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八章 手段
    一  石凤竹又抛出了一个更为有力的理由:“再说,不是还有罗将军在嘛,他怎么会让依依受到伤害。”

    黄秀蓉一想,可不是嘛,罗将军那是什么人物,军中的常胜将军啊!有他在,依依怎么会有危险!

    “好吧,依依留在罗将军身边应该是安全的,是我想岔了!”

    随即转移了话题:“弟妹,你在京城进修多长时间?我们俩抓紧时间多聚聚。”

    石凤竹一见剩下的都是闲聊就起身,从柜子里端出一碟炒葵花籽、一碟熟松子,又泡了一壶茶。

    一个小时后,黄秀蓉留下她带来的一只全聚德烤鸭、一只白魁老号的白水羊头:“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你也没有心思下饭馆,这两样你先吃着。等事情解决了,我和老蒋做东请你吃大餐。”

    然后,带着满满的两饭盒饺子,给石凤竹留下自家的电话号码,告辞而去。

    石凤竹看看手表都下午一点钟了,女儿还没有出来吃饭的意思。

    干脆端了一盘子汪晨曦新下的饺子和装着酱油醋的小碗,并一双筷子,进了屋子。

    宋依依正在将成药装瓶,见石凤竹进来,立时撒娇道:“饿死我了,妈妈真好,把饺子都端进屋里来了。”

    石凤竹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案几之上,微微皱着眉,有些心疼:“依依,以后要按时吃饭,别把胃饿出毛病来!”

    宋依依已经抓起筷子,乖巧地点头应是:“我就这几天,忙过去就好了。”

    此时,罗晋桓在庄家刚刚吃完饭,和庄老、贺老正坐在客厅里。

    刚才的电话是庄老打的,他找罗晋桓过去,就是想着三个人好好商量商量对策。

    庄老皱着眉头很憋气:“德培派出不少人手,还有公安局从旁协助,搜查了这么久,还是没有找到景权!”

    “汤家的人都是一问三不知,景权他媳妇也是一问三不知,我在想他们是嘴紧不说,还是真不知道情况?”

    “还有那个拿毒针的人,就跟哑巴了似的,一个字都没说!”

    贺老一听这么长时间,案情还没有任何进展,脸色立刻不好了:“老庄,你应该告诉你家那小子,对待敌人可不能心慈手软!”

    “怎么可能一点进展没有!该使的手段得使,尤其对那个居然敢在我们国土上杀害我们国人的那个倭人,无论如何都要撬开他的嘴!”

    罗晋桓同样阴着脸:“那倭人携带着生物武器,而且大胆包天地还要使用它!”

    “如果他真的把那毒药扎进人的体内,那种经过提炼变异的未知生物,在适宜的人体内环境中得以繁衍、发育,就会给我们国家带来不知后果的灾难,他的用心何其险恶!”

    “从他做的事情看,他已经不能被称为人了,而是恶魔。对付恶魔,我们还要讲究仁义、律法吗!”

    庄老看着贺老和罗晋桓的表情,已然明白他们的意思:“我这就去给我儿子打电话,让他无论用什么法子都要撬开那倭人的嘴!”

    等到贺老转过身去打电话,贺老和罗晋桓对视一眼,贺老提高音声说道:“老庄,实在不行,让你儿子赶紧找青龙小队,案子拖的时间越长,对我们越不利!”

    庄老知道这件案子已经让儿子处于被动,听到贺老的话儿,他苦笑一声,已然明白了恐怕贺老和罗晋桓都已经不看好他儿子能破案了。

    庄老现在就想着如何能让案件取得进展,能让儿子最终很好地完成这个任务,能够树立起他的威信。

    庄老的表情有些僵,求助青龙小队会不会让别人认为自己儿子能力不足,办事不利呢?

    罗晋桓一眼就看穿了他的想法:“庄老,无论是打仗,还是执行任务,根据实际情况随时调整策略,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由于情况特殊,求助相关部门合作,是合情合理的。如果碍于面子,自己扛着,耽误了这件事的解决时间,从而再引发什么不好的后果,可就得不偿失了!”

    庄老心中一凛,立刻说道:“我这就跟他说明白,不能再耽误时间了,让他赶快向首长申请,请青龙小队帮助。”

    罗晋桓紧绷的神经,这才松了一些。

    他一想到小徒弟头顶上悬挂着一把随时可能伤害到她、甚至取她性命的剑,就忧心不已。

    等庄老打完电话,罗晋桓就起身告辞:“我得回去守着我徒弟,不然我担心她的安全。”

    等到罗晋桓离开了,庄老才叹了口气:“小罗这是怨我儿子处理事情的速度太慢吗?”

    贺老一撇嘴:“别往你脸上贴金,他是真担心他小徒弟,那孩子就跟他自己的后辈一样。”

    “你想想看,他小徒弟短短一个月内就遇到两次事儿,一次比一次严重!”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如果不做好防范,那样的事儿还会有第三次、第四次,直至要了她的性命!”

    “换成你家孩子,你不担心吗?”

    庄老皱着眉头感慨着:“那些人怎么就盯上了小罗的徒弟了呢?真是让人想不明白!”

    接到自己父亲电话的庄德培,放下话筒后,用手按了按太阳穴。他知道几乎所有的知情人都有些等不及了。

    其实,对于那个早已丧失人性的倭国人,审案人已经动用了手段,但却没有收到任何效果。

    庄培德把田师长叫来:“别把人弄死就行,你再想想有什么法子让他把知道的都说出来,要快!再给你一天时间!”

    田师长立刻领命而去,回去召集审案小组的成员一起研究,如何加大力度审问,撬开他的嘴,得到有用的信息!

    大家甚至把古代的酷刑捋了一遍,但是发现这些都会让犯人因此丧命,只得作罢。

    其中一人说道:“我问了一些有经验的人,他们建议我采用疲劳战术,连番审问,不让他休息、睡觉,二十四小时不行,就四十八小时!”

    “总之,就是让他的防御心理全部坍塌,这样才能问出我们想知道的东西。”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