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一章 放松
    刘家大儿子马上从衣兜里拿出一只长条形盒子,递给宋泽珉:“送给泽珉一支钢笔,希望你到京城之后的工作顺顺利利!”

    宋泽珉当即接了过来,表示了感谢。

    宋依依的嘴角不由抽了一下,还真让自己言中了,各家邻居除了柳老太太送的鸡蛋、李师兄送的肉菜,其他人全部送的都是钢笔。

    其实,宋依依完全能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非年非节送吃喝的东西就显得太俗。

    尤其宋泽珉现在得到了一个非常有利的工作调动,所以凡是在工作单位有个一官半职的人,都会想到送个能够让他在工作上或者日常生活中可以经常使用的礼物为好!

    如果送生活用品,他们又不知道宋泽珉的喜好。因此送个最保险的、还能拿得出手的就是钢笔了。一只好钢笔,尤其是一只金笔,既实用又价格不菲,完全是送给此时的宋泽珉最合时宜的礼物。

    刘家人走了,伍营长有些激动,拉着宋泽珉请教他如果真的能够转业到公安局,应该怎样去开展工作。

    宋依依则交代了一声,就和庄墨象一起去买冷面。

    沈市有一处朝鲜族聚居的地区,被当地人称为“西塔”,与沈市真正的西塔比邻而居。

    沈市做为一座历史古城,尤其在清代初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

    当时的清太宗皇太极下令在盛京城外东、南、西、北建造四座塔寺,分别为东塔永光寺、南塔广慈寺、西塔延寿寺、北塔**寺。

    四座塔寺象征四大金刚威镇四方,护国安民,护佑国无祲灾、五福齐来。

    宋奶奶就曾悄悄跟孙女说,不知道沈市是因为有前皇宫的龙气在,还是因为这四塔真的威力无比,这里确实是少灾少难。

    庄墨象停下车,和宋依依进到商店里。

    宋依依走过卖朝鲜族衣服的柜台,特意瞟了一眼,这颜色真鲜艳,大红、翠绿、艳粉、鹅黄、大紫、湖蓝,即使现在的人们穿的衣服已经脱离了过去的老三色,但仍是没有这些衣服的配色鲜艳大胆。

    又走过了几个卖生活用品的柜台,宋依依在一溜的食品柜台里居然看到了打糕。

    打糕和冷面一样,都是朝鲜族的传统食品。

    打糕因为它是将糯米放到槽子里或者石板上用木棰砸打制成,故此得名。

    朝鲜族的人们每逢年节、老人寿诞、小孩生日、结婚庆典等重大喜庆的日子,都会做打糕,它是喜庆餐桌上必不可少的食品。

    节日送礼尤其是送给娘家的礼物中更不能缺少打糕,因为出嫁的女儿为父母做打糕包含着诚心、爱心和孝心。

    宋依依看到柜台里的打糕有两种,一种是用糯米制作的白打糕,一种是用黄米制作而成的黄打糕,就各买了一些,打算带回家,让爷爷、奶奶和爸爸都尝一尝。

    “打糕蘸着豆面和白砂糖吃,筋道、米香味浓,挺好吃的。”

    宋依依不忘了给庄墨象做介绍,却没想到庄墨象说出来的更专业:“我知道打糕的特点是糯、软、粘、柔,以前……我去延边的时候吃过。”

    宋依依明白了,庄墨象以前出任务的时候吃过,就笑呵呵地给他讲起了趣事:“你知道在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有个约定俗成的做法吗?”

    “就是当孩子高考升学的时候,朝鲜族的考生家长们就会去期盼孩子能去读书的高等学府大门外,在凌晨天还没亮的时候,就把事先在家做好的打糕扔到学校墙上和大门上,扔的越高代表孩子考上大学的希望越大,以此来寓意蒸蒸日上、金榜题名!”

    庄墨象挑眉问道:“去年才恢复高考,考生家长们就去做这种事儿了,真是望子成龙啊?”

    宋依依心下一惊,自己在庄墨象面前说话越来越放松了,竟然忘了刚才说的事情是后世才出现的了。

    只得硬生生找个理由:“我是在学校里……听同学说的,也可能就她家那么做,我听错了吧。”

    宋依依抿着嘴,在心里鄙视自己,这个谎撒的,真是没有水平。

    庄墨象本来听了有些不相信,倒不是不相信宋依依,而是她究竟从哪里听说的,这明显不像真事。如果要是再过个十年、二十年,还有可能……

    他正想着,就听到宋依依的解释,瞧见女孩有些低落的情绪,马上安慰道:“就算只是你同学一家这样做,也挺有意思的。”

    然后,指着卖冷面的柜台:“依依,我们买多少回去?”

    宋依依丢开刚才的小情绪,一边给自己提个醒以后不能什么话都往外说了,这次是说给庄墨象,他没多想,要是说给旁人,会引起别人怀疑的,一边说道:“多买些,冷面能放半个月呢。”

    两人买了十斤冷面,又买了一颗辣白菜,回家了。

    然后,宋依依在宋爷爷的强烈要求下,决定晚饭就做冷面吃。

    宋爷爷也是想尝尝鲜,中午刚吃了大鱼大肉,想着冷面酸酸甜甜、汤汤水水的,正好解腻。

    宋依依本来想要晚上再做顿好吃的,毕竟明天一早就出发了。最起码在放暑假之前,是看不到爷爷、奶奶了。

    宋奶奶何尝不知道孙女的心思,想着依依已经忙活了一上午,要是再忙活晚饭,她也心疼不是:“依依,就吃冷面吧。我和你爷爷上一次吃冷面,还是去年夏天的事儿呢。”

    宋依依一听这话,哪有不应下的道理。

    她回到家时,伍营长一家人也走了,就自责道:“奶奶,我去买冷面前,忘了跟您说,多给伍叔叔家带回去些肉菜了。”

    “今天,伍婶子拿来鸡呀、鱼呀,还有香肠,我都有些担心他家最近一段时间的伙食了。”

    宋奶奶投给孙女一个赞许的目光:“还真让你猜对了。”

    “我从柳家回来时,小伍子的媳妇正在院子里低声训二丫呢。说她吃饭没有姑娘家的斯文模样,还净说些让人下不来台的话。”

    “二丫就跟她妈承认错误,说以后说话一定注意。”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