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 孽缘
    求订阅、求打赏、求收藏、求推荐,二更走起~

    ~~~~~~~~

    “现在,每晚都做噩梦,我当时应该冲出去,即使死了,也算是人呢!”

    说完,老邻居羞愧地流着泪,转身跑远了。

    坐在返程飞机上的王华强,不断回想着老邻居说的那些话儿。又颤抖着拿出从一教堂里,得到的一份带有照片的宁市大屠杀纪实材料,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地看完。

    他的母亲,当时刚刚得知自己怀孕,看到回到家的王华强,非常高兴。

    但是,身心疲惫的王华强,躲进了书房。一边是死于倭军屠杀的所有家人,一边是没有过错的倭籍妻子,他的心生生被扯成了两半。

    第二天,还没等他的母亲报喜,家门就被人敲响了,来人是他母亲的哥哥。

    出于礼节,王华强从屋里出来,与大舅哥打招呼。

    看到来人,他惊呆了。随即将来人赶出家门,对着站在门外,还欲进门的人说道:“你赶紧走,不然我就要报警了!”

    原来,他的大舅哥,竟然曾经是一名侵华倭军!王华强在飞机上,看的那份资料里,有几张被一位外国牧师,偷拍的照片,其中一张,正是一名倭军在奸杀一名华夏国女人。而照片中的倭军就是他的大舅哥!

    王华强愤怒地,跟埋怨他撵走自己哥哥的妻子,大吵了一架,随即提出离婚。中午,他亲自签署了离婚决定,随即离开了这座城市。

    从那天起,他的母亲再也没有见过他父亲。

    他母亲在收拾书房时,看到了那份纪实材料,和王华强遗落的日记本,才明白自己的丈夫,为何毅然离婚并离开。

    他的母亲为自己的国家和哥哥的所作所为,深感愧疚!

    于是,他的母亲带着他,独自生活在瑞国。给他起了一个中文名,王思华。教他学习华夏语和倭语,还请求生活在日内瓦会传统武术的华人,教授他华夏功夫。并且告诉他,他的父亲是一个怎样的男子汉。

    他母亲的身体,至从他记事开始,就不算太好。

    今年,他母亲独自回国,参加他外婆的葬礼后,病倒在倭国。

    他收到那个杀人犯的大舅电报,马上去了倭国。

    医生说他母亲长期忧虑成疾,已经肝癌中期,如果治疗,需要大量的金钱。

    他和他母亲真的没有积蓄,生活也并不富裕。

    七天前,他的大舅找到他说,只要他完成一个任务,就可以得到一大笔钱,足够他母亲治病用了。

    他就问,是什么任务?

    他大舅说,进入到华夏国,放一场大火,就可以了。

    他知道自己的身世,对于能去华夏国看看,也很心动。但是,他还是拒绝,他不做杀人放火的事情。

    他大舅说,只是去库房放火,不需要杀人的。

    思前想后,他还是跟着,他大舅的儿子来了华夏国。

    人皮面具,也是他这个表哥,给的他,他只负责伪装成小费子,就行。还给他听了,小费子说话的录音,让他模仿着。

    那场火,是他去放的,在布匹上,浇上汽油,点上火,锁好库房门。因为害怕没完成任务,火没有把库房里的布匹烧光,他就迟延报火警了。

    说完了这一切的王思华,眼巴巴地看着诸葛明昊:“就这些了,我只干了这一件事。”

    诸葛明昊立时问道:“跟你一起被抓的,就是你表哥?”

    王思华点点头。

    诸葛明昊皱着眉头又问道:“你说你只干了放火那件事,那你今天凌晨来干什么的?”

    王思华同样皱起了眉头:“他昨天晚上十点钟,突然找到我,说他的搭档,两天前回国了,可是到现在还没回来。让我半夜时,跟他出去一趟,只负责把风就行。”

    “我不想去,他说等完成了这次任务,就可以送我回母亲那里。我才跟他来的。”

    诸葛明昊又问道:“你大舅在倭国干什么的?”

    王思华摇摇头:“具体什么职务,我不知道。但是,他是自卫队的,我表哥也是自卫队的。”

    武淑好突然发问:“你说,你来只是把风,那为何你身上有药粉?”

    王思华想都没想:“他给我的呀。说是,让我帮他拿一包粉,到地方,我再给他。”

    诸葛明昊想到了另一方面的问题:“你是怎么进入到我国的?”

    王思华垂着眉毛:“跟他们从海上潜入的。当时,我说,要以正经身份进来,他们不同意,说是不能留下任何线索。”

    武淑好好奇道:“什么正经身份?”

    王思华小心地看了她一眼,这人可是踩断了自己两条腿的女人,太凶了:“我从出生时起,我母亲就给我入了瑞国籍。”

    他的身后突然响起了另一个人的声音:“那你的护照,随身带来了吗?”

    王思华费力地扭过头,看见又进来一个人,一双眼睛如寒潭一般,让人陷入其中不能自拔,他不自觉地回答道:“带了的,在我的住处放着。”

    “我害怕我虽然没有杀人,但也放火了不是,万一被抓了,我拿着护照,是不是还能轻判我一些啊。”

    “我实在担心我母亲的病,要是她的病治好了,我就是进监狱也行啊。这世上,我就我母亲一个亲人了,我是单身主义者,我希望她能多陪陪我。”

    王思华的话音,越来越低沉,干脆直接把脑袋枕在地上,脸上满满的悲伤。

    武淑好恨恨地说:“别说自己有什么原因,你不是还来华夏国,干坏事了吗!哼,你怎么说,有一半华夏国的血统,怎么能跟着倭国那些杀千刀的,胡作非为!”

    王思华猛地坐起来,喊道:“我是需要钱,给我母亲治病!要不然,她会死的!”

    “我从生下来,就没看到过我父亲,呜呜……我恨他,他为什么要抛弃我母亲和我!是别的倭国人,犯下的罪孽,为什么让我和我母亲承担!”

    “我早想过了,我放这把火,就当是我父亲欠我的!谁让他抛妻弃子!我找不到他,我就把半辈子的怨气,撒到他的国人身上,我这是学的他!”

    庄墨象只吐出两个字:“孽缘!”就让王思华住了嘴。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