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刨根问底
    手里有月票的童鞋,投票啦~

    ~~~~~~~~

    宋子安和赵大彪正在上物理课,理论知识讲的差不多了,宋爷爷给他们留了几道习题,当堂做完之后,才能课间休息。

    宋子安做的倒是轻松,没一会儿工夫,就放下笔,把作业本交给了爷爷批改。

    赵大彪皱着眉头,用嘴咬着笔帽,苦大仇深地计算着公式。

    这时,宋家的大门被敲响了,应门的当然还是腿脚灵活的赵二彪小朋友。

    打开大门,柳老太太和柳英站在外面。柳英手里拿着宋家的那把铁锹,看来是还东西的。

    赵二彪非常有礼貌地打招呼:“柳奶奶、柳姐姐,你们还锹哈,直接给我就行了。”心里却在说,还是我机灵,差点喊出狼外婆来,到了嘴边就变成了柳奶奶,嘻嘻。

    柳老太太特别喜欢看男孩子,尤其是虎头虎脑的男孩子。听着赵二彪的话儿,本来严肃的脸上现出了一丝笑容:“不用你拿,个子还没锹高哩,让你英子姐拿,你告诉俺们,放哪儿就行。”

    赵二彪有些呆愣,这是啥意思,要进来吗?可是,俺没让她进来呀,再说就是一把铁锹而已,俺怎么就拿不动了?

    好在赵婶子一直听着外面的动静,她快步走出来。赵二彪看到他娘,有了主心骨:“娘,她们是新搬来的邻居,昨天借了铁锹,现在来还的。”

    赵婶子想起昨天小儿子,讲给自己狼外婆的事情,马上就对上了号。她倒没觉得眼前的老太太有什么问题,只是眼神热切些,老年人不都挺喜欢小孩子的嘛。

    “大娘,你把铁锹给我,我收起来就是。”

    赵婶子这几个月来,不用风吹雨淋在农田里劳作,还吃的汤是汤、菜是菜,荤素搭配、营养丰富,她的皮肤白皙了许多,眼角的皱纹都轻了不少,一看就是个年纪与外貌很是符合的中年女人。

    柳老太太听到小男孩管面前的女人叫娘,她特意仔细打量了赵婶子一番,三十多岁的年纪,长相秀丽,倒退十年妥妥的一枚小家碧玉。

    柳老太太笑呵呵地开口道:“你是宋大妹子的儿媳妇哈,来,英子,你把铁锹给你宋嫂子。”

    旁边的柳英,也对新邻居一家人挺好奇的,她一直在观察着赵婶子。女孩子到底心细,她的目光最后停在了,对方接铁锹的手上。

    虽然赵婶子用蛤喇油,一天三遍地抹手,手指尖皲裂的小口子倒是消失了,但是整只手的皮肤还是显得粗糙。

    柳英有些纳闷,她昨晚整理院子时,隔着一道墙,听到丁叔跟家里人念叨着,特意打听来的消息。说是他们的邻居宋家和白家,都不简单,让家里人不要轻易得罪他们。

    宋家的老俩口是大学教授,儿子是军官,儿媳是工程师。

    可是,为何工程师的手会这样粗,比起她这个去年参加工作,做生产线操作工人的手都要粗。工程师不是拿笔杆子的吗,手应该是细滑柔软的呀!

    赵婶子接过铁锹,开口解释道:“俺可不是宋婶的儿媳妇,大娘,你认错人了!”

    柳老太太哦、哦了二声:“那你们是……”

    拉长着尾音,柳老太太等待着赵婶子的回答。

    赵婶子没想到这个新来的邻居,对自己,不,确切地说,应该是她的孩子,这么感兴趣。她也不打算隐瞒什么,时间长些,大家都会认识,自然就会清楚他们一家人的情况。

    赵婶子刚要开口,就被从后面赶过来的宋奶奶,代为回答了:“柳嫂子,他们是我的侄子一家,暂时住在我这里。”

    宋奶奶虽然面上没显,但是心里多多少少有些不高兴,昨天这个新邻居,问自己这个问题时,就被自己敷衍过去。今天又来问相同的问题,刨根问底滴,不管赵家人是什么身份,又关她什么事儿!

    柳老太太一把握住宋奶奶的手:“大妹子,俺在家里呆着没事儿,就想着找你唠唠嗑,正好你出来了。呵呵,俺们就在你家院子里坐着唠,不进屋了,怪打扰的!”

    说完,就拉着宋奶奶往院子里走。

    宋奶奶无奈地皱了下眉,但新邻居头次来,总不能拒之门外,遂扭过头对赵婶子说:“老根媳妇,一会儿午饭多做些。”

    “柳嫂子,中午你就留下来一起吃个便饭,哦,这姑娘也一起。”

    柳老太太连忙站住脚步,正色拒绝道:“千万别多做饭,俺跟你唠会儿磕,到点就回家吃饭去。俺们两家离得这样近,几步道就回去了。”

    “现在,谁家的粮食都是按人头定量的,你可千万别跟俺客套。俺们之间是邻居,以后常来常往的,要是这样,得多别扭。”

    “英子,你回家去做午饭吧。你明天就上班了,今天就多歇歇。”

    柳老太太看着孙女走出了宋家,拉着家常:“造币厂真不错,寻思着俺家搬家,特意给英子放了二天假,让她收拾屋子。”

    “俺儿车间的同志,一直都挺照顾俺家的,秋天就来帮着打煤坯、扛秋菜,还带过来不少劈好的劈材,给俺们过冬用。”

    “俺家以前住在造币厂和老龙口酒厂的中间,都是趟房,一排一排的。那的房子小,就一间炕屋和一个外屋地。好在俺家就三口人,俺、俺儿媳妇和孙女,住在一间屋子里,也不算挤。”

    柳老太太的话匣子打开,就收不住了。她可能憋得久了,可算是找到一个人,能够静静地听她,把话儿往外倒倒,整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充满了悲伤。

    “你一定挺奇怪,俺家怎么就三个女的吧。俺生俺儿子的时候,难产,以后都不能生了,所以,俺就只有一个儿子。”

    “俺家那口子没的早,在儿子十八岁的时候,得病走了。俺儿子可孝顺懂事了,他上学晚,那时刚初中毕业,看家里没人挣钱,就不念了,正好造币厂招工,他一去就选上了。”

    “俺儿年年都是车间和厂里的标兵,后来娶了媳妇,生了一个女儿。”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