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章 监听(月票400+)
    尤老爷子和尤大夫齐齐看向他:“你班上的学生!”

    尤善来确定道:“她叫宋依依,是七七级学生里高考成绩最高的学生。”

    “姬教授认识她,一直对她颇为照顾。”

    尤老爷子眯着眼睛问道:“她会不会是姬少爷的徒弟?”

    尤善来立即否认了:“不会是,她和姬教授的关系一看就不是师徒关系。应该是姬教授和她师父认识!”

    这下子尤老爷子和尤大夫全都眼睛发亮,与姬教授能够说上话的都是杏坛高手!

    尤老爷子猜测道:“会不会是那个小组的组长?”

    尤大夫皱了眉:“不能是啊!那个组长是中医大夫,可是这个女孩会西医外科手术的,而且比我还厉害!”

    尤善来睁大了眼睛,他越发越觉得不可思议!

    尤老爷子不满道:“外科手术的老祖宗是我们华夏人!华佗知道不,那是外科手术的鼻祖!”

    尤大夫有些发蒙:“是啊,那金针和药丸一看就是中医,没想到中医的外科手术那么厉害……”

    他两眼迷茫,回忆着那个女孩的手术动作,确实和他们西医的有所不同。开了那么小的口子,他们根本看不到里面的状况,人家就用手指头把断骨给复位了!

    尤大夫现在觉得头皮发紧,心里发痒。他这几年觉得自己的手术技术碰到了瓶颈,试了多次都没有突破成功,他以为此生止步于此了呢!

    却没想到,今天让他遇到了明显医术高于自己的人,尤大夫的饭也不吃了,兴奋地站起身:“爸妈,我这就回家,给蒋副军长打电话,希望通过他能够见他干女儿一面!”说完,就往外走。

    尤老爷子追到门口,喊了句:“别忘了问那药!”回到饭桌上,再吃起饭来,也是心不在焉的。

    尤老爷子吃完饭,放下筷子,突然目光炯炯地盯着尤善来:“小来,你把你那个学生请来我们家做客呗!明天吧……”

    尤善来无奈打断了尤老爷子的话儿:“爷爷,宋依依请假了,再有一个礼拜才能上学。”

    尤老爷子不解问道:“为啥?中医学得好的人,都懂得养生,她怎么还病了?”

    尤善来只得把之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尤老爷子卡巴卡巴眼睛:“这病肯定是假的!”

    “你想想她都能去医院救人,哪里是有病的样子!”

    “要不我们带着礼物,就以老师看望学生的名义,去她家。哈哈,这个主意好!”

    尤善来看着越来越老小孩的尤老爷子,还是说了句:“爷爷,我不知道她家在哪儿。”

    尤老爷子拍拍他的肩膀:“小来,去学生登记表上查,快去,我在家等着啊!”

    尤善来叹了口气,只得接着泼冷水:“爷爷,她家在外地,她在京城的住处没有登记过,我也不知道她住在哪里。”

    看着一下子失了精神的尤老爷子,他只得说道:“爷爷,您耐心再等七天,等她上学了,我一定安排你们俩见面。”

    尤老爷子这才抬起头:“行,那我就等七天,你可千万别忘了安排呀!”

    尤善来自是又保证了一番。

    贺小龙把罗晋桓送到贺家,本想坐在旁边听听这几位老爷子的真知灼见,却被罗晋桓不客气地吩咐道:“小龙,快些回学院,把东西交给子安,天越来越热,再放该不新鲜了。”

    贺小龙的嘴角又抽了二下:“罗将军,您对徒弟可真好!”

    贺老爷子很理解罗晋桓的心情,孤身一辈子,岁数大了才遇到这么可心懂事的孩子,那是恨不得掏心窝子地对他好:“什么徒弟,那就是你罗爷爷的小辈,继承他血脉的后辈!”

    贺小龙一听,不觉愣住了,爷爷的说法可是非常重了。

    但他看罗晋桓笑眯眯的样子,根本没有反对,那就是认可的意思。心中不免暗叹:宋子安这小子真是走了大运,多少人想着过继给罗将军当儿子、孙子,人家多少年了,一概视而不见,偏偏就选中了他!

    不对,还有他妹妹!这兄妹俩可真是大赢家!

    还以为宋子安是什么小户人家的孩子,现在看来,这才是01班最高家世的孩子呢!

    贺小龙再想到鬼精鬼精的宋依依,身子一抖,他可千万不要得罪这兄妹俩,笑着开口道:“好滴好滴,我这就回学院。您放心,子安马上就能吃到了。”

    说着,贺小龙一溜烟地离开了。

    罗晋桓看了眼对面的贺老爷子和庄老爷子,正色问道:“两位老哥,你们派出去的人,查到什么没有?”

    贺老爷子非常直率:“一直看着景权呢!但没有贴身,上厕所、睡觉什么的,就没人看着了。”

    “上班时,是指派他单位的特定人给盯着。下班时,我派了两人就守在他家外面,只要他出去,就会跟着。”

    “不过,这几天景权规矩得很,上班、下班,没做什么可疑的事儿。”

    罗晋桓皱着眉头:“他家有电话啊,他要是用电话命令手下人行动呢!”

    庄老爷子喝了口茶:“电话已经让德培监听了,他所有打出去的电话或者打进来的电话内容,我们都知道。”

    “不过,都是寻常电话,一共也没几个,大部分是他媳妇打回娘家问候的电话。”

    贺老爷子有些急躁:“这兔崽子,他怎么发出的命令,让人把小刘给撞了,差点没了命。”

    “小刘的老丈人,昨天大半夜跑到我这儿来,一顿哭诉,说是差点让他女儿成了寡妇!求我赶快把坏人捉拿归案,他害怕他女婿再出危险。”

    罗晋桓面无表情地问道:“刘局长随身带着的那枚玉牌是不是没了?东西人家都拿走了,他还能有什么危险!”

    贺老爷子用手一拍桌子:“这兔崽子太嚣张了!”

    庄老爷子连忙给他顺气:“气什么了,一直查,迟早能把他查出来!”

    罗晋桓突然说道:“别忘了,汤宝国身上也是有那个玉牌的,汤家弄不好就是那个组织的。景权媳妇给她娘家打电话,是不是用了什么暗示,发出了命令?”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