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章 知己
    宋依依也有些遗憾:“是啊,要是买到羊肉就好了。红焖羊肉或者炸羊肉串都挺好吃的……”

    一句话儿,让在座的纯肉食动物们连连咽了好几口唾沫。

    宋依依又解释道:“本来想多做些东北菜,让大家尝尝鲜。但由于季节原因,找不到酸菜,家里也没有血肠,只得作罢。”

    金友发又来了精神:“依依妹子,你是不是要做白肉血肠炖酸菜呀?”

    “我以前听人说过,很有特色、很好吃的!”

    萧为庆插话道:“是酸的吧,还辣吗?”

    宋子安答道:“只酸不辣,这个酸和酸汤鱼的酸不太一样。”

    金友发一听到美食,就从刚刚的囧态中恢复过来,两眼冒着光:“那是不是冬天就可以吃到?”

    蒋新勇呵呵笑着:“老二,冬天就是在京城也吃不到正宗的酸菜。要去东北才行,那里家家户户到了冬天都要渍一大缸酸菜。”

    金友发抬眼看了看宋子安,嘴动了动,没说出来,复又掩饰性地夹了块鸡肉吃起来。

    冯德萱却突然小声开口:“老幺,我寒假的时候,能不能去沈市吃东北大炖菜呀?”

    宋依依侧着脸,笑道:“当然可以,东北大炖菜的种类不少,够你吃几天不重样的。而且冬天去,你可以滑冰、打雪仗,跟你家那边的风景截然不同。”

    宋依依的声音不大,但屋内的人还是能听清楚的。这些人都是从小就在父辈的督促下开始锻炼,更有半数以上系统地学习了家族推崇、甚至独有的功夫,所以要比普通人耳聪目明得多。

    萧为庆吃下了好几口鸡肉炖蘑菇里的蘑菇,鲜美得舌头都要掉了。听到宋依依的话儿,他再次打破少言做派:“依依,寒假的时候,我可以去你在沈市的家做客吗?”

    蒋新勇和白峰几乎同时对他怒目而视,宋子安也扭过头看向他,萧为庆嘴一撇:“你们不要想法太多,我只是想要结交依依这个朋友,能做知己的朋友!”

    他特意把知己两个字咬得极重,还扫视了所有人一眼。

    宋依依听到他的心里话:人生难得知己!依依既聪慧又大气,是和我同类的人,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不由失笑,这位与哥哥同岁的男孩子心思纯净,居然没有顾忌男女性别,只是想要把自己当成哥们,这倒也不错!

    遂应道:“当然可以。不过桂省的气候温暖,不知道你到冰天雪地的环境里能不能适应。”

    萧为庆笑得非常开心:“能的,我可以事先预备好棉袄棉裤。”

    金友发卡巴卡巴眼睛:“依依妹子,要不我也去吧,正好可以和小八做个伴。”

    “还有呀,我们的佛跳墙到冬天食材也差不多备齐了,正好在你家做出来,你和你的家人一起来吃,也算是我的一个心意。”

    冯德萱一听,立时赞同道:“对,老幺,我们和叔婶一起吃,佛跳墙味道好,营养更好,大补的!”

    宋依依倒没拒绝,直接应下:“好啊,那我就等着与你们分享美食了。”

    蒋新勇和白峰不动声色,反正他们和宋家常来常往,寒假有没有其他同学去,他们都是要去的。

    雷霆嚼着乱炖里的五花肉,看来这事儿就定下了,自己要不要参一杠子呢。但就现在他和宋子安的关系,还没有近到能够去人家混饭的地步。

    不过,寒假里去东北的冰雪世界里玩玩,吃吃大炖菜,还有那个佛跳墙,真的挺不错!

    宋子安已经撤掉了自己的小酒盅,还给自己不爱喝酒找了个理由:“我替你们省点酒啊。”

    唐季军却看着他,好心地科普道:“小七,你这是酒量不好吧!那可不行,以后多喝些,渐渐地酒量就大了。”

    “不然等到毕业之后去了部队,大家伙在一起聚餐时,有你遭罪的!”

    方渠河附和道:“可不,老宋同志,你知道嘛,他们都是用平时喝水的搪瓷缸子,装上满满的一缸子白酒,几口就喝净。然后,再倒上一缸子,再接着喝,那架势我现在想起来还有些怕呢!”

    雷震斜了他一眼:“你会怕?你是乐不得的吧。”

    方渠河呵呵笑着:“我是在告诉小七酒量的重要性,战友之间喝酒,可没有虚的。你要是不陪着喝,那哪儿行!”

    宋子安下意识地扫了眼妹妹,还没待开口,大门被人敲响了。

    宋依依“看”到外面的两人,不禁挑了挑眉。

    宋子安做为主人家已经站起身,去院子里应门。

    冯德萱又悄声开口道:“老幺,我想起我和小胖墩在席间打架后,我爷爷训了我,说我没有主人家的风范,跟个客人抢食,丢人!”

    “我刚才又想了想,这事儿确实也怪我自己,谁让我识人不清,随便相信陌生人呢!不然,怎么会让人给骗了!”

    “如此,我也不再计较了。我其实真的不是那么斤斤计较的人,我就是咽不下当然被骗的那口气,还有那顶级的菜品!我之后的十年,再想吃都没有机会了。”

    宋依依没想到这姑娘在吃的时候,竟然还暗暗分析着那事儿,可见她真的上心了。

    于是好心提点道:“你没意识到,无论是你还是他,都是在大人没有允许的情况下,想要喝那个汤的?”

    “就是说你们俩无论后面发生了什么事儿,其实都是狗咬狗一嘴毛!”

    宋依依看到冯德萱瞬间睁大的眼睛,忍着笑接着说:“用直白的话儿说,你们俩这些年的纠纷,就是因为分赃不均起的内讧。二姐,你想想看,我这话儿不中听,但是不是在理?”

    冯德萱的脸越来越红,用左手一捂脸:“哎呀,这么一说,这么多年我的理直气壮岂不是成了笑话!太丢人了!”

    宋依依弯起嘴角劝说道:“二姐,没关系,没人会笑话的,那只是年少时的趣事而已!”

    冯德萱刷地把手拿下来,故作镇静地说道:“对,老幺说的对,那就是小时候的趣事!”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