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八章 小吃货抢食(月票200+)
    向东方看着雷霆锲而不舍的样子,补充道:“我大嫂和依依是真熟,她给依依寄特产都不给我寄,哎!”

    等到大家再抬眼时,蒋新勇和白峰已经离开了。

    宋子安端着那杯咖啡进了客厅:“东方,给你。”

    向东方已经打定主意,无论味道如何都要把它喝下去。遂接过杯子,仰脖就是一大口,一下子喝掉半杯咖啡。

    大家都瞄着他,期待中的表情却没有再出现。

    向东方回味了好一会儿:“就是这个味,我上回去外面喝的和现在的这杯一个味道,好喝!”

    宋子安笑笑,这是妹妹帮着调的,能不好喝嘛。

    客厅里的人接着说说笑笑,虽然好几个人都对宋子安的师父好奇,但谁也没有贸然问出口。

    同学之间,谁都不想显得太功利!

    宋子安的师父究竟是什么等级的首长,也不会影响他们对宋子安本人的看重。但之前有几个人想着把宋子安毕业后拉到自己身边来做助力的打算,倒是要缓缓了。

    十一点半,大门被敲响了。

    厨房里,宋依依正在做最后一道菜酸汤鱼。

    她“看”到大门外站着的正是冯德萱、曹赫和马远山,就对蒋新勇说道:“三哥,帮我开一下门,我同学来了。”

    蒋新勇应着,人就出了厨房,快步走到大门处,打开来,微笑说道:“三位同学快请进!依依在厨房忙活着呢,我先送你们去客厅。”

    看到三人有些惊讶的模样,一边带路,一边解释道:“子安昨天下午给依依打的电话,带同学来家里做客。依依想着,大家都是同龄人,在一起也有话儿说,就同意我们跟你们一起凑个热闹。”

    “先在客厅喝杯热茶,或者吃个水果,再有几分钟就可以吃饭了。”

    说着,蒋新勇迈步先行进了客厅:“各位,依依的三位同学到了。”

    宋子安站起身,迎上去:“快请进!”

    “哎呀,这么客气,不用买礼物的。”

    然后,客厅里的人就看到进来的三人,每人的左右手都拎着东西。萧为庆突然说道:“我们一大群人,空着手来的,好像不大好啊!”

    唐季军也皱起了眉头:“小七,你家附近有没有商店或者供销社,我去买点东西回来。”

    宋子安笑道:“不用买,你要是真想客套,下次来再买不迟。”

    曹赫和马远山从在大门口听到宋依依的干哥说,他们同学也来做客,两人就都有些激动。

    那里面可是有不少军区大院的孩子,还有更多的据说是各大军区军官的孩子,他们凭空得到这么好的一个交友机会,真是要感谢宋依依!

    冯德萱到底是女孩子,一进客厅发现**个男孩子,就有些不好意思。

    马远山看到了雷霆,心里稍微松了下,还好有个认识的,遂主动打招呼:“霆子!”

    雷霆一看是马远山,挺亲近地过来,伸出拳头在他肩窝处打了一下:“哎呦,怎么是你呀!我一直等着认识子安妹妹的同学呢。”

    马远山呵呵笑着:“怎么,让你失望了。”

    宋子安开始给两方人做介绍,先介绍了马远山、曹赫和冯德萱,又开始介绍他宿舍里的几位兄弟。

    倒是没按什么年龄顺序,谁挨得近就先介绍谁,等到把七个人介绍完,宋子安从众人身后拽出金友发:“这是我们宿舍老二,金友发,穗市人。”

    就在这时,冯德萱很是惊讶地看着金友发:“小胖墩!你是小胖墩!”声音中怎么听着,怎么带着咬牙切齿的意思。

    金友发耷拉着眉毛,瘪着嘴,没说话。

    整个客厅的人全都来了精神,这两人认识,可不!一个省的,穗市和佛市离得也挺近!

    可是,让他们来精神的不是因为两人是老乡,而是两人的表情不正常,绝不是只认识的表情!

    此时,宋依依在厨房关了火,把酸汤鱼分别盛在两只盆里,直接进了客厅。

    “哥、三哥,帮我把最后一道上桌。”

    “各位,可以开饭了。有什么话儿到饭桌上接着说。”

    白峰一把揽过金友发的肩膀:“各位,赶紧滴!依依忙活了半天,都吃饭去。”

    宋依依拉着冯德萱往外走的时候,这个姑娘还在瞪着金友发呢!

    宋依依看了她一眼,冯德萱把嘴附在她耳边:“这个死胖子,终于让我找到他了!”

    “依依,你不知道,他可恶着呢。”

    “十年前,我们佛城祖庙在祭祖时,请来了一位做佛跳墙极为厉害的大厨。那天坐席的时候,一人一碗佛跳墙。”

    “我吃着好,就悄悄过去看,那一米七高的大酒坛子里还剩些汤。可是我那时年纪小,个头不高,胳膊也短,长把勺子又让人拿走了。”

    “然后,这个人来了,他也想喝。我们两个小孩子,就在一起想办法呀。”

    “我们想到的办法就是他趴在酒坛子上,用普通饭勺去盛汤,我在下面拽着他的脚,免得他掉进去。然后,盛出来的汤,我们俩一人一半。”

    “可是,这个家伙,过了好一会儿,从酒坛子上蹦下来之后,告诉我他胳膊短没够着。”

    “我一开始还相信来着。可是,我跟他再说话时,看到他牙缝里塞着丝蹄筋。”

    “我这个气啊!你知道不,我扒着酒坛子看时,剩下的汤里就漂着一小细根蹄筋。”

    “他这是撒谎啊!他把汤偷喝了,然后骗我他够不着。”

    “于是,我和他打了一架。他虽然是个小胖墩,力气不小,但我也不怕他,我们俩打得难解难分的时候,大人来了,把我们分开来。”

    “我后来一直到宴席结束后,也没找到他。不然,我一定狠狠揍他一顿!”

    宋依依笑得眼睛弯弯的,这是两个小吃货抢食的故事,真的很有趣。遂转移话题道:“十年前,还能祭祖吗?不是破四旧了吗?”

    冯德萱嘿嘿笑着:“悄悄滴,不让外人知道。”

    宋依依睁大眼睛:“你们又是祭祖,又是吃席,又是佛跳墙,你们怎么悄悄滴!”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