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一章 斗嘴
    庄老爷子立刻说道:“老贺,借你家电话一用。”

    贺老爷子会意,指指就在客厅的电话机:“用吧。”

    于是,庄老爷子给他儿子打了个电话,要景权家这几天的电话通话监听记录。

    庄老爷子在春节一过,就向1号首长打了书面报告,说自己年事已高、精力有限,要求退下来,希望更年轻更有能力的人接替自己。

    他的这一明智之举深得人心。

    虽然大家都知道庄培德已经进入了领导核心,庄老今年无论如何都要退下来的,但上面明令你退下来和你自己要求退下来,给人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

    三天前,1号首长对他报告的批复已经下发了,同时也高度肯定了他为国家和人民做出的贡献!

    庄老用了两天时间完成了工作的全面交接,现在已经是无官一身轻的人了。

    不过,多年来的工作习惯,让他还是非常关注国内外发生的大事。

    近期,他最为上心的就是这件事儿!谁让他觉得这事儿不寻常呢。

    庄老不用工作了,有着大把的时间来琢磨事情。他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把整件事情的前前后后串了起来。

    等着儿子派人送资料的空档,庄老看着罗晋桓说道:“其实,小刘这次的意外,严格说起来,根源还是因为之前你家小徒弟和景家兄妹在俄罗斯餐厅发生的冲突!”

    罗晋桓扫了他一眼,语气非常冲:“什么意思?是要把所有的事情都算到我小徒弟头上!”

    庄老呵呵笑了:“你说你,还是这么护短!”

    “我也没说要把责任都推到你小徒弟身上,只是说这一系列的事情最开始的起因而已。”

    罗晋桓非常不客气地反驳道:“起因是景家兄妹狗眼看人低好不好,你好像把主次给弄反了!”

    “再说,多亏出了景家小子雇小混混的事儿,不然还不知道他家藏着那么大个秘密呢!”

    “如果真的能揪出个大祸害,应该说是我的徒弟立了一大功……”

    庄老用手虚点了点罗晋桓:“想当初,你可不是什么权力都不争,甚至还想把功劳让出去的主儿!”

    “现在倒是变了,还替自己人争起功来了,啧啧!”

    罗晋桓干脆白了他一眼:“我那是争功吗?我是怕经你嘴一说,让我小徒弟背了锅!”

    “不争可以,但绝不能被人冤枉了,还连个话儿都不敢说!”

    罗晋桓顿了顿,突然笑了,看得庄老一惊:“你小子,可别笑!就板着脸挺好,你这一笑,我心里立马没底。每次打仗时,听说你要出损招时,都会这么笑!”

    罗晋桓挑起了眉毛:“我回家时,一定要跟我小徒弟好好学学今天她庄爷爷说的话儿……”

    罗晋桓心里暗爽,你那个最出息的孙子十有**会成为我家的人,我让你现在顺嘴胡诌,我让依依好好记你一笔!

    庄老紧紧抿着嘴,想着罗晋桓话里的意思。

    回去告诉他徒弟自己说的话儿,能起什么作用?让他徒弟对自己没有好印象,那能怎样,自己又不能少块肉!

    再说,我也没说那个女孩什么坏话呀!只是在这儿进行客观分析……

    贺老爷子笑呵呵地看着两人斗嘴,还有点不满意,竟然没一个人拍桌子,哎,岁数大了,气性也小了!

    见庄老爷子和罗晋桓都不说话了,贺老爷子倒是想起个事儿:“小桓子,你小徒弟答应我的药酒,啥时候能给我啊?”

    贺老爷子因为和蒋老爷子是亲家,有一次在蒋家尝到过一小杯药酒,知道这药酒对身体有好处,就一直惦记着。

    罗晋桓应道:“贺老,最快也要等到七八月份。药酒需要时间用酒泡药材啊,不然哪里来的药性。”

    贺老爷子点点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呵呵!我再等三四个月。”

    庄老爷子闻言,立时说道:“还有我的药酒,可不能打赖呀!”

    罗晋桓哼了一声:“既然答应的事儿,自然不会耍赖皮!”

    这时,贺老爷子的警卫员领着一人走进来。

    庄老爷子一看,来人是庄培德的司机,就说道:“资料带来了?”

    那人立刻把手中的一个文件袋恭敬地交给庄老爷子,就快速离开了。

    庄老爷子打开文件袋,从里面拿出几张纸,上面记录着景家四次向外打电话和两次接电话的内容。

    其中一次,是景权媳妇打给帮她儿子手腕复位军医,询问最近一段时间景宁熠应该注意些什么的电话。

    三人轮流看过通话内容,就把那张纸放在一边。

    剩下的五次都是景家媳妇和他父母之间的通话。

    比如在汤宝国被抓后的第二天晚上,景权媳妇打给她妈的电话:

    景权媳妇问:“妈,我爸的身体怎么样了?心脏还难受吗?”

    她妈回答:“身体有些不舒服,就是心脏的毛病。”

    景权媳妇说:“千万别忘了按时吃药,明天一早,就让我大哥陪着我爸去医院看看。”

    她妈说:“行啊。”

    景权媳妇又说:“你们那儿不是有棵十年的人参嘛,给我爸用了吧。”

    她妈说:“用了就没了,要不再等等?”

    景权媳妇说:“不用等,赶快用了好治病!用没了,我再想办法买。”

    她妈说:“那就用了啊。”

    景权媳妇说:“妈,有什么事儿及时给我打电话呀!”

    她妈回答:“知道了,我挂了,得赶紧给你爸吃药去。”

    景权媳妇最后说:“效果怎样,别忘了告诉我啊,妈。”

    三个人皱着眉头,想了半天,庄老爷子问道:“你们俩能看出来什么?”

    贺老爷子叹了口气:“这就是儿女关心父母身体的电话。小桓子,你说呢?”

    罗晋桓应道:“明面上是这个意思,但如果她们之间有暗语,那就很有可能包含着另一种意思。”

    三人又把另外三份记录看了一遍,内容大同小异,不是问身体情况,就是问吃了什么饭菜。

    还有一次是景权娘家妈打电话,说是家里的粮食不太够吃,向女儿要些粮票和油票,让她给送来,好解了燃眉之急。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