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四章 清理掉
    修理工解释得很急:“今天上午所有的车都集中到一起时,最开始保养的只有我和他。其他的司机师傅们还没去帮忙。”

    “检修完两辆车,我去上了趟厕所,回来时就看到黑子在顾厅那辆车旁拿着扳子刚刚起身。”

    “当时我还问他不是按停放的顺序保养吗,怎么跳到这辆车了,他说他保养第三辆车时,车上的一个零件掉了,骨碌到这辆车下面,他刚捡起来。说着,还让我看他手里的东西。”

    “我听他这么说就没当回事,没想到竟然是他趁着我不在,趁机动了手脚!”

    说到这里,修理工满脸的气愤:“现在想来,他不是害我吗!”

    “跟我一起搭组工作时,他做坏事,是不是还想着让我背黑锅啊!”

    当保卫处处长问他,知道是谁让黑子这么做时,修理工非常茫然:“不知道啊,让他做这事儿的人绝对不是好人,我可是被他们害苦了!”

    而保卫干事那里,什么也没问出来。

    保卫处处长干脆亲自上阵,还是刚才的说辞,但是黑子却一口咬定他不知道怎么回事。

    当他听说,另一名修理工已经把他供出来了,眼中的阴霾一闪而过:“我还说是他做的呢,他这是栽赃陷害!”

    保卫处处长直接说道:“那你拿出证据来,为什么说是他做的。”

    黑子沉默不语。

    保卫处处长直接让人去核实情况,另一名修理工说他上厕所时遇到过某位同志,是不是属实。

    等下属小跑着回来,告诉保卫处处长另一名修理工说的是事实时,已经在隐蔽处发送了两条指令的诸葛明昊,走进保卫处处长的办公室。

    他发送的指令都是给青龙小队基地工作人员的,一条是派人把医院里的王司机拉到基地去,另一条就是来人把这里的“嫌犯”同样带去基地。

    诸葛明昊跟保安处处长交代了一句,就让车管带着他去汽车修理厂。当然不是坐同一辆车,而是车管在前面开车引路,他开着自己的车跟在后面。

    诸葛明昊回自己的吉普车上时,顾爷爷和顾承家已经安排好了工作,正坐在车上等着呢。

    双方相互问了好,诸葛明昊就开着车跟在车管所开车的后面。还向宋依依反馈了刚才发现顾承家的车被人动了手脚的事情。

    顾佑南不由握紧了拳头,居然有人想让他爸出车祸,太可恶了!

    宋依依没有任何激动,这事情在她的意料之中。但听到了确切的消息,她还是感到心沉了沉。

    到了汽车修理厂,车管才发现顾局长和顾厅都来了,心里不由打起鼓来。现在他们的专车先后出问题,不知道这两位领导会不会让他负连带责任,谁让他是车队的管理者呢。

    车管联系了汽车修理厂的厂长,他们因着经常合作,相互之间很熟。

    车管没敢透露两位领导的身份,只是说他们要去看看出车祸的那辆车。

    汽车修理厂的厂长以为是部领导急着用车,就解释着:“我们正抓紧修着呢。可是先后两次撞击,车体受损有些严重,我们还需要些时间。”

    诸葛明昊不想耽误时间,直入主题:“现在就带我们去看车吧,车该怎么修理就怎么修理,谁都知道这不是着急的事儿。”

    汽车修理厂厂长一听这话,马上笑着应道:“这就带你们过去看车。”

    这次不光顾爷爷、顾承家跟着诸葛明昊,宋依依和顾佑东、顾佑南也跟在后面,他们非常想亲眼看看那辆车到底成了什么模样。

    宋依依看到这辆车时,四名工人在尽力把几处已经被撞凹的车壳复原。

    宋依依对这些外在的表象并不在意,她探出精神力,在车内一寸一寸地逡巡……

    其余别的部位都无任何发现,只是到了司机座位后面的第一排座位上,“看”到那里留有一根黑色三厘米长的头发。

    车内的碎玻璃碴子已经被修理工人清理干净,有些人为痕迹自然会被一起清理掉。

    宋依依无奈地抿了下嘴,现在这个年代根本验不了dna,即使找到了那个人的毛发,能够起到的作用基本为零!

    司机座位四周有不少血迹,估计都是王司机留下的。

    宋依依这一趟特意前来的成效,除了能够确定那名救护车司机所说的车上另有一人属实外,再无任何有用的发现。

    诸葛明昊详细地询问了这辆车的状况,尤其是轿车内部零件的情况,得到的答案是在撞车前应该一切正常。

    宋依依在汽车修理厂里未发一言,跟着众人回到车上。

    这才对诸葛明昊说道:“明昊哥,麻烦你把我们都送回医疗管理部大院。”

    顿了顿,眯着眼睛说道:“车没有问题,那就是人有问题了!”

    诸葛明昊没有回头:“我也是这样想的,要不是那个发生车祸时没有受伤的同车人,要不就是司机本人。”

    “等我这面有了进展,会告诉你的。”

    当车停到医疗管理部大院门口时,宋依依把写有顾爷爷家和罗晋桓家电话号码的纸条留给诸葛明昊,这才告辞下车。

    看着吉普车绝尘而去,一行人转身进了大院,往家走。

    门卫看到顾部长在这个时间回来,很是吃惊,望着走远的顾家人,心里猜测着。

    从大院的门口到顾家的距离并不近,沿途遇到了几位邻居。

    他们看到顾爷爷,都上前打了个招呼,这位是自己丈夫或者儿子的大领导,不管是不是有想要抱上大腿的心思,谁都客气得很。

    顾爷爷面带微笑,一一回应,然后没有一丝异样地走回家,留给这些人一个从容、淡定的背影,也打消了他们心里不确定的念头。

    到了家,刚刚午睡起来的顾奶奶,看着在这个时间回家的老伴和二儿子就是一惊,再看看大孙子和大孙**沉的脸,就知道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当她看到最后进屋的宋依依时,不再端详小孙女的表情,而是异常紧张地问道:“出什么事?是不是泽珉有什么事儿?”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