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二章 代价
    宋子安语气里的轻松,让蒋新勇和白峰也受到了感染。

    蒋新勇一边开着车,一边放开了原本有些紧绷的心情,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我在外面等你们俩时,心情从没有过的紧张!”

    “再加上今天夜里还阴天,月亮没有、星星也没有,看哪儿都黑漆漆的,多多少少有点吓人。”

    宋子安其实从大院西南角走到景家楼下,就有这种感觉,但随后跟着妹妹进了景家,高度紧张过后,反倒是有些压抑不住的兴奋。

    他调侃道:“这不是正说明连老天爷都在帮我们嘛!”

    蒋新勇听宋子安这样说,呵呵笑着,接着说:“你们知道嘛,两方人马伸胳膊踢腿地干,虽然正大光明,但真是没什么悬念。可是,这么背地里下手,我还从未试过,真的够刺激。”

    “我现在特别佩服那些到敌方卧底窃取情报的同志,真是太不容易了!”

    白峰也有同感:“我也佩服!那得多好的心理素质!”

    “不过,子安和依依居然是从房门进去的,我一开始以为从窗户跳进去才是更好的入户那啥的方式呢。”

    白峰说着说着,脸上重新挂上了嬉笑。

    不管怎样,也算跟景宁熠做了了结,宋依依同样放松了许多:“他们家的窗户都是插好窗划的,那我和哥哥还不如从门进的方便。”

    蒋新勇好奇地问:“我在外面注意听了,怎么会没听到一点动静?有人进来了,他们家人就一点察觉没有吗?”

    宋子安这点上非常佩服妹妹,那些药真的很神奇,不然哪能这么轻易地得了手!

    “是依依事先备好了药,把景家人全都迷晕了。当时,关起门来,我就如同在自家一样放松,不用担惊受怕,想看什么就看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白峰立刻追问道:“什么叫想看什么就看什么?他家还有什么好东西吗?”

    宋子安看了妹妹一眼,见她靠在椅背,嘴角挂着笑,眼睛正在看着车窗外浓重的夜幕,并没有暗示今天在景家见到的情形不能说。

    这才稍稍压低了声音:“我和依依在景家的主卧床头柜里,看到了一枚雕有骷颅头的玉牌。”

    白峰睁大了眼睛:“是和那个汤宝国身上戴着的玉牌一样的吗?”

    宋子安说着自己的猜测:“明早看过了,才知道是不是一样的。但我觉得,很有可能是一样的。”

    “奇怪的是,他家里不是一枚玉牌,在书房里还有十二枚那样的玉牌。”

    蒋新勇皱着眉头说道:“听着像族徽,但会有哪个家族把骷颅头当成家族标志,多不吉利!”

    “再说,景家根本没什么家族根基!景权就是一孤儿,流浪到老区,晕倒在村头。那里的妇女主任看他可怜,才收养了他,后来参了军。”

    白峰却说道:“先不说那玉牌,以后总会有机会弄清楚的。现在说说做了什么吧?给景宁熠了一个什么惩罚?”

    宋子安这才想起,自己当时在景家不好说话,出来之后还没来得及问妹妹呢:“我也不太清楚,依依就是给他扎了几针,喂了颗药丸。”

    说完,宋子安就看向妹妹,等她解释。白峰更是扭着脖子听着。

    蒋新勇从后视镜看到宋依依神游天外的样子:“依依,快讲讲,怎么惩罚的景宁熠!”

    宋依依这才把目光从车窗外收回来,微微蹙着眉,有些懊悔地说:“我刚才回忆了一下小混混手里的画像,那明显是出自女孩之手的。”

    “当时,在景家,我怎么就没想起来这件事儿,真是便宜景云霞了!我应该给她也加点料才对!”

    白峰拧着眉:“这么说那张画像是景云霞画的,这兄妹俩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宋子安虽然始终站在妹妹一边,但还是提醒道:“这只是依依猜测……”

    蒋新勇撇着嘴,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儿:“这事儿,十有**就是她干的,你不知道她平时有多假!”

    宋依依反倒是一下子把事情想开了:“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如果她真的参与了,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你们刚才问我景宁熠来着吧?我呢,给他吃了一颗心悸丸,。”

    “三个月内,他只要运动过量、学业过重、情绪激动或者思虑过多,统统会引发心悸,也就是俗称的心跳过速。”

    白峰嘿嘿笑着:“也就是说,他这三个月就是个废物了!”

    宋依依一本正经地说:“不是的,可以正常吃饭、走路、睡觉的呀!只不过不能吃得多、走得快、睡得少,不然,就会诱发心悸了。”

    “不过,三个月后,药效消失,这些症状也会随之消失。”

    听到此,宋子安的嘴角越来越翘:“依依,还是这么调皮!”

    开着车的蒋新勇却冷静地意识到,那颗药丸只能算是恶作剧,关键的不在它这儿,遂问道:“依依,那几针的作用呢?”

    宋依依眨眨眼睛:“我只是针了肾俞穴和肾经上的几处穴位而已。中医里讲,肾属水、心属火,我只是让他一段时间内心肾不交、水火未济罢了。”

    蒋新勇扬了一下手:“依依,你讲这么专业干什么!是不是就是肾虚,就是……”

    蒋新勇停到这里,不知该怎么往下说,宋依依笑道:“三哥,就是你想的那样,那是主要症状。”

    宋子安略有些不好意思,总觉得妹妹是女孩子,但一想到她是名医生,也就释然了:“依依,这个也是三个月的期限吗?”

    宋依依斜了他一眼:“哥,你觉得我们费了这么大的劲,就换来三个月!”说着,右手伸出三个手指头,在他面前晃了晃。

    宋子安一挑眉:“那是多长时间?”

    宋依依看着他,又晃了晃那三根手指头。

    宋子安恍然大悟:“三年吗?”

    宋依依有些遗憾:“本来想要五年的,但想到时间太长,以后这人的身体就彻底垮了。”

    蒋新勇疑问道:“那如果他家请了大夫,能提前治好吗?”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