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五章 我们最大
    曲红艳一米六三的个头,在那个年代,已经不算小个子了。椭圆型的脸上,一对柳叶眉,颧骨有点高。

    一双大眼睛,看看起哄的人,又看了看白寅刚,开口道:“那我们就唱一首《团结就是力量》。”

    白寅刚愣了一下,随即也点头同意。

    二人的声音,一个低沉,一个高亢,组合在一起的效果,让人忍不住发笑。

    歌曲唱完,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

    然后,白寅刚拉着曲红艳,走到老白头面前。曲红艳规规矩矩地行了个礼:“爷爷!”

    老白头笑着说了声好。

    白寅刚又拉着自己的新娘,走到他爸妈面前。曲红艳再次行了个礼,叫道:“爸、妈!”

    白家大儿媳,应了一声,拿出一个红包,递给曲红艳。

    宋依依看着那个红包里,装着十块钱,这在当时的改口费中,可算是高的了!

    白家的人,开始招呼娘家客人,坐在院子里的饭桌旁。

    宋依依早就注意到,在白家厨房的外墙边,临时搭了一个简易灶台,上面立了一口,直径有一米的大铁锅,这是专门为流水席准备的,厨师炒菜的地方。

    至于白家请的厨师,昨天宋依依就听宋爷爷说过,那人是白家大儿子单位食堂的大厨,做菜的手艺蛮好的。

    可以说,白家人对白寅刚的婚事,都很重视的。

    几个同工作组的女青年送给新娘子,一条床单和两个枕巾,做为她的结婚礼物,然后就要离开。

    被曲红艳一把拦住,让她们吃了酒席再走。

    其中一名高个子的女青年说道:“我们原本就想着,参加完你婚礼,送完礼物就走的。你看来了这么多客人,你赶紧招呼他们去,不用跟我们客气。”

    在那个年代的沈市,一般的做法是,上午招待娘家客人,下午招待婆家客人。

    原本,白家安排得挺好的。自家院子里满满当当摆了四桌,一桌八人,还能挤进二个半大的孩子。根据白寅刚给的娘家客人数量,差不多能坐下了。

    李立宏家的院子,是要下午才能用到的。因为白家的客人要多些,有老白头、白寅刚爸妈、白寅刚的同志、同学、朋友,以及这附近住着的邻居,大约需要八桌。

    但是,让他们没顾及到的是,白寅刚和曲红艳的同志,都是一个厂子的,所以他们一遭来了。

    还有铁西区工业局,白家大儿子的同志们,也让今天的主婚人,也一起拉来了,美其名曰:“人多热闹!”

    另外,还有一些邻居,过来看热闹。

    白家大儿子,已经招呼自己的同志和主婚人、证婚人,纷纷落坐。

    白家大儿媳和二个姑姐,则招呼着娘家客人,坐下来。

    如此一来,白家院子里的四桌,全都坐满了。

    白寅刚二姑听到新娘单位的姐妹们要走,就走过来说道:“大老远的来参加婚礼,怎么能空着肚子走呢,隔壁院子还有几桌,你们跟我过去坐。”

    说完,把曲红艳和白寅刚的厂子同志,都让到了李立宏家的院子里,正好坐满了四桌。

    一些围观的邻居,一见各桌都满了,就打算先回家,等下午再过来吃席。

    老白头连忙跟宋爷爷说:“老宋头,在你家院子再支两桌吧,既然人来了,让人家再回去不好!”

    宋爷爷没有意见,这些邻居,他也都认识。

    这些老邻居,笑呵呵地跟着老白头和宋爷爷,去了宋家的院子。

    石凤竹和宋泽珉见状,连忙拿出家中的两张饭桌和所有椅子、凳子,摆在院子靠近大门的地方。

    白家之前,就向每家邻居,借了一摞盘子,没办法,自家的不够,只能向邻居求助了。

    这种做法早已成为惯例。每户人家在孩子结婚时,都是这样做的。谁也不能为了结次婚,就特意买那么多的盘子,一是财力有限,二是日常过日子,根本用不了那么多的盘子,用过一次之后,就只能放在角落里落灰,太浪费了!

    宋子安和宋依依,很自然地跟着这些邻居,回了自己的家。

    老邻居坐下来,也有五、六个人,加上宋爷爷、宋奶奶正好一桌。

    老白头索性留在这面,那边又没有他的客人,还是和邻居坐在一起,边聊边吃,自在得很。

    他坐在宋爷爷旁边说道:“那桌也开了,让你家几口人都坐下来,一会儿再来人,就坐他们那桌去。”

    宋泽珉也不客气,白家不差这一桌菜,而且一会儿随时会过来客人,估计很快就会坐满。

    于是,宋家的另外五口人,就坐在了另一张桌前。

    在宋家大门口探头探脑的,一个十七八的女孩子,回到白家院子里,其中娘家客人的一桌前,说道:“哎呀,刚才我看到走的那些人,去北边那家了,那里就两桌,地方宽敞着呢!哪像这里,这么憋屈!”

    其中一名与她有七分像的中年女子,嘴一撇:“那有啥!我们是娘家人,今天在这里,我们最大。既然那里好,我们就去那里好了!”

    女孩有些意动:“可是那两桌基本坐满了呀!”

    中年女子脸一扬:“你傻呀!我们这桌和那桌换位置,不就行了!你去找你红艳姐,说一声,我们要调桌!”

    女孩一听,扬着笑脸,去找曲红艳,说明了调桌的意思。

    曲红艳问了句:“这里是招待贵客的地方,菜会是先上,我和你姐夫一会儿敬酒,也要先敬这个院子的人,调走不好吧!”

    女孩知道在她的邻桌,都是些领导,到底拘束些。她觉得如果去了,刚才她看到的那个院子,能随便许多,要怎么吃怎么吃,那多好。

    “我们那桌都想调桌,红艳姐,你赶紧安排吧,怎么也得让咱们娘家人舒心不是。不然一会儿菜上来了,就不好动地方了。”

    曲红艳有些为难地看着白寅刚,白寅刚一听,也不是什么原则性的事情,就过去跟他爷爷说了。

    老白头觉得,这娘家人怎么这么事多,但也不好说什么,只好把他们这桌的老邻居,都请到白家院子里去。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