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防不胜防
    五更送上喽~

    ~~~~~~~~

    今天的午饭,比起一个多月来,一顿饭只有俩菜的标准,不可谓不丰盛!

    卖相一般但味道鲜香的焖笋鸭、原汁原味的清蒸螃蟹,配着香醋和姜丝、鲜嫩无比的蚬子蒸蛋、被大家百吃不厌的油焖大虾、酱香浓郁的烧茄子、简单爽口的拍黄瓜。

    宋泽珉以前被罗晋桓抢先了数次,这一次他率先开口赞道:“依依,你这厨艺越来越好了!就地取材,家里有什么,咱就做什么,闻着味就知道一定好吃!”

    蒋新勇更是明显:“依依做什么都好吃,我今天是有口福了,回去得跟我爸显摆显摆!”

    罗晋桓心里有些发闷,以前都是他来夸徒弟的,今天倒是让人抢了先!习惯真可怕,没先把话说出来,他现在有些憋屈:“哼!你们不要白话了,还不赶紧趁热品尝,不然以后可没得吃!”

    宋爷爷可不管这边的嘴官司,迫不及待地开筷了。

    很快没人闲唠了,都在拆螃蟹。

    待吃到洁白鲜嫩的蟹肉、腴美的膏黄时,宋奶奶有些遗憾:“要是有花雕酒就更好了!”

    宋依依暗搓搓地想,其实爸爸的绿植空间里就有,可惜现在还不能拿出来,不能为这么新鲜的螃蟹增味!

    吃了八分饱的宋依依,有一搭无一搭地夹着拍黄瓜,嘎巴嘴,突然想起件事儿,把目光转到罗晋桓身上:“师父,昨天我跟您说的事儿,有后续吗?”

    罗晋桓正嚼着浸满肉香的土豆,闻言摇摇头,有些模糊地说:“我今早正好去老王那里打电话,顺便把话带到,其他的没问。”

    宋子安当然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事儿,当时妹妹说的时候,他就在旁边。

    因着有蔡春华这个例子在先,宋子安对那个女人反感之极:“那女人就是个不要脸的,要是让她算计了杨政委,想脱身都难!”

    罗晋桓不屑地哼道:“杨鹏治要是连个女人都对付不了,他就彻底不用留在部队了!”

    在场的人都能听明白,杨鹏治之前被人算计,差点背黑锅,把性命搭进去。如果在这里,要是再次让人败坏了名声,不用别人说,他自己就得卷铺盖卷儿,离开部队!

    宋依依可不觉得那个女人好对付,更何况那女人背后还有人呢:“师父,正大光明的出击,杨政委当然能防备。但如果来阴的呢?那就防不胜防!”

    “比如下药!师父,您别忘了,那女人可不是一个人,她后面还有人呢!而且在部队里,她还有个,有不正当关系的帮手呢!”

    罗晋桓收回漫不经心的表情,严肃地皱着眉头,越想越不放心,索性放下筷子也不吃了:“蒋家小子,你开车来的吧?”

    蒋新勇一直竖着耳朵在听桌上的谈话,正琢磨着是什么事儿呢,就听到罗将军的问话,下意识地点了头。紧接着又听到:“正好,你开车,送我去趟东大营!”

    蒋新勇看着罗晋桓已经离开桌子,他连忙放下筷子跟着出去了,暗暗庆幸多亏刚才吃得快,基本上吃饱了。

    白峰咧嘴一笑,少了二人,自己还能多吃两口。谁知蒋新勇蹬蹬地跑回来:“峰子,你帮我把随身的东西收拾好,我一回来,我们俩就走。”

    蒋新勇非常了解自己兄弟,看不得他得瑟样儿,就瞪着眼等着回答。

    白峰后知后觉地发现桌上的人都在看着他,连忙板起脸:“知道了,这点小事不是你说,我都会做好的。勇子,你快去吧,让罗将军等你就不好了!”

    蒋新勇当然不能让罗晋桓等他,又瞪了白峰一眼,才转身走了。

    白峰摸了摸鼻子,小声嘟囔着:“又不是我让你没吃完饭的,瞪我干啥!”

    宋依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两个青葱大男孩,着实有意思。

    白峰抬眼看时,一张明媚笑脸如花般绽放在面前,顿觉自己的心跳加速。

    他马上去念姥姥曾教给他的清心咒,这是自己好哥们的妹妹,就是自己的妹妹,可不能对妹妹动什么念头,那样的话儿,哥们非得跟他翻脸不行。

    闷头紧吃了几口,心跳渐渐正常了,白峰心里苦笑,难道是春天来了,自己也跟着多情起来,需要找对象了吗?自己岁数也不大哈,哦,一定自己是把兄妹之间的喜爱之情当成那啥了!

    白峰轻轻呼出一口气,做好了心理建设,他也轻松起来。吃完了饭,主动帮着宋子安去刷碗。

    宋爷爷、宋奶奶已经十多年,没有吃过螃蟹和蚬子了。沈市并不临海,每人的副食又是凭票供应,在六几年困难时期,也就过年过节时,才能买到鱼,其他的海鲜、河鲜,少得可怜,基本上看不到。

    再加上八年多的下放农村改造,他们的生活更是举步维艰,连吃肉都难,更不用说螃蟹和蚬子了。

    所以,宋爷爷、宋奶奶不自觉地就吃撑着了。二人吃的过瘾,脸上带着笑,开了院门,要去外面好好转上一圈。

    而就在此时,胡同西侧的院门也打开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扶着一老太太走出来:“奶奶,我去借就好,你这大半天累够呛了,歇一歇多好!”

    老太太却说:“还是俺借的好,俺是大人,是一家之主,你只是个孩子。到时邻居会调理,觉得俺们不尊重人家。”

    女孩很想反驳,却紧抿着嘴,憋着没有说话。

    老太太这时已经看到宋爷爷、宋奶奶了,她拍拍女孩的手:“英子,快扶俺过去。”

    宋奶奶依然明白这应该是,早上二彪说的其中一家。就率先开了口:“你是新搬来的邻居吧,我是把头那家的,这回认识了。老姐姐,你好!”

    老太太脸上的法令纹非常深,一看就是个平时不苟言笑的人。她咧了咧嘴,象征地笑了一下,才说道:“大妹子,俺姓张,俺家那死鬼姓柳,就住在紧挨着你们的那家。”

    “那啥,听说俺家住的地方,原来是与东头之间有围墙的,这不厂子里的人运来水泥、沙子,要恢复原状,结果铁锹带少了,不知你家里有没有铁锹,借俺用一下?”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