句:“把你们留下来的李将军,只是拿你们捞政治资本,巩固他在台岛的地位!”

    但村长此刻的状态不能让他分神,要让他把所知道讲完才行。

    “名单我真的不知道,我敢肯定我们留下的这几个带队伍的人都不知道。”

    “不过,我以前参加会议,还有平时听他的亲信吹牛时,听到过几个人来着……”

    等到村长说完了,两眼一闭,直接躺床上昏过去了。等到他再醒来时,不会记得一丝一毫刚刚发生的情形。

    庄墨象毫不耽搁,返身出了村子,回到寄宿的那户人家。直接坐在床上,开始了他的精神力修练。

    待天明之后,吃完了早饭,庄墨象拎起他的背包,挥别两位老人离开了。

    他走后没有半个小时,村长家的大小姐就赶过来,询问村子里可是来了陌生年轻人。等找到这户人家,得知人已经离开,继续他的旅程之后,大发雷霆!

    而后竟然派人去清莱、清迈两地守着,希望能够找到庄墨象。

    这位大小姐很得意地认为,这人一看就是外地人,那是再好不过,直接把人扣到她的房中,也不用担心如果是本地人,他的家人找过来会坏了自己的名声。

    庄墨象不到半天时间,就进入了华夏国的边境之内。

    对守卫在那里的边防军人出具了自己的工作证,并用通讯器向基地发送了调用飞机的命令。

    一个小时后,云省军分区派来的小型军用飞机就出现在庄墨象所在的边防哨所前。

    庄墨象坐在飞机上,收到了诸葛明昊发来的信息,挑重点简要告知了他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京城发生的事情……

    而此时的顾依依刚刚给诸葛明昊打了个电话:“明昊哥,我觉得王司机是中了巫术。”

    “我之前就有被倭国阴阳师定住身形,差点被他的式神给伤了的经历。”

    “我觉得王司机这种身体没有任何异状,但却一直昏迷不醒的情形与我之前遇到的情形极为相似!”

    “你要不要找精通此术的人破解一下?”

    诸葛明昊深觉有理,这也是他忽略的地方,一直以为现在世人也就是用武术、武器或者毒药这些手段害人。

    却忘了有一些与自己一样的奇人异士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做出助纣为虐的事情!

    顾依依刚放下话筒,电话铃声乍然响起,倒是吓了她一跳。

    直接接起电话,就听到蒋新勇非常快速地告诉她:“被抓的持枪歹徒的头儿自杀了!”

    “我和峰子要马上跟着去查看现场,先不说了。”

    顾依依咬着下嘴唇,砰地一声把话筒重重地放下,她十二分地愤怒!

    这种手法太过熟悉,她不再怀疑这次突袭顾家宴席是谁所为!

    只是景权已经被抓,那个久居华夏国的倭国副统领也死了,他们又派来了谁,有这么大的能量策划出影响如此巨大的事情来?好在没有成功!

    是启用了原来暗藏着的火凤组织成员,还是在这段时间内火速发展了在军政系统工作的新成员?

    火凤组织这次的行动是针对整个政局,却恰巧遇上了顾家设宴的时机,还是本来就是针对顾家的?

    顾依依决定出去走走,她还不躲了,她倒要看看对方能奈她何!

    有些事情躲是躲不过的,那她就静候吧!

    好在这一世自己并没有像上一世那样对于暗处的敌人没有防备,她的父母同样吸取了曾经令他们丧命的教训,已经做好了对抗、痛击敌人的准备!

    不过顾依依一向信奉“我们要从战略上藐视敌人,从战术上重视敌人”这句话,所以她找出了一直“压箱底”的那张庄墨象送给她的面具。

    戴好面具,顾依依找出一套极为普通的衣服,穿好后,站在镜子前,看了眼镜子里面相貌平凡的女孩,甚为满意。

    背上背包,出了家门,她信步走到中医学院大门的马路斜对面,一边在马路另一侧慢慢地走过去,一边“看”着在校门口进出的学生们。

    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曾经发生的事儿已经淡化,看样子学校认为校内外总体还是安全的,已经不再限制学生的进出。

    大学里的课程安排得都相对宽松,有的专业、有的班级很可能在每周会有一两天第一堂或者第二堂课没有排课。

    所以在这个时间段还会有从学校里出去的学生,当然也有本地走读的学生从家里赶过来。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