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二章 保留节目
    沉默着走了一段路,就到了曲园酒楼。

    酒楼的经理显然是认识顾承国的,亲自带着众人进了一间比较考究的单间,墙壁之上悬挂着“曲径通幽处,园中多贵宾”的文人墨宝。

    顾承国直接点了菜,待酒楼经理离开后,才解释道:“我刚才把曲园的拿手好菜基本上都点了,让他们先做着。等一会儿上菜后,菜单上有你们想吃却没有点到的,再点就是。”

    果然,一会儿,一名服务员就送进来一份菜单,轻轻放在旁边供人休息的沙发前的案几上。

    宋依依看没有人去翻菜单,她索性坐在沙发上,拿起菜单,从头到尾浏览了一遍。

    等到其他人都落了座,宋依依才坐到为她留的空位上。

    宋依依的左边是石凤竹,右边是庄墨象。

    坐在石凤竹左边的墨莲,特意探着身子,越过石凤竹,跟宋依依说话:“依依,坐在我和你妈中间多好,我们娘仨好好聊聊天!”

    宋依依的右手立刻被一只温暖的大手紧紧握住了……

    石凤竹白了她一眼:“你总逗弄那孩子干什么!”心里默默又说了一句:“哪有这么当妈的!”

    墨莲扫了眼一直低着头的庄墨象,坐直了身体,轻轻地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想多跟那孩子说几句话。”

    “可是,那孩子明显是话少的人,也不回应我一两句。”

    石凤竹闻言,暗叹一口气,这是母子连心吧。

    可是,她真的没办法告诉墨莲实情。

    因为当时庄家做出了承诺,墨莲肯定也是知道的,即使舍不得,但不是还是以大义为重了嘛!

    石凤竹无声地轻拍了墨莲肩膀两下,以示安慰。

    墨莲的话音虽轻,但对于宋依依和庄墨象来说,那是听得一清二楚。

    宋依依回握了下他的手,复又松开。

    庄墨象朝她笑笑,示意自己没事,但心里还是有些发酸。

    服务员开始陆陆续续地上菜了,一时间菜肴散发的酸辣香气,刺激得在座的各位,不怎么饿的都饿了,已经有些饿的就更饿了。

    子龙脱袍、东安子鸡、剁椒鱼头、酸辣肚尖、红煨甲鱼裙爪、左宗棠鸡、红烧肉、腊味合蒸、宫保虾球、干锅鱼杂、湘味卤鸭、家乡烧丸子、提锅烟笋、干锅千叶豆腐,十四道菜把饭桌摆的满满的。

    酒楼经理最后拿来一瓶湘省当地产的名酒“白沙液”,给每位男顾客斟了一小杯酒,就很有礼貌地离开了。

    顾承国倒是利索,只说了两句话:“谢谢两位对我弟弟的救命之恩!”

    然后,一举杯:“还有另外两位,我敬四位!”

    顾承国一扬脖,就干掉了这杯酒。

    那两人身上还是有着军人的豪爽,二话没说也干了自己的那杯酒。

    其他的男人也紧随其后,干了面前的酒。

    宋依依觉得自己是桌上最小的,多说些话,也不会有人介意,当即开了口:“既然喝了开桌酒,大家就先吃些菜!”

    “想喝酒可以,等到吃了半饱之后,再慢慢喝。”

    说完特意看了宋泽珉、罗晋桓一眼,收回目光时,又扫了庄墨象一眼。

    罗晋桓立刻听话地把酒杯往前推了推:“依依说得对,空腹喝酒对身体不好!”

    宋泽珉不甘落后,脸上笑得越发温和,却说着非常得瑟的话:“还是我女儿好,心疼爸爸……有女儿管着的感觉真好!”

    罗晋桓挑了下眉:“泽珉,你开完会,是不是就得回沈市了。”

    宋泽珉呵呵笑了两声:“我可以想办法调工作啊,调到京城来,我可以天天看到媳妇、孩子!”

    罗晋桓也呵呵笑了两声:“跨省调工作那么好调的!我只能说你的想法不错。”

    桌上的顾家三兄妹相互对了下眼神,心里都有了谱。

    但是,墨莲和庄墨相的关注点就不在调不调工作上了,而是这两人是不是互相看不上眼,酒精下肚,就要借机会吵架吗?

    可是,两人平时一看就知道是淡定、有涵养之人,不应该有如此做派啊!

    墨莲用手轻轻推了推石凤竹,意思让她赶紧说上一两句,平息一下宋泽珉和罗晋桓的火气。

    石凤竹朝她笑笑,用着不大不小的声音说道:“别担心,这是我们家的保留节目!”

    墨莲不由睁大了眼睛,随后用手半遮挡着脸,无声地笑了起来。

    宋泽珉和罗晋桓却丝毫不在意旁人的目光,两人都是活得极为透彻,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的人,所以他们俩在别人诧异的目光中,淡定地吃起了菜。

    还美其名曰:“听依依的话,把身体养护好!”

    回过神的顾承家,开始活跃起气氛来:“各位,这道叫子龙脱袍的菜是有典故的,我给大家讲一讲。”

    果然,那两人挺感兴趣地看向他。

    正要开讲的顾承家,看到庄墨象正夹了裙边放在宋依依的食碟里,然后轻声说:“尝尝水鱼的裙边,湘菜做水鱼有独到的功夫,口感很好。”

    宋依依很自然地用筷子把裙边放进了嘴里,品尝了之后:“果真软滑!甲鱼爪肉质细嫩,也挺好吃的。”

    她的话音未落,庄墨象已然为她夹了甲鱼爪。

    宋依依笑了下才说:“你也吃,我自己都能夹到的。”

    顾承家看着甜甜蜜蜜的一对,突然有些理解为何墨莲一再地逗弄他们了,他也嘴欠地说道:“依依,你可听说过甲鱼有五味俱全之说?”

    宋依依夹了块肚尖,这才快速说道:“甲鱼集鸡、鹿、牛、羊、猪五味于一体。”

    说完这句话,就不再做任何解释,满脸享受地吃起肚尖来。

    顾承家看了眼仍在等他讲典故的那两人,有些不好意思:“我开始讲了啊。”

    “子龙脱袍是一道以鳝鱼为主料的传统湘莱。因为鳝鱼在制作过程中需要经过破鱼、剔骨、去头、脱皮等工序,特别是鳝鱼脱皮,形似古代武将脱袍,所以取名为‘子龙脱袍’。”

    “子龙说的就是三国时期的赵子龙,讲的是他单骑救主的故事。”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