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五章 被打脸
    可是,现在审他的人明确告诉他了,如果不交待就会被枪毙。

    他直觉认为眼前穿军装的中年人没骗他。

    那怎么办呢?是说,还是不说……

    而后,被审歹徒再次抬眼看向田师长:“您能不能给我一夜时间,让我好好想想。明天一早,我就告诉您,我是说还是不说。”

    一直旁听的蒋新勇和白峰差点没惹住,笑出声来。这人挺逗的,也挺不知道好歹的,还讲条件,给他时间让他考虑是不是招供。

    让他们俩没想到的是,田师长居然答应了。

    等把人押回一个单独有人看守的小屋子里,田师长看着明显皱着眉的蒋新勇和白峰,笑着为他们解惑:“现在接着审,也审不出任何有用的东西。”

    “你们还记得昨晚的情形吧,什么都不说。而现在,他已经松动了,那就给他时间犹豫,像他这种情况,等到明天早上,就会招供了。”

    “我们先让一小步无所谓,最后有想要的结果就行。”

    贺小龙笑着扫了一眼雷震:“不能总打,再打就把他要说的话打回去了。”

    “现在让他自己想明白,我们给他适当的缓冲时间,就会收到很好的效果,这将会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然而第二天一早,田师长和贺小龙统统被打脸了。

    那名歹徒被带进审问的地方,坐在椅子上。

    田师长坐在一旁,直接让他的几位下属去审问。

    贺小龙胸有成竹地问道:“想了一夜,想明白了吧,现在交待吧,越详细越好!”

    那名歹徒抬头直直地看向他:“我什么时候说要告诉你了,竟诓我,哼!”

    蒋新勇和白峰对视一眼,这样子还不敌前天审他的情形好呢。

    雷震张口问道:“谁诓你了?”

    那名歹徒到底被雷震打了三次,给打怕了,缩着脑袋不说话了。

    田师长皱着眉头问道:“我没必要诓你,你怎么会这么想?”

    那名歹徒撇了下嘴:“昨天夜里,有人在我呆着的地方外面闲聊,就聊我这事儿来着。人家都说了,我不说,你们定不了罪,我就死不了……”

    房间内除了一副你骗我表情的歹徒,其他人皆是一惊。

    田师长追问道:“你确定,你听到了有人说这话?不是在做梦?”

    那名歹徒很肯定:“当然了。我半夜被尿憋醒了,我就往痰盂里撒尿,撒完尿我听到门口有动静,我就把耳朵贴到门上,然后我就听到了两个人在聊天。”

    田师长对大山说道:“你在这里看好他。”

    说完,拔步就走出去,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他的后面跟着一溜人,这些人也非常关心这事儿究竟是怎么回事。

    田师长黑着脸,让参谋赶紧把昨晚夜间看守那名歹徒的士兵叫来。

    很快有人喊了报告,待他进来,大家一看这人竟然是何东升!

    田师长也是一愣,何东升是正连级,他不可能是看守歹徒的人呐。卫戍区里做看守的一般都是普通士兵,最高会是个班长。

    田师长有些疑惑:“昨天晚上是你看守的010室?”

    何东升敬了个军礼:“报告首长,后半夜是我!”

    田师长一听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儿:“详细说!”

    何东升应道:“报告首长!我昨天半夜陪小王去卫生队,哦,他半夜突然腹痛,满床打滚。”

    “我把小王送过去,卫生队的值班大夫诊断他是急性肠炎,给他打上了消炎的点滴,里面放了‘安定’,他就睡着了。”

    “值班的护士说,不用我陪着了,让我先回去。”

    “说小王点滴打完,还要两个多小时,之后就让他在卫生队休息,正好他们可以随时关注一下他的情况。”

    “让我明天早上再来接他。我一听,有大夫、护士看着,总比我看着强,就不在那陪着了。”

    “回去的途中,正路过看守歹徒的地方,听到那里好像有不对劲的动静,我就过去看。”

    “结果是看守的士兵倒热水喝,不知道怎么被绊了一跤,把暖水瓶打碎了,还摔在那些碎碴子上面。”

    “他就穿个背心,胳膊上全是血,还有被热水烫到的地方,我就让他去卫生队包扎一下,我先替他一会儿。”

    “结果他后来一直没回来,我就一直在那儿守着来的。”

    “等到天亮时,接岗的士兵来了,我就去卫生院接小王。”

    “然后就在卫生队里看到那名士兵了,他不知道怎么就发了高烧。大夫说可能是连烫伤带外伤感染导致的。”

    “大体上就是这么个情况,报告完毕!”

    田师长倒不担心他说谎,何东升交待得很清楚,什么时间在做什么事儿,这些都可以调查的:“你和看守的士兵在一起说了关于歹徒审问的事情吗?”

    何东升皱着眉头回想着:“说了呀,我说让他赶快去卫生队处理一下胳膊,他说他不能离开,里面关着人呢,是持枪歹徒。”

    “我说我替你岗,你赶紧去,你那胳膊看着太吓人了。”

    “他说,这歹徒还没审完呢,那你一定得谨慎些。”

    “就是这些,首长!”

    雷震插话问道:“你们没说什么如果审问的时候什么都不说,定不了罪,人就死不了的话?”

    何东升摇摇头:“没有啊,我们说那些话干什么?当时就急着让人赶快去卫生队了呀。”

    田师长嗯了一声:“小何,你先回去,我这里要是有什么事儿再找你。”

    何东升敬了个军礼,应了声:“是!”转身走出了师长办公室。

    田师长吩咐道:“雷震,你和汪晨曦去调查清楚这事情的前前后后。”

    雷震和汪晨曦领命之后,刚走到办公室门口,就听田师长问道:“小何是你们营的,他平时表现怎么样?”

    雷震转过身答道:“平时遵守纪律,挺谨慎的……上进心忒强,总想着一直升上去……”

    田师长笑了:“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兵!”

    汪晨曦连忙帮雷震解释:“师长,不是的,他是个官迷,哎呀……就是想要抓住一切机会!”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