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四章 做戏
    虽然那是好几年前的事儿了,但让他们这些大人记忆犹新。

    其中最为有名的一次,与地方上数倍多于他们的人干架,被他们俩用了兵法里的声东击西、诱敌深入、关门打狗,最后大败对方。

    没想到的是,两方人马打出了感情,最后也不打了,还成了朋友。

    文市长面对蒋新勇和白峰,心里加了注意,可不能让这俩小子给自己绕进去。他瞟了眼雷震,还好,这又是个刺头,好在他年纪大了几岁,没和眼前这俩人凑到一起去。

    刚想到这儿,就让他美好的愿望化为了泡影。

    雷震斜着三人:“你们来得还不慢,我以为还要一会儿呢。”

    蒋新勇笑了,知道是他给贺小龙打的电话,态度非常好地应道:“准假我们就出来了。不过担心速度太慢,特意打电话要了一辆车。”

    宋依依突然插话:“给谁打的电话?”

    蒋新勇顺嘴答道:“当然是给我爸……”刚说到了这几个字,就被白峰拉了下胳膊,看到白峰给他使的眼色,马上闭上了嘴巴。

    宋依依现在已经不瞪眼了,瞪眼能管用吗,该说的都说出去了,根本收不回来。但还是气不顺,撅着嘴问:“干爸没说要来吧?”

    蒋新勇看了眼干妹妹,斟酌了一下才说:“我打电话的时候,爸在射击场,是李参谋接的电话,他直接给我派的车。估计一时半会儿,爸还不能知道。”

    宋依依撅起的嘴这才收了回来:“三哥,你这就给干爸打电话,告诉他事情已经解决了,不用担心,更不用过来。”

    蒋新勇用手摩挲了好几下头发,带着笑跟宋依依商量:“依依,等下处理完了,我们回家再打电话吧。部队一训练就要挺长时间,打电话也找不着人的。”

    宋依依看着蒋新勇心虚的样子,再一听他心里想的,倒是心里一暖。

    原来蒋新勇打电话时,蒋国柱确实不在办公室,而是在射击场练习射击。蒋国柱虽然岁数不小了,但有一颗不服输的心。他每天都会锻炼身体,每周至少二次练习射击。

    蒋新勇担心景宁熠他爸插手,所以才会对李参谋说,让他赶快去找他爸,转告他爸有个姓景的人欺负依依,花钱雇了小混混堵截她,前因让他爸打电话问蒋新霞。

    宋依依想,那就赶快把这件事儿了结了吧,回去再跟师父和干爸解释。

    于是,转身站定,微笑着说道:“文市长,谢谢您呀,我这就不耽误您工作了。我们得赶快去公安局做笔录,为尽快破案尽一份力。”

    文市长刚刚从蒋新勇和宋依依的对话给他带来的震惊中回过神,手一摆:“你先别走!我才知道你就是老蒋认的干女儿啊!”

    “别文市长、文市长叫的那么生疏,叫我文伯伯!”

    宋依依从文市长肯于在百忙之中接待她这个无权无势的学生,还能认真听取她的讲述,并及时采取行动,就对他印象很好,遂从善如流地叫道:“文伯伯!”

    随后,补充道:“我叫宋依依,您叫我依依就行。谢谢您今天的帮忙,改天让干爸送您包好茶!”

    文市长很高兴:“哎呦,你这话我爱听,我就爱喝茶。不过,老蒋有好茶吗?”

    宋依依眨眨眼睛:“他要是没有,干爷爷那儿肯定有。”

    文市长哈哈大笑:“这孩子,实诚!不过,你怎么知道我爱喝茶?”

    宋依依微笑地说道:“您用的是紫砂杯,这可是喝茶的好物件。刚才那位叔叔帮您冲了杯茶,我看得清楚,用的是武夷山特级大红袍,这茶叶虽比不上母树大红袍,但也没差多少,绝对是好茶!”

    “感谢人就要诚心诚意,对于您这爱茶人士,要是送您茅台酒,岂不是表错了意!”

    文市长到底是世家子弟,有一些习惯和爱好还是深入骨髓的,他来了精神:“没想到今天让我遇到一懂茶之人!等以后有机会,和文伯伯一起品品茶!”

    宋依依爽快地应下之后,就跟文市长告了别。

    文市长看着这群年轻人的背影,跟他秘书感慨:“这些人别看年轻,都是很优秀的!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一行人出了市政府的大门,直接上了蒋新勇开来的车,赶往市公安局。

    宋依依却突然拍了下脑门,坐在她旁边的宋子安,一把把她的手扯下来,心疼道:“有话说话,你这是干什么?”

    坐在副驾驶位子的白峰也回过头:“依依,怎么了?”

    宋依依苦着脸:“我忘了师父在家等我,嗯,这是上个礼拜天说好的。他会不会着急啊?”

    宋子安很快说道:“先回家,你跟师父解释一下。”

    白峰却说道:“依依,一会儿你就直接回家,我们陪着你同学去公安局做笔录。”

    还没待宋依依回话,曹赫就赞成道:“对,你回家,我们对外就说你受到惊吓,身子不舒服!”

    白峰瞟了他一眼,这小子够损的,怪不得最开始能和景宁熠走到一起去。

    曹赫是实打实地替宋依依打算,他既然决定斩断与景宁熠那边的联系,站到宋依依这边来,当然要为自己人着想:“我们做戏做全套,女孩子被小混混围堵,当然会害怕。”

    “尤其事后,越想越害怕,就生病了,被我们紧急送回家!”

    “我觉得去公安局作证时,就这么说,希望能够加重对方的罪行!”

    宋依依接收到了曹赫的好意,不过却抱怨道:“那要是对外称病,是不是我还得请几天假,在家卧床养病啊?”

    被宋子安刮了鼻子,宋依依一呲牙,才接着说道:“要不然,别人一看就知道我们的说辞是假的!”

    马远山附和道:“是这个理儿。不过,你的功课怎么办?”

    冯德萱快言快语:“求姬教授给老幺补课吧,上一次不就是他给你补的课。”

    宋依依转过头:“二姐,我完全可以自学的,不需要麻烦别人。”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