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四章 真牛
    曹喆他爸虽然谋略不及侄子,但他的直觉准啊,这宋依依可不简单,小小年纪居然能够做到不动声色!

    牛志高很快得出结论:“确实只是脱臼,没有骨折!”

    牛志高家祖传中医,也是有本领在身的。不过,古时的许多中医郎中并不会正骨,而牛家祖先恰在此列。

    牛志高原本对于治疗跌打损伤,纯属小白。

    但他自从进入中央领导保健治疗小组后,为了拓展人脉,牛志高还会与京城之中一二流家族,甚至三流家族有所接触。

    因为毕竟新华夏国于四九年建立,到了今时也不过才走过将近三十年的历程,所以京城之中许多权贵之家的根基都在部队。

    即使根据国家建设的需要,有些人已经离开部队,在政府中任职,但他们骨子里还都流淌着军人的果决与热血!

    因此,他们的儿子、孙子,在每家掌舵人的督促之下,都有强身健体的习惯。这些儿孙的父辈都是枪林弹雨中走过来的,他们自然看不惯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

    于是,常有一些人在切磋时,出现跌打损伤的状况。

    牛志高借着为这些家族的老人把脉调理身体的机会,只要遇到有后辈出现外伤的情况,他都以为军医搭把手的理由,在旁边偷艺。

    倒不是对方保守,不传授给他治疗各种外伤的医术,而是牛志高为着脸面,也不能向下面的军医求教。

    本来他在中央领导保健治疗小组里的医术水平就是最末的,如果让人知道他还不会治疗外伤,会被人看低的。

    牛志高心里有些打鼓,他以前只是看着军医正骨,却没自己真正上过手。

    景云霞在旁边催促着:“牛大夫,您快些,不然哥哥还要遭罪!”

    牛志高嘴上应着,心里下了决心,这么多人看着,自己怎么也要手腕复位了才行。

    他快速回忆了一下,以前看到正骨的步骤,左手握住景宁熠右手的小臂前端,右手捏住他的右手,使劲往里一推!

    就听景宁熠哎呦一声,脸上的冷汗滴了下来。

    宋依依不由睁大了眼睛,我去!这牛大夫真牛!

    他这正骨的手法根本就不对,换句话说,他就不会正骨,居然就敢想当然地给人骨骼复位!

    多亏这只是腕骨,如果是脊椎或者肋骨,就他这个胆大包天的门外汉,轻则能导致伤者内脏受损,重则瘫痪,甚至死亡!

    宋依依垂下眼帘,这手腕要是被牛志高再这么使蛮力瞎推上两回,即使之后再找个明白人给复好位,将来也会落个习惯性脱臼的毛病!

    刚才还想用那只手打自己的脸,现在这个样子算不算老天看不惯他的嚣张,在帮自己出气!

    虽然如此想,唯心了一些,但宋依依是重活一世的人,她还真的有些相信了因果循环。

    牛志高咽了口唾沫,摆出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景少,您活动活动手腕,应该可以了。”

    景宁熠在众人的目光中,想要转动一下手腕,却发现疼痛虽然比刚才减轻了不少,但还是不能活动。他皱着眉头说道:“牛大夫,手腕动不了,好像被卡住了一样。”

    牛志高睁大了眼睛:“不应该呀,我再看看。”

    用手仔细又摸了一圈,才发现可能用的力量大了,腕骨又在另一侧有些脱出。但牛志高不敢说出来,只得含混地带过:“你这情况有些特殊,我再微调一下。”

    这次,牛志高没敢用那么大劲,可是却因他心态犹豫,动作迟缓,又让景宁熠忍不住疼连叫了两声。

    景宁熠这次没用他说话,直接试了下复位的手腕,然后白着脸问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活动起来,没有以前顺畅呢?”

    牛志高非常肯定地说道:“你这刚复位,要养几天,伤筋动骨一百天嘛!现在肯定不舒服,等过几天就好了。”

    宋依依紧抿着嘴,免得撑不住笑出来。这个牛志高骗起不懂的人来,真是毫无负担。

    咦,不对呀!现场不是还有曹喆他爸这个医生嘛。宋依依扫了那位刚刚说自己不会正骨的曹医生一眼,果真见他正皱着眉头,一脸的不认同。

    但可能因为自己确实不太懂正骨,虽然认为牛志高说的不对,但也没有出声反驳。

    牛志高的话儿,倒真是把景宁熠给糊弄住了。

    汪晨曦倒是个实在人,捅捅雷震,声音不高不低地问道:“我怎么看着这个大夫的手法,跟我们薛大夫的不太一样啊!”

    “上回小何的手腕不是脱臼了嘛,薛大夫一下子就给端上了,而且只是缓了一小会儿,就可以活动了,不用歇好几天呢?”

    汪晨曦看着雷震瞪了他一眼,以为是不相信他说的话,转身就把身旁的人拽过来:“小何,你说,上回你出任务受了点伤,除了皮外伤之外,是不是手腕脱臼来着。”

    小何点点头。

    汪晨曦这下子来了精神,嗓门也大了:“是不是薛大夫把你手腕端上了之后,你就能动了?”

    小何又点点头。

    汪晨曦朝雷震一抬下巴:“你看,我说的是实情!我什么时候撒过谎!”

    雷震又瞪了他一眼,这个木头脑袋,我是不相信你话吗,我是让你别说了!

    汪晨曦以为雷震觉得他说的夸张呢,也犯了倔:“小何,你是不是根本不用养着,过了半个多钟头,你就正常参加训练了?”

    小何弄明白了雷震的意思,就笑着说:“老汪,大夫和大夫不同,手法不一样、注意事项不一样,这属于正常现象!”心里却在说,这个牛大夫比我们薛大夫可差远了。

    雷震担心汪晨曦接着在说出点什么,提醒了景宁熠,就开口道:“嫂子,你和依依妹子怎么来的,要不我们送你们回去?”

    蒋新霞多明白个人呐,当即应道:“那太好了,我和依依是坐公共汽车来的,那我俩就搭你车了!”

    说完之后,她习惯性地看向宋依依,宋依依觉得该看的热闹都看完了,这个时候正好是撤退的好时机:“好呀,可以少走路、早回家了!”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