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九章 此顾非彼顾
    墨莲解释道:“德培找顾组长。”

    张金玉惊讶道:“组长?这是什么官职,很小的吧?”

    说完,发现自己插了大人的话儿,脸有些红:“对不起,我只是有些好奇。”

    墨莲早就看出来这孩子被宠得有些娇纵,但本心不坏,遂笑着解围道:“这个组长是专为中央领导治病、保健的医疗小组组长,就相当于古时御医的头儿。”

    张真人倒是点头道:“顾家啊,他家肯定有黑芝。”他可是知晓顾家乃是承载古老医学传承的隐世世家,只不过不知道这个京城的顾家与那个顾家有无关系。

    又等了一个多小时,庄德培和顾组长一起进了家门,带来了黑芝。

    顾组长是个医痴,对权力毫无兴趣,不然也不会做这个组长,而不去卫生部工作。

    他听说张天师在此,为庄墨相解春药,非常感兴趣。

    张天师所习的是道医。

    道医的历史悠久,博大精深,是华夏国传统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

    华夏国的医圣张仲景、药王孙思邈都是道医的代表人物!

    它是随着道教的产生发展而发源兴起的,以《道德经》中的“道”和《黄帝内经》为基本理论,以阴阳五行学说为辨证施治手段。

    道医借用了道家的文化,同时也采用了传统中医的文化,运用一系列独特的内容、医术和方法,形成了特殊的道医流派。

    道医的治病方法除了与中医范围一致的汤药、针灸、引导术外,还有独具特色的符箓、咒语、药签以及祝由、祭祀等治疗方式,这也是它最玄密的地方。

    顾组长听到张天师已经用符箓清除了庄墨相体内的春药,没有亲眼观摩、学习到,甚为遗憾。

    顾家是京城四大世家之一,也是拥有极为特殊地位的世家。因为顾家之人全部学医,且医术高明,无一例外。

    顾老爷子从建国以来就出任卫生部部长,他的医术可不比这些国医差。他的儿女都是由他亲自传授的医术。

    顾组长是他的大儿子,名为顾承国,不喜欢官场,只想好好提高自己的医术。

    二儿子顾承家倒是在卫生部工作,但他兼职在第二军医大学、第四军医大学做客座教授,经常在京城、海市和安市三地来回奔波,却乐此不疲。

    唯一的女儿顾信芳在家里排行老二,在协和医院任副院长,是一名外柔内刚的女强人。

    顾家的孙辈不多,一共四人。顾承国一儿一女、顾承家二个儿子。

    顾信芳因为新婚后不到半年,当时在煤炭工业部任职的丈夫,去煤矿视察工作,在井下遭遇塌方而受伤,命是保住了,但却不能再有自己的孩子了。

    所以,顾信芳对自己的四个侄子、侄女非常好。

    张金波拿着这些药材,按照父亲的吩咐亲自去煎药,就是为了更大地激发出这副药的药性来。

    不过,他看了顾承国好几眼,只觉得这人有些面熟。

    直到浸泡好药材,把药罐放在火上开始煎煮时,张金波才想起来,这人和先前见过的宋子安有四五分像。

    但想到一个姓顾,一个姓宋,就觉得这世间长得相像的人很多,这是碰巧了。更何况,两人又不是十分相像,就不再多想。

    当给庄墨相服下汤药,庄家人的心才落了底。

    庄老和庄德培分别拦住因为已经庄墨相已经无事要走的张家人和顾承国,盛情邀请他们共进晚餐。他们绝对做不出人家帮了大忙,忙活了小半天,到了饭点不留饭的事情。

    墨莲立刻去张罗晚饭,招待这些重要的客人。

    这时,墨莲卧室的电话响了。

    庄德培见妻子在厨房里和勤务兵一起忙活着,就去接了电话。

    原来,宋依依回到家,听雷震说庄婶打电话找她问药材的事儿,就回了电话。

    庄德培一听就明白了,这是当时墨莲想向宋依依求助能否提供黑芝,就说道:“药材已经找到了,谢谢你了,还特意打来电话。”

    刚想再客套几句就挂电话,却被走进房间的墨莲顺过话筒:“依依,回家了。”

    “刚才可给墨姨急坏了,我就想着问问你那里有没有黑芝。”

    宋依依倒是一愣,黑芝可是珍贵药材,一般的病也用不上它啊。

    难道是庄老要用,回想起前段时间,还和师父见面有说有笑的庄老,就他的身体状况根本用不上黑芝的,除非是他想要经常食用,达到延年益寿的目的。

    但如果是想要保健,那就不用墨莲那么心急。

    于是,不解地问道:“墨姨,你用黑芝做什么啊?”

    墨莲斜了眼还在旁边的丈夫,一点都不避讳,就给宋依依讲起了庄墨相的遭遇。

    她喜欢宋依依,觉得自己和她投缘,宋依依也是个有分寸的孩子,即使知道这些,她也不会去跟外人乱说的。

    所以,一直对这事憋着气的她,说得顺畅无比。庄德培给她使的眼色,她也假装没看见。

    庄德培无奈地笑笑,这是家丑啊。不过,也不多宋依依一人知道,估计不定哪天父亲就把这事告诉罗将军了。

    宋依依听得睁大了眼睛,景云霞这是垂死挣扎吗?就不能安安分分地过日子!看来她可以陪着自己哥哥一起在监狱里度过至少几年的时光了。

    “墨姨,那春药解了吗?”

    墨莲答道:“解了,张天师帮忙解的。要不是张天师正巧在饭店里碰到小相,看出来他被下了药,事情还不一定会怎样呢!”

    然后,压低声音说道:“张天师使用符箓解的小相身上的药。”

    “调理身体的汤药就那味黑芝没买到,我想着问问你手里有没有,要是有就拿给我应急。现在不用了,你姨夫从保健治疗小组的顾组长那里借到了黑芝。”

    放下电话的宋依依,没有说话,静坐着想:姓顾,顾家啊!虽然知道此顾非彼顾,但还是忍不住回想起来……

    庄家餐厅里,主客齐齐围坐在一起,共进晚餐。

    庄老特意拿出前段时间罗晋桓匀给他的一小坛药酒,每人倒了一小杯。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