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 暗伤
    各位童鞋投票喽,加更送上~

    ~~~~~~~~

    杨鹏治以为是罗将军不放心他,特意提前拜访了原来的团政委,好让他能够多了解一些情况,工作能够尽快入手呢。

    他之前被人陷害,差点名誉全无,甚至会丢掉性命,多亏罗将军和调查组的同志,全力找证据,方能证明他的无辜,使得他一片冰冷的心里,还流动着一丝温情。

    进了宋家,杨鹏治看到罗晋桓,紧走二步,叫了声:“罗叔!”

    正在摆筷子的宋依依,听出了浓浓的孺慕之情,她抬头看了杨鹏治一眼,果然目光端正,只是脸上多少有些阴郁之气。

    宋爷爷、宋奶奶因为知道这几人会在午饭桌上,说一些部队的事情,就自动避嫌,去和赵家人一起吃饭。

    桌子上摆好了六道菜,五花肉炖酸菜、小鸡炖蘑菇、锅包肉、熘肉段、溜肥肠、地三鲜和一瓶老龙口白酒,宋依依和宋子安也打算去另一桌上吃饭去。

    罗晋桓立刻叫住二人:“来、来,依依和子安挨着伯伯坐,我们一起吃。”

    宋子安犹豫了一下:“罗伯伯,您们一会儿,要谈的事情,我们还是避嫌的好!”

    罗晋桓一摆手:“叫你们坐,你们就坐,谈的都是部队的寻常事务,只要不出去乱说,怎么听不得!”

    “你小子是不是以后想进部队哈,多听听、多学学,总是有好处的!”

    宋依依拉着宋子安走过去:“哥,你上炕,我在外面,需要什么我去拿。你要好好跟着罗伯伯学,有勇有谋,知进退,他可是我们一家人都极为尊敬的人呐!”

    宋子安感受到妹妹拽着他手腕的手,紧握了一下,才松开。得到暗示的他,立即扯开笑容:“罗伯伯,还请您不要嫌我愚笨,我一定尽心去学。”

    罗晋桓眯着眼睛,看向兄妹二人:“我可没说要亲自教你呀!”

    宋依依感到身旁的哥哥,身体一僵,她轻轻推了推宋子安:“哥,上炕!”

    然后,在紧挨着罗晋桓右侧的炕沿处坐下,宋依依斜睨着罗晋桓:“罗伯伯,我们俩算是忘年交吧!”

    罗晋桓看着小丫头有些不满的眼神,心说自己怎么能随便教人,那不成自己徒弟了!他好脾气地应道:“当然是喽!不然,我大老远来看你干啥!”

    一句话说的杨鹏治,愣愣地看着对面一老一小,这是怎么回事?

    宋依依用手一拍桌子:“好!那做为朋友的我,求您一件事,您在东北的这一年,好好带带我哥哥,我不想他满怀着热血和真诚,在部队里还没实现理想,就像爸爸和杨政委一样,遭受到灭顶之灾!”

    对面的宋泽珉和杨鹏治,瞬间沉默。他们遇到的事情,即使算不上灭顶之灾,那也是足以毁掉一个内心不够强大之人的信念的!

    宋依依才不会管她面对的是什么人呢,即使是国家第一人,她该说的也得说出来,只不过说话的方式要策略一些而已!

    更何况,面前的这位散发着满满的善意呢!她扭过头,看着罗晋桓接着说:“我哥哥虽然资质不错,但是师徒是要讲究个缘分的!我不强求罗伯伯做不愿意的事儿。”

    “但是,今年一年,您要从行军打仗、军队内部约定俗成的一些规则、如何识人方面,对哥哥进行全面教导。”

    杨鹏治张大了嘴巴,这丫头懂得还不少,不过要求太过,这明显是想让罗将军把看家本事都拿出来哈!

    “做为回报,我会把您身上在练少林功夫时,留有的暗伤,以及在战争岁月中受伤后留下的后遗症,逐渐调理好!”

    杨鹏治忍不住了:“越说越离谱,你这孩子要求没边,承诺更不着调!”

    宋依依把目光转向他,轻轻柔柔地说了一句:“怪不得总后勤部那么多的人,独独就你成了替罪羊!”

    罗晋桓看着杨鹏治瞬间涨红的脸,真替他难受,马上打了手势,止住了他还欲反驳的话。

    侧过身,非常认真地问道:“依依,你是怎么看出我身上的暗伤的?”

    宋依依回以同样认真的答案:“因为我是一名并未悬壶济世的医者!”

    宋泽珉的嘴角抽动两下,女儿的嘴上功夫,真是一点都不减当年呐!

    罗晋桓从不喜欢京城里端着架子的所谓大家闺秀,更不待见如同菟丝花一般的小家碧玉,所以他一生未娶。

    不过,他看着这一张天使般的面孔,云淡风轻地说着噎死人的话,他瞬间激动了,这丫头果然跟自己投脾气,要是能收她做徒弟,也不是不可以的!

    罗晋桓用手一指宋泽珉:“那他也是你的亲人,你为何没有治好?”

    宋子安看着妹妹为着自己,和罗晋桓斗法,心里满满的感动……

    听到罗将军的这一问,宋子安刚想开口拒绝学习一事,他可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妹妹难堪,就听妹妹有些遗憾地说:“爸爸的问题是在经络之中,我不能为了他的腿能早些动,就伤到一条经络。这种用脏腑乃至一个人寿命,去换取提前几个月的行动力,白痴才会做!”

    “这可是我亲爸,和我无冤无仇的,我怎么能毁了他身体的根基!”

    宋子安暗叹一声,原来如此!怪不得妹妹给蒋伯伯和赵叔都治好了病,却唯独让爸爸还卧病在床。

    杨鹏治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这说的越来越玄乎。

    罗晋桓因为在少林寺多年,接触过药僧,懂得一些药理和中医常识,自然明白宋依依说的意思,赞同道:“是哩,那样确实得不偿失!”

    本来以为这下子小丫头该露出真面目的杨鹏治,傻眼了,罗叔这是认为她说的有道理哈!

    “咦!”罗晋桓又扔出了一个问题,“你什么时候给我把过脉?”

    宋依依傲娇地抬起下巴:“当然是陪您从大门走进院子的时候。”

    罗晋桓目光炯炯地看向宋依依,谁想带着一身伤痛!谁不想长命百岁!

    “需要多长时间能调理好?”

    “二到三年吧。暗伤痊愈之后,您的武功还可能精进一大阶!”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