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六章 告知
    顾泽珉补充道:“妈,您以后可不能什么事想不通,就放心里,一直钻牛角尖。”

    “那样的话,即使身体已经调理好了,还会再生病的!”

    顾奶奶原本以为小孙子刚才的话安慰的成分更大一些,但现在听到小儿子的话,就知道自己的身体极有希望被治愈了。

    连连点头:“泽珉,你放心,妈现在再没有忧愁事儿了……”

    顾爷爷突然想起大儿子跟他说的话:“泽珉,1号首长让你大哥带话,说是想要见见你。”

    “他和我、你妈当年曾是战友,关系还不错。”

    “他可能是觉得,你毕竟是我和你妈流落在外多年的亲骨肉,终于认祖归宗了,他这个做伯伯的,总要见一见。”

    “泽珉,你不用多想。你如果干得好,他自然会让下面的人按规定提拔你。但如果你工作做得一般,他也不会因为你爸爸我的面子给你机会的!”

    顾泽珉听到这个消息,着实一愣。

    自己就是一无名小卒,即使现在冠上了顾姓,也还是一名基层工作人员,真的不值得1号首长分出时间见他一面。

    其实,顾泽珉不知道的是,1号首长还真不是只看在顾孝人的面子就要见他的。

    而是因为他看过那次会议最终整理出来的讨论资料,对当时的宋泽珉的言论非常感兴趣,所以才想着见见他,看看是不是一个可造之材!

    顾泽珉虽然惊讶,但并不会因为要见1号首长就激动或者紧张:“爸,什么时候去见首长?”

    顾爷爷想了一下:“我还是先跟1号首长预约好具体时间,再通知你。”

    顾依依没有用石凤竹叫,只眯了一会儿,就被书房和主卧的电话铃声吵醒了。

    原来是蒋新勇打来的电话,他回去之后和白峰没有回家,直接去了卫戍区。

    田师长倒是默许他们参与进来,并非因为蒋新勇和白峰是首长家的孩子,而是因为他们是这次抓捕歹徒的功臣,而且也是当事者,希望他们在场能够让审问多些助力。

    “那个汤已经化验了,里面有类似蒙汗药的东西。那四个歹徒我和峰子已经按依依告诉的手法,把他们四个弄醒了,现在正在审。”

    “不过,看起来很难审出什么……”

    接电话的是还在主卧室里的顾子安:“背后指使人问不出来……那手枪哪儿来的?土炸弹是谁制的?”

    “你们俩别急,如果能问出一个小问题的答案,再从另外的人身上想办法,也许慢慢也会挖出我们想知道的那个人!”

    顾依依下了床,穿好鞋,直接去了主卧室,进了门一边走一边叫了人:“爷爷、奶奶!”

    然后,迅速坐在顾子安身边:“哥哥,告诉三哥,这几个人在行动前,他们的上级就给了一份我们家宴请的重要客人名单。”

    “其中有庄老、我干爷爷,还有因为临时有事没到的贺老。”

    顾爷爷、顾奶奶看着孙女头发有些乱,就知道她刚刚睡觉来着,本想关心地问问是不是宴席上一直站着陪爸妈去招呼客人累着了,但听到她的话就严肃起来。

    要是真有这么个名单,意味着什么?

    “再加上我爷爷,枪杀这四个人是他们的首要任务!”

    此话一出,就连顾泽珉的脸上都冷峻了许多。

    这话已经不用顾子安转述了,蒋新勇都听得一清二楚,就连站在他旁边,把耳朵贴过去的白峰也听到了。

    这三个兄弟即使隔着电话,此时的表情都是一致的,震惊,而后便是狂怒!

    顾子安率先出声:“爷爷,您和奶奶邀请客人的名单都有谁知道?”

    此时,两位历经风霜的老人家已经冷静下来,努力地在想究竟是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

    顾奶奶慢慢说道:“我们邀请的人很少,就那么几家,与我们家人坐在一起,也超不过两桌。”

    “知道我们邀请的名单除了我们自家人之外,还有计婶、老仝、庄老和贺老。”

    顾爷爷接下话茬:“老仝是我跟他说让他今天早点来,帮我招待客人时,他顺口问的,我就说了。”

    “庄老和贺老都是我打电话过去,他们关心都请了谁,我也没隐瞒,就告诉了他们。”

    “蒋家那边是你们联系的。”顾爷爷看向顾泽珉和顾依依。

    顾依依点点头:“我不知道您都邀请了谁,干爸和干妈也没问。”

    顾爷爷又接着说:“老江那里,我一直犹豫来着,要不要请他。结果他在单位直接到我办公室里说,既然找到了孩子,一定要好好庆祝。”

    “我一想,都是一个单位的,还住在一个大院里,低头不见抬头见,人家都说这种话了,我就邀请了他。”

    “老江倒是没问都请了谁……”

    顾子安皱紧了眉头:“听着都挺正常的呀!”

    顾依依觉得再猜下去有些盲目,就干脆从顾子安手里拿过话筒:“他们的第二个任务就是把土炸弹扔到我们家的院子里,希望炸死的人越多越好!”

    “他们说来参加宴席的人都是京城里有头有脸的人,如果死了一半以上,就会造成巨大影响,他们的目的就达到了。”

    “三哥,你让新霞姐夫和雷大哥着重问一下,我奶奶是在上午十点多时给饭店打电话预订的席面,他们是从什么渠道这么快就得知了这件事?”

    “是饭店里有人给他们通风报信,还是他们来了之后见到送餐的车辆临时起意扮成饭店工作人员的?”

    “还有那些土炸弹是谁制的?难道他们那个组织里面竟然还有这样的人才?还是说军工厂里也有他们的人!”

    “哦,对了,你们把那个汤喂给一只狗试试效果。”

    蒋新勇有些不明白最后一句话:“依依,已经验出来了是蒙汗药,为什么还要试啊?”

    顾依依眨眨眼睛,看着房间里同样看着自己的家人:“前段时间在沈市发生了一件军犬被迷晕偷走的事情,我想知道用的药是不是一种……”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