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六章 下药
    何东升连忙站起来劝架:“两位别吵了,都是误会,都是误会。”

    “我代她向你们陪个不是,请原谅。”

    张金玉看着明显要息事宁人的何东升,根本不在乎自己是在人生地不熟的京城:“原谅,可以啊!”

    用手一指景云霞:“让她亲口跟我们道歉!一个无德无福之人……”

    景云霞现在听什么话儿,都会多想。

    无德怎么行,有了好品德、好名声才能嫁入庄家。无福更不能让她接受,自己的爸妈、哥哥全被抓走了,这是诅咒自己也不得好吗!

    景云霞愤而起身,越过中间的饭桌,用手指着张金玉,声音尖锐:“你说谁呢!你有德有福,我怎么没看出来!”

    张金玉满脸的不虞,这人太没礼貌了,伸手就把离自己的脸只有半尺远的手给打落了。

    景云霞动作更快,随手拿起饭桌上的一碗炒肝就泼了过去。

    张金玉的下巴、脖子以及前胸都挂上了炒肝酱红色的汤汁,她啊地一声叫,起身就要回击对方,却被赶过来的何东升拦住。

    张金玉当即红了眼睛,她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欺负过。

    张金波看到妹妹被人泼成这样,顿时生气了,站起身看向何东升:“这人先是言语无故攻击我们,接下来还动了手,你还一直护着她,说吧,这事儿你要怎么解决!”

    何东升一阵词穷,他也知道景云霞做的不对,可是也不能不管呢。

    景云霞哼了一声:“土包子,想在京城耍横,呵呵,你知道我是谁吗!”

    庄墨相把何东升推到他面前的一碗炒肝都喝完了,看到景云霞的做派,再听她说的话,他深深觉得自己以前真是不会看人,怎么把她看成了乖巧懂事的邻居妹妹呢!

    庄墨相站起身,对何东升说道:“老何,我走了,钱放在桌子上了。”说完,迈步就要走。

    景云霞哪里能让好不容易约出来的人就这么走了,挡住他的去路,收敛刚才嚣张的气焰,满脸柔弱地说道:“庄大哥,你看那外地人欺负我,说我丑,还说我无德无福!你得帮我教训他们……”

    语调嗲得庄墨相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再想到景权居然是潜伏在华夏国的倭国人,还有景宁熠这父子俩做过的坏事可不少,那么这个景家的女儿又能好到哪里!

    张金波实在看不上这样发贱的女子,拧着眉头,很是不善地看向庄墨相,难道这人才是三人中地位最高的?

    看到庄墨相的面相,他就是一惊,这男人的家族可是非常有实力的,一下子警惕起来。

    庄墨相出乎旁观食客的意外,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满脸严肃地说道:“我只看到你挑衅你家在先,口头上侮辱还不够,竟然把一碗炒肝都泼到人家女孩子的身上。”

    “好在那碗炒肝放了一阵子,不然刚出锅滚烫滚烫的,还不给人毁容了。到时候你就不用站在这儿了,公安马上就会把你带走!”

    “你做了这样没理的事,却让我来帮你,我是非不分吗!”

    “再说,我俩非亲非故的,我凭什么帮你颠倒黑白!”

    庄墨相铿锵有力的话儿,让眼含泪水的张金玉甚为感动,这人说的真好。

    再抬眼就看到换了便装的张真人走进了饭店,张金玉顾不得旁边还有不少人,极为委屈地叫道:“爸,呜…呜…呜……”

    张真人看了眼哽咽着的女儿,就对张金波说道:“陪你妹妹去洗把脸。”

    然后,看向庄墨相,微微皱了下眉,才开口:“小子,做为你刚才为我女儿仗义执言的回报,我告诉你,你中了春药,马上就会开始发作。”

    此话一出,景云霞就是一哆嗦。

    庄墨相本来不相信,可是他扫到面前挡道的景云霞,脸色大变,再想到他刚刚吃的那碗炒肝,最后把目光定在何东升身上:“你和她合谋吗?”

    何东升一听这话儿,心里就是一颤。当时景云霞向他提出相助要求时,他还纳闷只把庄墨相约出来,让她问几句话儿,确定件事儿,这种回报恩情的方式真的是极为简单。

    现在看来,他是被景云霞骗了。如果她当时对他和盘托出,要给庄墨相下药,与其发生关系,那自己还敢帮这个忙吗?

    当然不敢,否则的话儿,自己不得被拖进泥潭啊!

    何东升狠狠地瞪了景云霞一眼,非常懊悔地说道:“庄少,我们是战友,我怎么能做出暗算你的事儿,暗算了你,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我一点都不知道会是这样,不然我不会答应她把你约出来。”

    这才几分钟过去了,庄墨相果真感觉自己的体内有些发热。不过,还好,只是微微发热。

    庄墨相非常诚挚地对张真人说道:“不知怎么称呼您,非常感谢,不然我没有防备,有可能真会着了某个坏女人的道!”

    这时,张金波和张金玉由一名服务员带着,从饭店后身回来了。

    张金玉下巴和脖子上的汤汁都清洗干净了,但是衣服被染上的污渍即使被擦拭过,仍很清晰地留在胸前。

    张金波走回来的时候,听到了最后几句话,再结合庄墨象有些微红的脸、急促的呼吸,以及周身明显有些提升的体温,他觉得对方没有以势压人、说话公正,自己也应该提醒他几句:“下药人手里应该有解药,你还是赶快把解药要到手。”

    “对了,你结婚了吗?”

    庄墨相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只得如实回答:“没结婚。”

    张金波有些同情他:“要是没有解药,你可要遭罪了!”

    庄墨相的眼睛有些发热,头有些发晕,但他还是看向景云霞:“赶紧把解药给我,不然你就等着承担后果吧。”

    景云霞害怕了,张口就抵赖:“我没下药啊。”

    张金波极为看不上她,几步过去把庄墨相用过的碗拿过来,看了看,又闻了闻,再伸到张真人面前:“爸,她这下的不是一般的药啊!”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