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意外(意衍10000书币+)
    一早起来的宋依依,神清气爽。

    吃完白粥、二合面馒头、虾油小菜,她目送着蒋国柱和黄秀蓉,精神抖擞地去上班。

    三位哥哥兴高采烈地奔出家门,接着观看大比武。师父也迈着方步,悠闲地走访去了。

    宋依依乐得清静,回房间潜心修习玉女诀。

    此时的庄墨象,已经身在沪市,改变了容貌的他和邵烈潭,扮成了远房亲戚。做为本地人的邵烈潭,正在一家小吃店里,招待外地来的庄墨象,吃生煎,喝豆腐花。

    而在他们斜对面的一家小店里,坐着扮成年轻夫妻的诸葛明昊和武淑好,他们正在吃着粢饭糕,偶尔再喝上一口豆浆。

    两拨人饭后,分别行动,庄墨象和邵烈潭,去了黄浦江边。

    本地人带着一外地来的亲戚,游游黄浦江,那是再正常不过的待客方式。他们主要是为了查看现场,看看有无新发现。再寻找人证,搜寻是否有人亲眼看到了,先后两次间隔没有五天的沉船事件的不正常之处。

    诸葛明昊和武淑好,去的是另一现场,沪市纺织厂,查看在两次沉船事件之间,发生的那场大火,究竟是意外,还是人为!

    他们得到的初步案情是,第一次沉船之中,装载的是一批拥有特殊政治使命的布匹。

    众所周知,新华夏国建国后,为了突破资本主义阵营的经济封锁,一直致力于与第三世界国家的互助和交流。

    这一艘海轮的布匹,就是承载着华夏国人民深情厚谊,用来援助亚非拉国家的。

    只是没有让人想到的是,这艘海轮装好货物后,从黄浦江入海,还没超过十分钟,就在华夏国的内海范围内沉船了,船上的船员无一生还!

    沪市政府,在这么重大的事故面前,也有些着慌,迅速向国务院汇报了此事。

    等到批示后,沪市政府立刻组织人员打捞沉船,另一方面紧急向沪市纺织厂,下达命令,三天之内,调集全部布匹。

    沪市纺织厂的厂长,在积极整理、清点库房的同时,组织全厂职工加班加点,就为了在这三天之内再赶出一些布匹来。

    可是,就在交货的前一天后半夜,沪市纺织厂的库房着火了。即使当时在场的所有职工全力救火,大火却别着劲地越烧越旺,当火终于熄灭后,库房的所有存货都已化成了灰烬!

    国务院在得知这一消息后,从周边的苏省和浙省,调来布匹,装船起航。

    一国政府的信誉是非常重要的,国家的脸面更为重要,即使接连出现变故,也要说到做到!新华夏国政府决定,援助物资还是要准时送到目的地。

    国家另调了一艘远洋货轮过来,先后派三拨人马,仔仔细细地检查了货轮状况。得到一切正常的回复后,终于在第一艘船沉船之后的第五天,载着一船的布匹再度起航。

    当第二艘船平平安安地驶出了内海,驶向公海时,收到该船即时传回的消息,沪市政府人员松了口气。

    刚要向一直关注此事的国务院汇报,监控人员却收到了并不完整的求救信号,而后信息全无,再也联络不上了。

    等到搜救人员到了出事地点,经过仪器探测,终于发现船已沉入海底,所有的船员全部遇难。

    本来这一连发生的事件,是由沪市公安部门负责调查的,但是第一批人员,三天内毫无进展。这种接连发生的折损,令国家领导人想到了,敌对势力以及阴谋!

    事情必须尽快调查清楚,给予对方致命的一击!所以,公安部撤换了第一批调查人员,派出精兵强将。

    第二批调查人员五人,到达事发现场后,果然不负众望,接连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细节。可是,还未待第二天的调查开始,却被发现这五人全部煤气中毒,死在睡梦中!

    沪市接待人员,非常后悔没有给他们,安排在政府招待所里休息,而是为了让这些人,行动更为方便,单独准备了一个带小院子的房子。

    这一次,国家的大领导们真的生气了,要说这事是意外谁能相信!一次是意外,二次是意外,那第三次、第四次还能说是意外吗?虽然还没有查到证据,但是他们已经认定是人为的了。

    苦于没有证据,找不到背后下手之人,接连在人力、物力上的损失,让他们大为恼火。

    这些经历过多年战火的国家领导人,是绝对不允许让敌人,骑在自己脖子上拉屎的!那么,就要坚决地反击回去!

    因此,才有了他们半夜紧急开会,经过研究后,给青龙小队下达了命令的事情。

    04收到命令,在第二天清晨,泸沽湖边,登上了滇省军区派来的飞机。

    飞机直接把他送到了沪市,下了飞机的他,接到庄墨象的指令,直接前往第二批调查人员,只住了一夜的那个小院子。

    04的个子不高,将将一米七零,身材偏瘦,还长着一张娃娃脸。二十多岁的他,外表看起来就是个十六七岁的大男孩。

    他是滇省的摩梭人,本来名字叫丹都,不过从四岁开始逐渐展露天赋后,六岁就被军委派人接走,从此离开了母亲的家。也就是说,从六岁开始,他就过上了每天不是训练,就是学习的生活。

    他现在的名字叫杨丹,天赋是能够听懂各种动物的语言。从十八岁开始,他就尽力在开发,自己与动物的交流潜能,不过,至今收效并不大。

    杨丹溜达到了小院子的门外面,趁着左右无人,直接翻墙而入。仔细查看了已经空出来的屋子,尤其是那五人睡觉的房屋。

    杨丹也在飞机上认真了资料,他就一直纳闷,沪市不像北方有火炕,需要烧煤,住的都是床,哪里出来的煤气中毒?

    后来,他转念一想,就算是那个住处是炕,那也不对劲啊!五月下旬的天气,在江南地区,已经非常暖和了,哪有需要烧炕取暖的呢?

    带着这样的疑问,杨丹首先就去看那五人睡觉的地方。

    ~~~~~~~~

    求订阅、求打赏、求推荐、求收藏~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