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八章 闹大
    宋依依接着把话说得更明白一些:“我们前脚把他们送进派出所,后脚就会有人把他们偷偷放了。”

    “到时我再对外说,有人暗中雇了人,去劫我的道,可是连人证都没了,谁会相信!”

    冯德萱马上严肃起来,真是这么回事:“那怎么办?”

    宋依依看向马远山和曹赫:“帮个忙,把他也捆起来吧。”

    两人经过之前的操作,现在已经比较熟练了,抽出喇叭裤的裤腰带,马远山晃了晃手里的皮带:“这个可比麻绳难捆多了。”

    不过,两人还是很快把喇叭裤的两只胳膊给捆结实了。

    宋依依抬眼看了看马远山和曹赫,很认真地说道:“一会儿,我就去处理这件事儿。你们俩是跟着去,还是就此离开?”

    “毕竟到最后,就是跟景家撕破脸皮。如果担心对你们家里有影响,就现在离开,免得让景家知道是你们坏了他们的好事,再记恨上你们。”

    “你们放心,无论留还是走,你们刚才的出手相助,我都会记得!”

    宋依依的话儿说得敞亮,马远山和曹赫听着也舒服。

    马远山略一思考,就决定了:“我跟着你吧,这五个人即使绑着,要是抬腿想跑,你一个人也顾不过来。”

    冯德萱张嘴就刺了一句:“还有我呢!”

    宋依依侧过脸:“二姐,你看你是……”

    还没说完,就让冯德萱给打断了:“不用问,我肯定要留下来。就你一个人,我也不放心!”

    “其他的,你更不用担心。我毕业之后,是要回家乡的,又不想留在京城。他们景家还能把手伸到佛市不成!我没有丝毫顾忌的!”

    宋依依这段时间以来,经历了大大小小的事情,心里已经认可了冯德萱的人品:“好,那一会儿要麻烦二姐了。”

    冯德萱见宋依依没有再劝她,爽快地应下了,非常高兴,朋友才会这样:“行,一会儿我负责看着这五个人!”

    马远山看她们俩说完了话儿,才又开了口:“我留下!我家在津市,而且不在部队系统,景家同样整治不了我家。”

    “至于我小姨家,景家还没有实力去给雷家使绊子。”

    宋依依倒是出了声:“雷家?”

    马远山也不瞒着:“我小姨是雷震的二婶。”

    宋依依倒是笑了:“前几天是雷震帮了我,今天又是你帮了我,没想到我和雷家人还挺有缘。”

    曹赫一直是满脸纠结的样子,迟迟没有说话。

    宋依依见此,干脆给他递了个梯子:“曹同学,我建议你还是先避开吧。”

    “你之前和景宁熠有来往,恐怕他已经把你划入他家的阵营当中。现下要是一下子站在他家的对立面,我想他家十有**会报复你家的。”

    曹赫有些后悔,先前自己太急迫了,才会主动去与景宁熠接触。不过看着宋依依遇事毫不惊慌的样子,越发觉得她更靠谱一些,干脆吐露了糟心事。

    “我家只是有想法,但根本没最后决定,和他家确立同盟。”

    “而且说句实话,我现在根本不想再和他合作。你们想想一个如此阴毒的人,遇到什么紧要关头,还不得把盟友推出去挡祸啊!”

    “或者遭他们什么时候暗算一次,还不得让我家元气大伤呀!”

    “我自己是想要留下的,但我怕家里还不想与景家对立。可是,我现在又不能回家和家人商量,取得他们的同意。”

    马远山一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是这么回事啊!我一开始,还以为你不好意思跟宋依依说要走的事儿呢。原来你是想留下,却担心给家里惹麻烦啊。”

    曹赫拧成疙瘩的眉头突然松开了:“要不我留下,对外宣称我以为这只是普通的地痞、流氓劫道,并不知道他们背后还有人指使?”

    往往心思单纯的人,直觉却是最准的!

    冯德萱因为曹赫帮了宋依依和自己,现在又把心里话说出来,对他的印象改观了不好,就直言道:“我觉得无论你找什么理由,景家都会认定你坏了他们的事儿的这个结果,都会想办法对付你的!”

    曹赫心里一沉,是啊!瞧他们办的事儿,就不是讲道理的人!

    “那我先帮你把人送到地,我再走。”

    马远山问道:“把他们弄哪儿去?”

    宋依依感慨这个年代,没有手机、网络,要不然轻轻松松录段视频,传到网上,短时间内就能够得到舆论的支持!还没有私家车可用,看来接下来只能用11路了!

    “去京城市政府!”

    马远山睁大了眼睛:“你要去告状!”

    宋依依眯了下眼睛:“我一普通老百姓,斗不过官,只能上访,寻求政府的帮助!”

    曹赫也有些吃惊:“你就不怕把事情闹大?”

    宋依依朝他们几人明晃晃地一笑,神情笃定,让他们瞬间就明白了她的意思:我就是要把事情闹大!

    冯德萱两眼冒了光,谁说女子不如男!这不自己身边就有这么一位,胆量、气势全都不差。难道这就是爷爷曾说过自己身上欠缺的?那自己可要好好学学!

    宋依依突然从衣兜掏出一只小玻璃瓶,倒出五粒血红色的药丸,捏开喇叭裤的嘴,投进一粒,把嘴一合,在胸部连拍两个穴位,确定药丸已经下肚,又在中脘穴上不轻不重地一点。

    如法炮制,手法极为流畅地为五个人喂了药。

    这时,吓傻了的喇叭裤才结结巴巴地问:“你给……我们……吃的……是什么?”

    他直觉这绝不是好东西,宋依依的话儿马上证明了他的想法:“听说过‘七日断肠丸’吗?”

    “什么叫七日断肠丸呢?就是你们到了第七天,如果不服解药,就会肠穿肚烂而死。”

    五个小混混齐齐看向这位带着笑的女孩,越发地觉得这笑容好邪恶,不由得抖了三抖。

    宋依依接着恐吓:“你们现在感觉一下,是不是觉得力气越来越小,这就是毒气侵入机体,正气越来越少的缘故!”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