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五章 互讽
    送走了宋依依和他的家人,智妙大师就去智正大师的房间,和他谈论起自己的发现。

    “师兄,这宋依依的确有一双极为特殊的眼睛,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儿,她可以看透人心!”

    智妙大师非常感慨:“没想到,我有生之年居然能遇到这样的奇事……”

    智正大师更为震惊,沉吟了半晌才开口。

    “你知道我为何高兴吗?为何合他们二人八字认为是大吉吗?除却二人八字的确相生相合,更是因为她和小象一样,都拥有异世魂!”

    智妙大师听到这里,明白师兄为了慎重,居然开了天眼。他反倒平静了:“那可真好,小象和她有共同的思想、共同的语言,两人才会真正幸福。”

    “看来他们二人是真正的对等,是真正让人艳羡的夫妻!我和师兄也算了却了一桩心愿。”

    再说,匆匆忙忙赶回宾馆的张真人,没有看到自己的儿女。

    等了一会儿,还不见孩子回来,越发焦急的张真人只得动用搜查符,知道了大致范围的他,就寻了过去。

    原来,张金波和张金玉兄妹二人去了京城百货大楼,不缺钱的他们买了不少东西,准备回家之后送给亲人、朋友。

    等到他们想起去吃饭,早已过了饭点。兄妹二人拎着这些东西,找到他们很早就听说过的天兴居饭店,专门去吃炒肝。

    炒肝是京城的传统名吃,是以猪的肝脏、大肠等为主料,以蒜等为辅料,以淀粉勾芡做成的。

    当口大底小的喇叭形碗,盛上汤汁油亮酱红的炒肝,如宝盏含晶稀而不澥、色泽剔透,非常诱人。

    吃时不用筷子,也不用勺,就用手托着碗底,沿着碗沿一边转着一边抿。肝香肠肥、味浓不腻,再搭配着小包子一起吃,非常有特色!

    兄妹二人是头一次吃炒肝,但是应该怎样吃,他们还是知道的。因为昨晚,张金波特意请教了宾馆的服务员。

    尝过一小碗之后,张金波觉得味道不错,看旁边那一桌的中年汉子先后吃了四碗,他觉得这次回去之后,还不一定什么时候能再来京城,干脆又让服务员端上来八小碗炒肝和一盘子包子。

    于是,兄妹二人的饭桌上摆着一溜装着炒肝的碗,煞是吸引人的目光。

    隔着一桌的另一张饭桌上,坐着两男一女,赫然是庄墨相、他的战友何东升和景云霞。

    庄墨相自从听过他爸妈的分析后,离景云霞远远滴,生怕被沾惹上。

    今天,他和几名战友临时被抽调,做为外围警戒机场,直到倭国访问团安全离开。

    刚回部队,还没去食堂吃饭,就接到平时和他关系不远不近的战友何东升的电话,说自己和朋友在天兴居吃饭,忘了带钱,麻烦他送钱过来救急。

    战友开了口,饿着肚子的庄墨相还是赶去了天兴居,被何东升拉着坐下,才发现何东升所谓的朋友居然是景云霞!

    脸色不渝的庄墨相真想直接站起走人,却被何东升拉住,解释说:“我昨天洗衣服时,把钱都掏出去,结果忘了这事儿。”

    “我想着,庄少是本地人,一定知道天兴居在哪,才冒然相求。真是谢谢你了,这么快赶过来。”

    “看你这架势刚执行任务回来,还没吃午饭吧。”把自己面前的另一碗炒肝推到庄墨相面前:“你先吃着,我请客,谢谢你帮忙,不然我可真要丢人了。”

    看何东升的样子,并没有提到一句景云霞,可能真是单纯地请自己帮忙。庄墨相想着战友的面子不能驳了,吃完这一碗,他找个理由马上离开。

    景云霞脸上的疹子少了很多,但还是疙疙瘩瘩的,所以她一直低着头,也没和庄墨相搭话。

    其实,经过父母、哥哥先后被抓,景云霞非常害怕,害怕自己也被抓进去,更害怕只剩自己一个人,再没有了往日的地位。

    所以,她才想出了这个办法,找到自己父亲曾经施恩的何东升,要求他把庄墨相引过来,自己就是想问问能不能嫁给他。

    何东升前阵子就听庄墨相在战友面前否认过他和景云霞的关系,强调只是住在一个大院里的邻居。

    这事儿虽然让他难办,甚至会遭到庄墨相对自己的反感,但以这种方式偿还了他欠景权的恩情,还是值得的。

    毕竟景权被抓,做为卫戍部队一份子的何东升知道的也不晚。接到景云霞的要求时,想着把自己曾经欠的尽快还上了,就与景权再无任何的关系了,他也心安。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一幕。

    景云霞心里是怨恨的,本来一直以为她会如意嫁给庄墨相,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没想到,好久前她就再也没能进去庄家,不能以庄彩画为桥梁,接触到庄墨相了。

    自己的家人先后出事,让她清醒地意识到,再不采取行动,她就再也没有机会得到庄墨相了!

    在庄墨相面前,景云霞是一定要展现出自己高贵形象的,穿上自己最好看的衣服,绝不能让对方看出在家人出事后,她有任何落魄的模样。

    不过,内心极度的隐忍,在看到外地口音的张金波买了一桌子的炒肝后,景云霞终于找到了发泄口,声音不大不小地讽刺道:“真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张金波和张金玉与景云霞就是隔桌,怎么会听不到!

    张金波皱了下眉头,还是忍下了。对方是个普通人,还是个女人,做为修士,他对于普通人言语上的不尊敬,最多只能小惩,所以他干脆置之不理。

    但是,张金玉侧脸看到一张疙疙瘩瘩的脸上,还带着明显瞧不起自己和哥哥的表情,顿时就炸了。

    张金玉从小到大,都是锦衣玉食,周边的人全都捧着她来,哪里被人这样说过!

    “你说什么?丑女人!”

    景云霞一向最看重的就是容貌,长了疹子的她一直因此烦闷不已,这句话可是捅了她的肺门子:“你说谁是丑女人!你这个又丑又没见识的土包子!”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