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四章 吃煎饼馃子听相声
    宋依依当然知道这几家饭馆,在老津市人心中的地位:“那今天去哪家?”

    庄墨象想了一下:“要不我们午饭和晚饭都在津市吃,不是熄灯前回学校,就可以吗?”

    宋依依愉快地答应着:“好呀!那就先去登瀛楼和红旗饭庄吧。”

    宋依依和庄墨象进到登瀛楼时,已过正午时分,但饭馆的生意依然火爆。

    宋依依没想到服务员,直接把他们带到了,楼上的一间雅致的小包房里。

    等二人点好了菜,服务员离开后,宋依依笑着说:“我还以为要等位呢,没想到你这么细心,事先订好了包房!”

    庄墨象听着这明显夸奖的话儿,倒是矜持了:“这是我应该做的,我以后会再接再励……”

    宋依依却风马牛不相及地问道:“你们队里,发什么样的外伤药啊?”

    庄墨象把自己的看法,如实说了出来:“都是队医自己配的。比一般的能好些,但作用也不是那么可心。”

    宋依依用手托着下巴,看了眼新上的茶水,垂下眼帘:“我这几天,给你配些外伤药,不一定比你们队里的好,但是平常的跌打损伤,还是有效的。”

    半晌没有回应,宋依依抬起眼,却发现庄墨象咧着嘴,正在那里看着自己,无声地傻笑呢!

    宋依依担心他,把药效想得太好:“我可事先说明,那可不是什么灵丹妙药,只能算是中等的外伤药。”

    庄墨象的表情,终于恢复了正常。但是说出的话,却还是荡漾不已:“不管药效如何,你这么关心我,都让我感觉到幸福无比!”

    好在接下来,服务不停地端上来一盘又一盘的菜肴,才拯救了宋依依越来越薄的脸皮。

    美食当前,宋依依马上表现出来了,强劲的战斗力。

    登瀛楼的头牌菜就是醋椒鱼,也叫糟熘活鱼。

    宋依依直接下筷,夹了一块鱼肉,放进嘴里。鱼肉鲜嫩,和着醋椒带出来的乳白色汤汁,让人立时感到了它的鲜、咸美味!

    等到鱼肉经过嗓子,使得咽喉部都透着酸香;最后,胡椒的微辣从食道,一路扩散开来,舒服得宋依依微微眯上了眼睛。

    庄墨象的服务相当到位,他马上在宋依依空了的食碟里,补上了一大块鱼肉。随后,自己也夹了一块,只不过比之前的那块略小些。

    宋依依的胃口被这道醋椒鱼,完全打开了。

    炸烹虾球、金牌香酥鸡、烩乌鱼蛋、九转大肠,每道菜都被宋依依和庄墨象,扫荡得只剩些汤汁。

    主食点的是煎饺,猪肉、虾仁和海参搭配的肉三鲜饺子,被油煎的金黄诱人。

    宋依依一边吃着,一边说:“别光顾着给我夹,你也多吃。”

    庄墨象笑道:“放心好了,给你夹完,我都会马上夹给自己一筷子,我们俩得同步不是!”

    一顿饭吃得宋依依,心情舒畅,脸上带着满足的惬意。

    对于她来说,心情好时,美食会锦上添花,让她越发地愉悦;心情糟时,美食就是调节剂,让她从美味之中,得到慰籍!

    快要离桌前,宋依依突然想起,前世风靡大街小巷的煎饼馃子,遂点了两份,她和庄墨象一人一份。

    煎饼馃子很快就被服务员送了来。薄饼是绿豆面做的,饼上有摊在上面均匀的鸡蛋,但饼内裹着的不是油条,而是扁平、薄脆的馃篦儿。

    里面没有火腿、香肠、或其它配菜。原来这才是传统的津市煎饼馃子!

    仅配着面酱、葱末,辣椒酱,味道却出奇的好吃,不过,由于之前已经吃饱了,宋依依吃到一半,就有些吃不下了。

    庄墨象见她为难地举着煎饼馃子,就直接从她手里,接了过来,然后几口就把半个煎饼馃子给吃掉了。

    宋依依有些不好意思地瞄了他一眼,但看着他家人般的动作,嘴角染上了丝丝暖意。

    二人出了登瀛楼,庄墨象就跟宋依依说起,接下来的时光如何度过:“我们是去蓟县的盘山呢,还是去园子听相声?”

    宋依依想着,现在是三月份上旬,山花也没烂漫,树木也没青翠,并不是去这座“京东第一山”的好季节。

    “我们去听相声吧。吃三绝,听曲艺,不是津市人的乐事嘛,今天我们也体验体验。”

    津市三绝分别是狗不理包子、十八街麻花和耳朵眼炸糕,但煎饼馃子却后来居上,成为被后世天南地北的华夏人,都能够接受的日常美食。

    津市是华夏国的曲艺之乡,相声的发祥地。

    京韵大鼓、梅花大鼓、乐亭大鼓、京东大鼓、冀省梆子、豫省坠子、津市时调、西河大鼓、单弦,还有相声、津市快板、数来宝、评书、双簧等等,在津市这座包容性极强的城市,都得以很好的发展,且多有百姓喜闻乐见的作品流传!

    而京韵大鼓的骆派代表人物骆玉笙,以字正腔圆、音域宽阔、韵味醇厚的风格;相声大师马三立,以如唠家常,冷面滑稽的独特风格,为众多津市曲艺表演艺术家中的佼佼者!

    庄墨象倒是好不犯难,直接带着宋依依去了鸟市曲艺厅,正赶上有津市曲艺团的演出。

    买好票,两人就进去找座位。位子好的座位,早已有人占了,庄墨象和宋依依也不在意,在较偏的,两个相邻的位子上坐好。

    当各类曲艺轮番上阵后,又高又廋的马三立,出现的时候,宋依依眨眨眼睛,没想到前世,只在音像资料中,见过的相声泰斗,现今就站在她的眼前。

    不得不说,这位德艺双馨的幽默大师,淡泊名利的人民艺术家,当真是后世演艺界人士的楷模!

    舞台上,一段在后世广为流传的单口相声《逗你玩》,赢得了数次的满场喝彩,当然不时爆发出来的哄堂大笑,更是不绝于耳。

    接下来,他和他的搭档王凤山,又表演了,经典的双口相声《买猴》,把现场气氛推向了**。

    宋依依同其他人一样,听到抖包袱之处,开怀大笑。听相声,要是还顾及淑女形象,不能宣泄自己的情感,多没劲呐!

    庄墨象听着相声,看着身边肆无忌惮,正乐呵的女孩,宠溺的笑容越来越大……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