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 案情(二)
    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一更走起~

    ~~~~~~~~

    宋依依加重了语气:“更重要的是,在办案人员量刑时是非常不同的!”

    “还有即使是故意杀人罪,把人杀死了和人受伤了却没死,这两种结果,在量刑上也是轻重不同的。”

    “可以说,孙副院长他种种的说法,都是在为自己筹谋如何脱离死罪呢!”

    宋子安气愤道:“这人太狡猾了!”

    宋泽珉叹了口气:“何止狡猾,还阴险呢!”

    宋子安恨恨地说:“这样的人就应该枪毙!”他侧脸看向伍营长:“伍叔叔,最后给他定的是什么罪?”

    伍营长摇摇头:“没定罪……”

    “什么,没定罪!”宋子安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叫道,“就是不枪毙,也应该进监狱哈!”

    伍营长连忙说:“别着急,听我把话说完哈。是还没定罪呢,他人就死了!”

    宋依依闻言,皱紧了眉头,本以为这是条大鱼,难道他不是?

    宋泽珉嗅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微微眯着眼睛,多亏自己及时抽身,不然不一定什么时候,就把自己卷进去了!

    宋子安一下子直起了身子:“死了?怎么死的,自杀还是他杀?”他之前听妹妹与爸爸讨论蔡春华的案子,学到的术语,现在运用得极为恰当。

    宋泽珉同样觉得有些诧异:“怎么会死的?在那么多人的眼皮底下,就让他死了!哎,相同的错误,又犯了一回!”

    伍营长一撇嘴:“可不是嘛!之前蔡春华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被杀了。现在,孙副院长也死了。而且死法和蔡春华的一模一样!”

    宋泽珉愣了一下:“都是用筷子插进咽喉,死的?”

    伍营长给自己又倒了一杯茶水:“是,等被人发现时,人已经没气了,咽喉处插着一根筷子!”

    “这次,他们把关押室,一寸一寸地搜查了,啥也没发现。”

    “而且这次看守人员,根本没离开,就在隔壁的房间里坐着,按照调查小组的要求,每隔半小时查看一次。如果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随时警戒。”

    “也就是说,没有任何人进去,房门一直锁着,钥匙在看守人员手中。哦,我忘了说了,孙副院长被关押在军区警备区,马师长的地盘,看守人员是他们从标兵连里选的骨干!”

    “等到看守人员,下一次半小时例行查看时,人已经死了。”

    “马师长非常恼火,把负责那一时间段的看守人员拘了起来,进行审查。也多亏当初为了保险起见,安排的看守人员是两人一组。他们还能相互做个证,不然要是一个人,那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查来查去,两名看守人员没有问题。那半个小时内,也没有任何人进入或者靠近关押室。案子就这么悬着呢!”

    “不过,蔡春华的案子结了,罪名是***特务和故意杀人罪,理应枪毙。不过她既然已经死亡,就等同于已经伏法了!”

    “孙副院长的罪名,被定为故意杀人罪,死刑。但人已经死亡,同样被视为已经伏法了!”

    “所有的情况,我都给你们讲完了,一个字都没落哈!有啥疑问,都不要再问我了,我根本回答不了。这累人,让我歇会儿。”

    伍营长说完,捧起茶杯就一口接一口地喝起来。

    屋子里一时除了喝茶的声音,再无他声。

    宋依依紧抿着嘴,垂着眼帘,在回想着刚才听到的案情。

    宋子安刚张开嘴,被他爸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宋泽珉因为之前,蔡春华曾朝他们夫妻二人先后下手,虽然之后发生的一切看似与他们再无关联,但是他还是不太安心!

    除非知道了幕后之人,他才能更有针对性地保护好自己和家人!但是,现在情况却越来越复杂。

    宋泽珉原本并不算太在意,自己身体的康复速度,可是现在,他却下定决心,要增加修练时间,尽快行动自如!

    他一看女儿的表情,就知道她在考虑案情,说心里话,宋泽珉在破案和如何利用法律方面,更相信自己的女儿。之前,要不是女儿及时提醒,恐怕赵旭早已不在这个人世上了。

    宋依依抬起眼睛,看向伍营长:“伍叔叔,那个孙副院长没有交待,他是什么时间,用什么方法,给蔡春华传递的纸条吗?”

    伍营长本来被这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专注地看着,有种被人直视内里的小尴尬,但是此时他已经瞪大了眼睛:“什么纸条?让我想想……”

    半晌,伍营长摇了摇头:“没有,我得到的所有信息,都说了。刚才我又回想了一遍,没什么纸条的内容。”

    宋子安也想起了先前,蔡春华扔在痰盂里的纸条:“调查小组的人,难道忘了那张纸条了,多重要哈!”

    伍营长把茶杯放在炕桌上:“要不我回去再问问。”

    宋依依直言道:“不用问了,应该是供词里没提到。况且你已经死了,再想问也来不及了!”

    伍营长朝着宋泽珉说道:“那啥,我得走了,以后有空再来看你哈。”他一边说着,一边下了炕。

    宋依依说了声:“等一下”,就披上大棉袄,趿拉着鞋出去了。

    等到伍营长穿好鞋,系好鞋带,宋依依拎着一个布兜子进来,递给他:“伍叔叔,这个给你拿回去,让秀英婶子做给大丫、二丫她们吃。”

    伍营长往里一看,一只白条鸡、二条大鲤鱼,就有些不好意思:“这哪行,我来看泽珉,都没带东西,哪能再带东西回去!”说着,就要把布兜子放到炕桌上。

    宋泽珉笑笑,还是女儿想得周到,人家大老远来了,给自己送信,连口饭都没吃,就是兄弟不客套,也说不过去呀:“小伍子,给你你就拿着,再说也不是给你的,是给孩子们带的。”

    “这些是这里的老邻居们送来的,东西太多。天儿也越来越暖了,鱼、肉放不住该坏了。你赶紧拿走,跟我有什么客气的!”

    伍营长心里一暖,还不是怕自己家里太紧,吃不着好东西:“行,我拿走就是。”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