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八章 进展
    诸葛明昊知道宋依依听得一定很认真,轻咳了一声接着说道:“这时候,有人找上他,让他做这件事,只要成了,就可以给他一千块钱。”

    “他一核计,除去给弟弟盖房子娶媳妇,自己还能剩下不少,存起来以后正好给孩子们上学用。”

    宋依依看了眼正支着耳朵听的顾承家,问道:“达到什么程度算成了?”

    诸葛明昊呵呵笑着:“甭说他们之间还真有这方面的约定,就是发生车祸之后,要么是你二伯最轻程度达到致残,要么就是他撞死了人,被单位开除。”

    宋依依扯了下嘴角:“都是蠢货!”

    “那名修理工不担心,他做了坏事,对方不给他钱吗?”

    诸葛明昊说道:“对方给了他二百块的定金,让他在规定的期限前尽快找机会把事儿给做了,不然让他再也见不到他儿子。”

    宋依依啧了一声:“够嚣张!”

    诸葛明昊同样认为对方面对京城顾家都敢如此做,真的是不想好了:“让他办这事的人,他不认识,据他说,那人一直戴着墨镜。”

    “更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只是那一次给他送定金,并威胁完他之后,临上车前听到那人的司机管他叫‘厉先生’。”

    “大体上就这些,再没问出其他有用的东西了。”

    宋依依立刻道谢:“谢谢明昊哥!”

    “王司机那边怎么样了?”

    诸葛明昊有些严肃:“还没醒呢,我这边会找医生过来看看究竟怎么回事。”

    宋依依皱了下眉:“王司机的脑部没有受伤,他的伤只在头骨。我一开始以为,他是被人下了药,这个时候也该醒了。”

    “倒也不急,只要不过二十四小时,问题都不大。”

    诸葛明昊从庄墨象那里侧面知道了宋依依的医术了得,听她这样说,倒也暗暗松了口气:“那就再等些时间。”

    宋依依想起另外一件事:“明昊哥,沈市那条军犬的事儿怎么样了?”

    诸葛明昊咧了下嘴:“依依妹子,你怎么对沈市的军犬那么念念不忘,是不是因为是小师弟送回去的呀?”

    宋依依听到他明显调侃的语气,脸有些红,但一想到隔着电话,对方又看不到她,有什么可害羞的:“我是觉得此事太过蹊跷,毕竟沈市曾经有火凤组织活动过。”

    诸葛明昊不再开玩笑:“因为你提出的疑点,那边立刻就着手查证,这次速度挺快,没出两个小时,就查出眉目来了。”

    “把军犬偷出来的不是别人,就是那条军犬的训练员!”

    宋依依没有惊讶:“监守自盗,他有没有说是什么原因让他去做这件事的?”

    诸葛明昊答道:“是啊,一切都是他自编自演。什么原因,他还没交代呢。”

    “……我这边有点事儿,先挂电话了。”

    宋依依随后也挂了电话,就把那名修理工的事情对着客厅里早已急不可待的几个人说了一遍。

    顾承家倒是不激动了:“真的是那名学生,可能那位老师也参与其中了呢,呵呵。”

    顾佑南却说道:“爸,你说这段时间要去军医大,会不会自投罗网,不安全啊?”

    顾承家有些不屑地说道:“就凭他们?我既然都已经知道是谁了,你觉得他们还能得逞不!看我怎么收拾他们……”

    说完起身要去书房:“我让人去摸摸情况。”

    刚遛弯回来的顾爷爷和顾奶奶听到二儿子的最后一句话:“摸什么情况?是事情有进展了吗?”

    宋依依只得把刚接的电话内容又复述了一遍,顾爷爷朝着顾承家呵呵笑了两声,只说了三个字:“你真行!”

    任谁都能听出来其中的讽刺,顾承家对于自己差点阴沟里翻船也很是懊恼,但他还是厚着脸皮说道:“爸,我再去让人详细调查清楚。”

    顾爷爷扫了他一眼:“安排好人手,别让他们动不得你,再把爪子伸去小北那里!”

    顾承家的脸立刻严肃起来:“知道了。”

    顾佑南因为爷爷提醒的那句,着实心惊了一下,对呀,他还有个亲弟弟在二军医呢!

    “我去看看爸爸。”话还没说完,人已经去追走出了客厅的顾承家。

    顾立欣感慨了一句:“到底是亲兄弟!”

    顾承国则看着宋泽珉提醒着:“小弟,你上下班都是骑车吗?”

    宋泽珉笑笑:“是啊,这样挺方便的。”

    顾承国却越发地不放心了:“方便是方便,但太不安全了!”

    顾立欣附和道:“确实,坐着四个轮子的,即使撞车了,还有车身挡着呢。你这骑自行车,要是他们使坏,用车撞你,直接撞到的就是你这个人了!”

    宋泽珉仍是微笑着:“没事,我注意些就是了。”

    “倒是大哥,你有没有什么仇敌、竞争对手或者新近得罪的人呢?”

    宋依依也笑着看向顾承国:“是呀,大伯,你好好想一想,不要有遗漏啊。”

    顾承国看到宋泽珉和宋依依这对父女俩神似的表情,一阵无语,以前没发现,现在却越发觉得这两个人特别难对付。

    不过,看到两人笑容里的认真,他也马上认真起来。他们不是那种随便说说的人,难道父亲专车司机发生的事情,还与自己有关吗?

    他仔细想着,顾佑东则睁大了眼睛,也意识到了她爸刚才想到的问题:“小叔是说,王叔那个车祸有可能和爸爸有关?”

    宋泽珉坦然道:“只是猜测而已。”

    “爸爸回想了一下,他说他那里没有能够这么做的仇人。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大哥了。也许那人认为,大哥最大的靠山是爸爸,那就让他没了靠山呗。”

    这话说的轻松,但却让其他人都皱起了眉头。

    有些人的想法确实与常人不同,他们在孤注一掷或者自以为天下人都负了他时,更会做出不可理喻的事情!

    顾承国沉思了半晌之后,终于开口了:“我这个人除了给首长们日常保健或者看病外,基本上不接触外面的人。”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