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七章 因缘
    庄墨象非常诚恳地说:“即使材料不好找、制作起来麻烦,也没有关系,只要伯母多给我些时间,我总是能把您需要的那套笔,给您送来!”

    石凤竹一听,更为满意,笑呵呵地说道:“小伙子,没吃早饭呢吧,一会儿坐下来,和我们一起吃。”

    庄墨象脸上如春风扫过,笑道:“好的,那一会儿就叨扰了!”

    宋爷爷、宋奶奶有些挠头,是他们没有及时介绍庄墨象的身份,让儿媳妇吊以轻心了;还是说儿媳妇真的觉得,这个备选女婿挺好的?

    晨练完毕,刚刚回自己屋子,换下练功服的宋子安,听到爷爷的屋子里,挺热闹,就走进去。

    当他一眼看到庄墨象时,吃了一惊。

    虽然知道这人决定了的事儿,很难放弃,但他这一年都没露面,也没有任何消息。

    宋子安真的以为,这毕竟是关乎感情和终身的大事,这人终于意识到,他和妹妹之间是不可能的,转而选择了一个更为适合的对象!没想到,今天竟然出现在了自己家中。

    正震惊着的宋子安,就被石凤竹拉过来:“子安,看看小庄送给你的礼物!”

    宋子安看着被妈妈塞过来的,一把连同刀柄有一尺来长的短刀。刀柄和刀鞘都没有任何花哨的装饰,从外表上看,就是一把非常普通的短刀。

    他拔下刀鞘,一道寒光闪过,宋子安立时没空纠结,庄墨象为什么来自己家的事情了。

    他打算用指肚摸摸刀刃,被庄墨象立时阻止了:“子安,用头发试吧。”

    宋子安一下子睁大了眼睛,难道是一把宝刃?刚想从自己头上揪下一根头发,石凤竹就递过一根长头发。

    他捏着这根头发,靠近刀刃,待头发碰到了刀刃,轻轻一吹,头发立刻应声而断!

    宋子安激动了:“吹毛刃断啊!好刀!”

    庄墨象笑呵呵地说:“喜欢就好!”

    宋子安觉得他应该有些骨气,再好的刀都不应该收,但是他可以肯定错过这把刀,以后就很难再遇到这样的好刀了。

    宋子安看了眼其它的礼物,对着石凤竹说道:“妈,我先回屋一趟。”说完,抱着这把短刀,就遁了。

    宋子安把刀收好,学着鸵鸟,躲在自己屋里,不去面对庄墨象,好像这样他就不会在收刀和防狼,两个对立的方面,左右为难了!

    一直到了吃饭时间,宋子安才从屋子里,大大方方地走出去。因为刚才他想起了,妈妈让庄墨象按她要求制笔的事儿,这就说明妈妈已经初步接受了庄墨象吧!那么,他当然可以收他送的礼物了。

    宋依依其实在厨房里,就知道庄墨象来了的事情。她一边烙馅饼,一边平复自己的心情,还捎带着埋怨,这人怎么这么早就来了,真不把自己当外人。

    等到了包馄炖的时候,她的心已经平静下来。

    但当坐在饭桌前的宋依依,吃着馅饼、馄炖,听着桌上妈妈和庄墨象,一直有来有往,非常友好的对话。

    心中还是有些诧异,妈妈难道真的看好这个人?

    宋依依还是非常了解石凤竹的,她的眼光非常高,不说一般人,就是二般、三般的人,都入不了她的法眼。

    石凤竹与旁人交际,都是礼貌温和的,但实际上她是客套疏离的!当然并不是说,她瞧不起人,而是本能性地与他人拉开些距离。

    可是,现在宋依依能明显感受到,妈妈出于真心的笑容,丝毫不见外的话语。

    宋依依脑中突然蹦出一句话:老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随后立刻低下头,一颗接着一颗地吃起馄炖来。

    实际上,是宋依依害羞了。她认为自己有些不可理喻,怎么会想起这么一句话,不管怎么说,她和庄墨象现在都是毫无关系的人呐!

    她一边低头吃馄炖,一边掩饰自己有些发烧的脸。

    一吃完饭,宋依依立马就溜回自己的屋子。

    庄墨象当然还是与宋爷爷、宋奶奶和石凤竹,坐在一起唠嗑。他看到宋依依离开了,心早就跑了,但是为了争取这几位长辈的心,只能硬生生地坐着。

    好在即使一心二用,庄墨象也能够非常好地谈论各种话题。几个人从一般性的时事话题,聊到了专业技术性话题,有宋爷爷、宋奶奶在大学时教授的内容,有石凤竹从事的工作……

    每个话题庄墨象都能说出其中的道道来,还能说一些自己的见解,让宋爷爷、宋奶奶和石凤竹,非常惊喜。

    于是,时间一下子就到了十一点,石凤竹才想起,家里来了客人,待客的午饭,还没有准备呢:“爸妈,我去买些菜回来,小庄,你喜欢吃什么?”

    庄墨象虽然不见外,但也不能让长辈去买菜呀:“伯母,我去买。”

    石凤竹本来要拒绝,怎么能让客人买菜呢,但却被宋奶奶使了个眼色:“凤竹,让小庄去买,年轻人拎点东西也不累。”

    石凤竹虽然不明白婆婆的意思,但还是拿出钱和票:“小庄啊,那麻烦你了。家里鱼、虾、鸡蛋都有,不需要买。买些肉、青菜、豆腐就行。”

    庄墨象没有拿钱,但他身上没有票,只好收了几张票,接过宋奶奶递过来的菜篮子,就出门了。

    屋子里的石凤竹,已经被宋爷爷、宋奶奶,开始讲述的事儿,弄得哭笑不得,自己这是闹了多大个乌龙!

    不过,她能从宋爷爷、宋奶奶的言语中,看出他们对庄墨象的喜爱和一些认同。

    当石凤竹听到宋泽珉针对庄墨象的所作所为,深以为然,做为一位宠女儿的父亲,他怎么能把失而复得,才十几岁的女孩订出去,当然要坚决地赶走一切别有用心者!

    但是,等听到了苟大亮的事情,是庄墨象出手,从根本上解决了那些做恶之人,再结合最开始他救了女儿的性命一事,石凤竹的心里极为复杂。

    按照前世,他们有传承的古老世家规矩而言,虽说不一定就要女儿以身相许,但却让两人,甚至两家之间,从此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或者说极深的因缘!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