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五章 求复婚
    宋依依马上竖起大拇指:“奶奶真有先见之明!”

    宋子安也觉得确实如此:“奶奶说的有道理!”

    大家走过隆恩门,进了隆恩殿,这是祭祀用的享殿。殿后洞门之上设明楼,内立“太祖高皇帝之陵”石碑。

    几人没有太多停留,进了后面的圆形宝城。

    宋爷爷给大家做着介绍:“你们看看,这两城间呈月牙状,所以这里也叫月牙城。”

    宝城正中有一突起的宝顶,下面就是埋置灵柩的地宫。

    宋爷爷、宋奶奶领着他们,只在宝顶周围转了转,却没有下地宫。宋奶奶解释道:“地宫里的阴气太重,对人的身体不好。”

    宋子安、宋依依和庄墨象,对于是否下地宫,都无所谓。

    五人沿原路返回,下了一百单八磴,两侧耸立着成对的华表、骆驼、狮子、马、虎等石雕。接着,走过三道拱门,他们在一棵古树下,铺了一张大塑料布,席地而坐。

    缓过来的宋爷爷,开始给三个小辈补习相关知识:“东陵,真正的陵号是福陵,是清太祖努尔哈赤及其孝慈高皇后叶赫纳喇氏的陵墓。”

    “整座陵墓背倚天柱山,前临浑河,自南而北地势渐高,山形迤逦、万松参天、众山腑伏、百水回环!”

    宋子安因为之前去了多地,懂了许多多方面的知识:“那就么说,这陵墓的风水极好!”

    宋爷爷点点头,接着说:“东陵的建筑宏伟,总体来说,气势威严、幽静肃穆、古色苍然!”

    宋奶奶补充道:“可以说,东陵的自然风光优美独特!人文景观也为众多的文人雅士所垂青!”

    宋依依没有带吃的,因为这离着东大营很近,她清楚这附近的饭店分布情况。

    歇了一会儿,宋爷爷、宋奶奶真的开始给宋子安上课了,但是声音不大,免得被别人听到,惹来麻烦!

    宋依依探出精神力,悠闲地看着周围的花草和树木。

    她突然在一座石雕旁边,看到两个中年男女。

    那女人正激动地说:“我与你结婚这么多年来,生儿育女,没犯过什么错呀!你那时,都被抓进去了,而且就要被判成通敌卖国罪了,我是为了孩子,才同你离婚的!”

    转而带着一丝乞求:“现在,你被证明没罪了,就不能为了孩子,复婚吗?”

    宋依依抿了下嘴,这女人应该就是杨政委的前妻吧!一个在大难临头前,撇下丈夫,独自逃离的女人。

    果真如师父说的,这女人得知杨政委无罪释放,还官复原职之后,一定会厚着脸皮,回来要求复婚的。因为她找不到,比杨鹏治的条件更好的男人了!

    那男人果真是杨鹏治,他面无表情地说道:“孩子们,现在在我爸妈那里,一切都好,也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所以不需要复婚!”

    那女人脸上的尴尬,一闪而过:“让爸妈照顾孩子们,总归不是长久之事,还是接回家里,由我来照顾吧!”

    杨鹏治面露讽刺:“我们已经离婚了,请你不要再叫我父母为爸妈了!而且,孩子们在那里挺好,最起码能学会怎么做人!”

    宋依依无声地笑了一下,没想到杨鹏治说话,也能这么赶劲,看来真是被伤透心了!

    那女人面露慌张:“你不会是想找别的女人吧?”

    杨鹏治立刻说道:“我离婚了,现在是单身,即使再找个女人结婚,那也是合法的!”

    那女人不可置信地叫道:“你怎么能这么做!你是想给孩子找后妈?后妈怎么会对孩子好!你这是连孩子都不想要了吗?”

    杨鹏治已经不耐烦了:“不要再拿孩子做挡箭牌了!你赶紧回去吧,我还有许多事要做!”

    说完,杨鹏治就要离开。

    那女人一把拽住他的胳膊,哀求道:“你别走!再给我次机会,我们复婚,我一定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

    杨鹏治甩掉她的手:“你当初已经做出了选择,所以不要再来找我了,我是不会跟你复婚的!”

    那女人的脸一下子狰狞起来:“哈哈!不和我复婚!那我就去找你的上级,去反应情况,然后我再跟你的下级,说说你这个负心汉,我看你的工作还能不能做下去!”

    杨鹏治嫌恶地看着她:“你想去,尽管去,大家都知道真相如何!”

    杨鹏治迈开大步,快速离开了。

    那女人噗通一声坐在了地上,喃喃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那我怎么办呀?”

    正在那女人为自己的未来,哀嚎的时候,从她侧面闪过一人,慢慢地走近她。

    宋依依微眯了下眼睛,丁洁!这女人怎么会在这里,难道她一直跟着杨政委来着?

    丁洁走到那女人面前,装成好心人问道:“这位大姐,你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我送你去医院吧。”

    那女人可能觉得有些丢人,低着头慌忙掏手绢擦脸。

    丁洁眼中闪过蔑视,但还是温温柔柔地说着:“大姐,我扶你起来,那边有个石墩,你坐那儿吧。”

    那女人现在心里,已经一团糟,不想与人说话:“不用了,我自己过去,你走吧。”

    丁洁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大姐,你身体没事了。哦,不过,我看你好像挺伤心的样子,是遇到什么伤心事了吧?哎,女人呐,就是可怜,遇到负心汉,那就得认倒霉!”

    丁洁挑着眉头,俯视着那女人的头顶,刺激她道:“要么认了,自己承受;要么不认,找他领导,找妇联,总有人能管了他!”

    那女人有些心虚,没有应声。

    丁洁又加了一把柴:“大姐,你说,凭什么他享受荣华富贵,却丢掉糟糠之妻,另娶年轻漂亮的呀!”

    丁洁说到这儿,用手抚了下头发,仿佛她就是那个年轻漂亮的。但那女人一直低着头,没有看到她卖弄风骚的表情,不然一定会反应过来,这人不是好人!

    “到时候,人家和新娶的媳妇,恩恩爱爱,过着吃香的喝辣的的好生活。谁还记得你是谁!”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