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打探
    求订阅、求票票,幺幺哒~

    ~~~~~~~~

    宋泽珉嫌恶地皱了下眉,他可不能让一对狗男女,污了女儿的眼!

    “我们回到路口的休息椅那儿等着,等那俩不要脸的走了,再过去。”

    宋依依有些不解:“为什么一定要看水塔,我对那个也不是多感兴趣?”

    宋泽珉用手一指自己:“还不是他小时候,来这里玩,在水塔侧面埋了一枚‘袁大头’。我想着,自己的东西,怎么也要收回来不是。”

    宋依依知道爸爸说的是原身,就推着轮椅回到路口,探出精神力,看了眼战况正酣的那对男女,腹诽了一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完事!”

    不过,这动作可够高难,那女人自己扳着绷着笔直的两条腿,和身子贴的紧紧的,把自己的私处完全裸露出来,以便于那男人用力地动作。这女人是舞蹈演员吗?

    自从出了蔡春华的事儿,宋依依对于疑似女文艺工作者,都会多看两眼。原本要撤回的精神力,直视那女人的脸。

    虽然那女人半眯着眼睛,嘴里发出的声音,勾的那男人动作更加狂野,但是宋依依却清楚地看到她不带一丝**的眼睛。

    终于,那男人提上了裤子,上前搂起了那女人:“等啥时,让张哥我再好好享受享受。”

    那女人抛了个眉眼:“去你家呗,我保证让张营长做上神仙。”

    宋依依的眼睛一眯,张营长!347团可有个姓张的营长!可惜自己的前身没见过二营张营长,不然现在她就可以判定,此人是不是那个人!

    张营长系裤腰带的动作顿了一下,打着哈哈:“家里哪有这儿畅快!再说,家里那个老娘们和孩子们都在,也没有地方哈。”

    那女人微不可见地撇了下嘴,娇着嗓子说:“呦,原来还是家里的好哈,看来我这地位还是不行。”说着,她用手指点了点张营长的额头。

    张营长握住她的手:“家里的老娘们怎么能和你比,一个天一个地呀!不过,现在家属区管得挺严的,你就不要去了。”

    那女人飞了个媚眼:“蔡春华不是经常去你们家属区,还差点成为团政委的夫人,我比她差吗?”

    张营长脸上的笑僵了一下:“提个死人干啥!怪晦气的!还不是她闹的,部队现在连我们的家庭生活,都过问了。”

    那女人若有所思:“她怎么死的?”

    张营长斜眼瞅了她一眼:“当然是自杀死的!想当官太太没当成,又被查出来过往,非常不干净,希望没了,脸面也没了,还怎么活!”

    “现在家属区的那些老娘们,就整天拿蔡春华做反面典型,敲打他们男人。”

    那女人仔细看了两眼,张营长脸上的表情,是乎要分辨出刚才那话的真假,看似他确实说的是心里话,才笑道:“哎,还真是可怜!”

    宋依依看到此,却颇为不解。连他们都知道蔡春华是他杀,为何张营长不知道呢?听他这话,部队营级以下的人都不知道真相?难道是部队里对案件的情况,进行了保密?

    还有那女人究竟是谁?只是一个不自重的女人,还是与蔡春华一样,是别人的棋子?

    宋依依只恨离得太远,自己只能“看”到,却听不到他们内心真实的想法!

    那女人又说道:“原来那个团政委瘫了,听说上头又新派来了一个,还是个离婚的,就一个人过来了,真是这样哈?”

    张营长想着自己的升官希望,就是被这个新来之人,给熄灭的,马上忿忿不平道:“还不知道能不能干好呢!哼,怎么你对他有想法?”

    那女人却噗嗤一笑:“我是想,蔡春华要是没死,得多后悔!她要是等等,等到这个新团政委来,再想办法靠近,成功的可能性可就大多了。就算不成功,也没什么事儿呀,这新来的,可是单身哈!”

    张营长不厚道地笑了,随即想到了什么,捏住那女人的下巴,眼睛死死地盯着她:“小洁哈,你说实话,你对新来的团政委怎么这么上心,还知道他单身呢?”

    那女人微微皱着眉,显然张营长的手劲不小:“我们团里的人都知道哈,我听我的姐妹们说的。”

    张营长有些烦躁地松开手,骂了一句:“都是些**!”

    那女人眼中的冷芒一闪而过:“我就请了半天假,得赶快回去了。”

    张营长用手在她的屁股上捏了捏:“我也得回去了。”

    宋依依赶快把轮椅推到,离小路口不远的一座景观雕塑后:“爸,一会儿那两人出来,你看看是不是认识。”

    宋泽珉闻言,不由得挑起了眉毛,这二人之中,难道还有我认识的!

    不一会儿,随着脚步声,一男一女走了过来。宋泽珉坐在轮椅上,放在扶手上的手紧了紧,一直目送着这两人从小路上拐出去,身影渐渐消失,才开口道:“那男的是二营的张营长,女的不认识。”

    宋依依一边推着轮椅去水塔侧面,一边把刚才用精神力看到的情景,讲给宋泽珉,最后补充了一句:“爸,我怎么觉得这女人和蔡春华一样,都是被人指使的呢!”

    宋泽珉叹了口气:“我也这样认为的,如此一来,我们也得警惕起来了!这幕后之人,接连派出女人,想要通过这些卑劣的方法,达到目的,一定不是光明磊落之人!行事作风太过阴毒!”

    到了宋泽珉儿时埋袁大头的地方,宋依依找了根小木棍,挖土坑。也许是小孩子力气小,那枚袁大头埋的不深,很快就被挖到了。

    宋依依把它捏起来,拂掉上面的泥土,把它放入爸爸的衣兜里,心情不错地说:“我倒觉得,那幕后之人不是针对爸爸,而是想要自己人渗入到部队的关键岗位。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相对是安全的!”

    宋泽珉觉得确是这个理:“依依,你说,我们要不要提醒杨鹏治呀?”

    宋依依看着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多钟头,就推着轮椅往回走:“看在师父的面子上,必须要提醒!怎么说,杨鹏治也是师父出手救过的小辈,总不能到了这里,再让人给算计了!”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